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軍的難題:如何克服依賴大型航母的慣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1日 04:46   澎湃新聞

  原標題:觀察|美軍的難題:如何克服依賴大型航母的慣性

  航母是歷史上最強大的戰艦,也是美國力量的終極象徵。從中途島到中東,航母把美國帶入了世界各地的戰爭。儘管這段歷史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但幾乎可以肯定,總有一天,美國將決定不再依賴航母。

  美國海軍所面臨的問題,不是是否應該停止建造航母,而是當那一天到來時,是否能夠停止得了。有許多組織和個人都在強烈支持航母——航母是不會被輕易放棄的。而幸運的是,面對體制和個體的抗拒,美國海軍在運用正確力量提升自身方面經驗豐富。但這需要巨大的努力來克服長久以來形成的10萬噸級核動力航母慣性。

  體制慣性

  美國作家厄普頓•辛克萊爾在1934年出版的《作爲州長競選人的我是如何被打敗的》一書中寫道:“讓一個人去理解某些事情是非常困難的,尤其是當這個人的薪水來自於他對此事的不理解時。”如今,很多團體、個人的薪水都依賴於航母,這意味着無論何時,都很難讓衆多關鍵陣營相信,是時候放棄以航母爲中心的艦隊了。這些團體各不相同,但基本可分爲三大類:軍隊、國防工業部門和政治領導人。

  一、軍隊

  在美海軍內部,航空兵顯然會因爲航母的終結而遭受巨大損失。他們將失去主要作戰平臺,而飛行員已經面臨“有人駕駛飛機的暮色黃昏”。減少對航母的依賴將使許多任務轉向水面艦艇和潛艇,同時調整海軍預算,打破海軍部各作戰部門之間的力量平衡。此外,停止生產航母將減少航母和航空聯隊指揮官數量,並限制了飛行員的將官成長路徑。

  不僅航空兵遭受損失。所有接受過核訓練的水面艦艇作戰軍官最終將不復存在。此外,美海軍核反應堆(美海軍核推進計劃的俗稱)將損失20%左右的核電站。這一系列的減少,牽扯的是目前超過45%的海軍主要作戰力量,而對潛艇部隊影響不大。美海軍本身有着強烈動機繼續建造航母,以防止將打擊任務轉交給空軍,進而預算也會被相應地重新分配給空軍。

  二、國防工業部門

  工業部門承包商也有繼續建造航母的強烈動機。工業部門通常希望儘量保持大型、穩定的合同,以避免由於複雜項目轉換帶來的成本上漲。這種穩定至關重要:從經濟學上講,僱傭大量技術熟練勞動力從事間斷性工作是不可行的。

  爲保護自己,軍工企業極力進行了遊說。航母工業基地聯盟(ACIBC、代表2000多家公司)等整個組織都強調“美國航母的重要性”,及“穩定工業基地”的重要性。爲國防承包商工作的退役海軍將官對此也大力支持,他們人數衆多,最近退役的5位美海軍作戰部長中,有4位爲大型國防承包商工作。

  這種情況使得當現任領導人試圖改變生產優先級時,承包商能夠進行激烈鬥爭。例如,128名高級退休軍官2019年致信國會,反對美國防部的預算請求,該預算請求中,F-35的訂貨量僅比原計劃減少6架。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組織了此次致信活動(簽名的高級軍官中,有50名可能存在利益衝突)。同年,美陸軍希望減少一種“支奴幹”直升機改型機的訂貨,改爲採購兩架新型垂直升降飛機。儘管時任美陸軍部長的馬克•埃斯珀說,“波音公司表達了對我們現代化戰略的支持,並表示他們將支持我們的預算”。但“支奴幹”的製造商——波音公司實際上還是反對對預算進行削減調整,並最終成功扭轉了局面。在這種情況下,軍方連少量削減F-35和“支奴幹”都無法做到,可以想象,如果取消大一個數量級的“福特”級航母的訂單,將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三、政府

  即使軍方和國防工業部門同意停止建造航母,政治現實也會抵制這一決定。“政治工程”是指從儘可能多的州和國會選區採購零部件和服務,以確保持續生產,就這一點而言,建造新航母令人十分心動。

  截至2019年,航母建造與維護工作涉及來自46個州和293個國會選區的公司,這意味着幾乎每個參議員和2/3的衆議員都有強烈動機繼續建造航母。2019年,美海軍提議不給“杜魯門”號航母(CVN-75)加油,使其提前退役,將資金轉向其他項目,包括無人機和無人艦艇。而國會的反應從“荒謬的想法”到“高度、高度懷疑”,衆議院海權小組委員會將“零機會”接受提案。最後白宮撤回了該計劃,其結果與奧巴馬試圖讓“林肯”號(CVN-72)、“華盛頓”號(CVN-73)航母退役如出一轍。

