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空客CEO:我們沒有從波音737 MAX全球停飛中獲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9日 04:10   澎湃新聞

  原標題:對話丨空客CEO:是否受益MAX停飛?未來不會研發新機型

  Guillaume FAURY,紀繞姆・傅裏,2019年4月11日,傅裏擔任空中客車首席執行官並領導公司執行委員會。曾先後就職於法國國防採購局(DGA)、歐洲直升機公司、法國標緻汽車公司(PeugeotS.A)。2018年2月20日起擔任空中客車民用飛機總裁。傅裏先生也是歐洲直升機公司執行委員會成員。擁有巴黎綜合理工學校的工程學位及圖盧茲國家高等航空與航天學院的航空與工程學位。

  Q1:波音737 MAX客機全球停飛至今,空客的單通道飛機訂單銷售有何變化?

  傅裏:其實對空客來說沒有什麼影響,換句話說是我們並沒有從中獲利。

  目前我們的單通道飛機儲備訂單超過6000架,2024年的生產機位已經全部售空了。

  相反我們也因爲這一事件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一是客戶希望更準時的交付,二是公衆對飛機的安全更加敏感,三是各國適航局方也產生協作問題。[相關:中報季丨空客交付量爲何首超波音]

  Q2:不久前廈航董事長首次訪問空客法國總部,進博會召開前空客高層也到訪廈航,目前雙方洽談的進展如何,廈航是否會訂購空客飛機?

  傅裏:其實在過去幾十年,空客從來都沒有放棄爭取廈航這個客戶,也一直在跟進他們的機隊規劃和具體需求,我們就一個態度:堅持不懈,希望最終能夠成功。

  Q3:前幾天空客下調了全年的交付預期,是否也是因爲目前行業所遇到的供應鏈方面的問題,對於零部件等所造成的飛機交付延誤,空客如何應對?

  傅裏:行業目前的確面臨項目管理,供應商管理等各方面的挑戰。飛機是非常複雜,相當大型的產品,我們一方面要保證生產能夠滿足行業需求,另一方面也要保證安全和質量。以發動機爲例,新的發動機油耗跨時代節約,但交付速度的確面臨問題,這也是我們全行業面臨的挑戰。

  Q4:昨天空客與中國簽署了新的協議,將天津A320系列飛機總裝線的產能提高50%,並從2020年下半年起,空中客車天津寬體飛機完成和交付中心將開始A350XWB寬體飛機的客艙安裝、飛機噴漆,能否介紹下空客未來在中國的戰略?

  傅裏:過去20年來,空客在中國的市場份額從15%增長到現在的50%左右,空客生產的20%左右的飛機都是交付給中國的,一個原因是客戶的充分認可,另一方面也是我們跟中航工業通過合資共贏的方式取得的效果。目前空客可以很自信的說,我們是在中國最深度參與合作的製造商,天津總裝線就是一個例子,未來我們還會持續開展這方面的工作。[相關:[現場]明年,天津,看空客A330裸機待噴]

  在直升機方面,目前超過300架空客直升機在中國上空飛翔,服務87家用戶。我們對直升機市場潛力有很大信心,從消防運輸救援,到海上油田等需求巨大,大家都在等待中國的低空開放,空客已經準備好了服務這個領域。目前中國的民用直升機市場剛起步,但我們預計未來幾年內將目前的市場份額進一步提升。

  Q5:中美貿易摩擦對飛機制造業的影響?

  A:影響是多方面的,比如全球經濟,航空業也會受到影響。目前看來,單通道飛機還沒有什麼影響,但寬體飛機的需求目前已經有減緩的跡象。

  對空客來說,目前直接影響還沒有,窄體機也在持續生產提速,寬體機則在看是否會受影響,我們一直呼籲各方創造開放性的世界貿易環境,最終找到合理的解決方案。

  Q6:美國對歐盟的相關征稅已經實施了,其中也包括向空客飛機徵收10%的關稅,這是否會影響空客飛機的交付?空客如何應對?

  傅裏:美國的徵稅對歐洲來說的確是不利的消息,但我們也有大量採購在美國,所以徵稅對美國行業也有衝擊,我們認爲目前的做法是兩敗俱傷,希望美歐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除了美國和歐盟,中美也有關稅衝突,美國把關稅作爲武器是非常危險的做法,對自己也不利,但對空客和中國的合作是沒有影響的。這次進博會期間,中法的合作意願也非常強烈,大家都在提倡多邊貿易和進一步開放。

  Q7:空客A380停產後,空客是否還會研發新的機型,認爲未來什麼樣的飛機是受歡迎的?

  傅裏:空客一直在持續推出新產品,但短期內空客應該不會重新研發一款新機型,而是基於目前四款機型,對現有系統進行升級。

  我們預計未來的創新集中在三個領域:一是動力系統的創新,生產需要高度的自動化,才能滿足生產產量不斷提高的需求;二是飛機聯網和數字化,相關的大數據擁有廣泛的應用場景;三是飛機的去碳化,保護環境是大家面臨的共同問題。

  Q8:目前飛機制造行業呈現兩家獨大的局面,相比過去,感覺創新的步伐在放緩,更多的注意力被放在追求財務績效上,認爲未來是否還會有新的競爭對手加入?類似超音速飛機未來是否還會再度起飛?

  傅裏:目前的兩家獨大,正是因爲行業風險太高,動輒幾百億投資,很多新技術需要相當有實力的廠家去做,因此未來出現多家競爭對手的局面不太可能,但可能也會有少數進入市場,比如中國。

  對於創新,我們也在更多領域探索,比如2018年正式揭幕的深圳創新中心,是空客在亞洲創立的第一個創新中心,目前招募了20名員工,創建的主要目的是藉助中國初創公司的力量,合作領域包括飛機通訊連接,人臉識別,人工智能等五大領域。

  對於未來的飛機,與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相比,行業已經跨入新的時代,正如我之前所說,數字化,自動化,去碳化將是趨勢,未來出現的飛機,跟我們曾經想象的飛機會完全不一樣,但對於超音速飛機,我認爲並不符合未來航空業環保的大趨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