  海軍無法說服國會提前退役航母。要想獲得國會批准停止建造大型航母,似乎是癡心妄想。沒有軍隊、工業部門和政治三方面的支持,任何改變艦隊結構的努力終將白費。

  個體慣性

  克服人性可能比說服關鍵機構更加困難。正如威廉•西姆斯上將在1921年海軍戰爭學院畢業典禮上所言:“自從人類開始使用武器互相廝殺以來,軍人就因過度保守主義而備受指責。這是一種含蓄的說法,是暗指那些不願接受新思想的一類人。”

  人類抗拒變化這一自然傾向可能會導致人們無法做出結論。面對反艦彈道導彈(ASBM)和反艦巡航導彈(ASCM)對航母的威脅,人們認爲導彈防禦系統可以提供保護傘。但“標準”導彈攔截系統必須在1平方米左右橫截面內跟蹤和打擊目標,在三維空間中以每小時數千英里速度飛行,某些情況下還要飛出大氣層。相比之下,反艦彈道導彈和反艦巡航導彈瞄準的是一個橫截面超過20000平方米的巨大目標。我們有什麼理由相信“宙斯盾”反導系統能夠奏效,同時卻認爲反艦彈道導彈和反艦巡航導彈就不會呢?

  有觀點認爲,一艘設計精良、艦員業務熟練的航母肯定能夠承受很多打擊而不沉沒。一位美太平洋司令部的前指揮官甚至認爲,如果潛艇攻擊航母,“艦體結構本身就能很好地防禦魚雷”。但即使真是這樣,如果艦體被當代武器擊中,航母恐怕不太可能長時間保持戰鬥力。

  無論如何,最終改變艦隊結構的原因不是航母的脆弱性,航母一直都很脆弱。變革之所以會來臨,是因爲與其他選擇相比,對陸地或海上目標實施壓制性打擊的能力將會減弱,而那些更好的選擇將使目前航母的脆弱與其超凡能力之間的妥協失去意義。二戰後,當有人質疑航母在覈武器時代的生存能力時,尼米茲上將做出回應稱:“水面艦艇易受核武器攻擊並不意味着它們已經過時。決定武器是否過時,不在於它能否被摧毀,而在於它能否被另一武器所取代、新武器能否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對更有效武器平臺的研究也提供了證據,證明了人的一種自然傾向,即抗拒新事物、青睞原有的熟悉事物。一位退役海軍少將對航母的批評者持蔑視態度,他認爲,取消航母戰鬥羣資金支持是“左傾和自由主義智庫以及形形色色‘磚家’”提出的想法。如果沒有航母,“唯一的選擇就是在世界各地永久建立、武裝、維持海外基地,並部署人員”。航母無疑是美國海軍未來的一部分,但遠非唯一可行的選擇。將其他艦隊結構排斥爲“絕對瘋狂”將無助於美國海軍保持其主導地位。

  如何克服慣性

  繼續建造航母有很多原因,許多人經過深思熟慮已巧妙地進行了闡述。西姆斯上將批評“許多人不願接受新思想”時指出:有必要考慮變革,美國海軍不願接受新思想、武器和方法,並不是因爲缺乏相關情報和愛國熱情,主要是由於美國長期以來沒有與力量對等的大國糾纏,其結果是缺少戰爭壓力。

  每當美國海軍需要做出減少航母的決定,現代競爭的速度便要求迅速定奪。目前,有四種力量可克服人們對航母在體制和個體上的慣性,推動美海軍向新的方向邁進。發展的最佳方式是將高層的強有力領導和基層的創新相結合,共同努力贏得強大的工業與政治支持。

  一、自上而下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海軍領導人做出決定,超越以航母爲中心的艦隊結構。這一轉變所涉及的將不僅僅是建造另一種不同類型的艦船,而是會對人員招募、訓練、武器、戰術、維護和供給等都將產生影響。只有海軍將官才具備必需的知識、技能和決心來理解這些影響,帶領海軍度過這一動盪的過渡期。

  儘管困難重重,海軍領導人在克服慣性實施變革方面歷來都能取得巨大成功。例證不勝枚舉,海曼•里科弗上將領導了美海軍核動力的發展,埃爾莫•朱姆沃爾特上將進行了艱難的人事改革,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美海軍航空兵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發展。2019年7月,美海軍陸戰隊新任司令大衛•伯格發佈了具有根本性變革意義的戰略規劃綱要,放棄了曾經被認爲是至關重要不可改變的需求——即擁有38艘兩棲艦船以支持兩個陸戰遠征旅作戰。他努力將海軍陸戰隊重新定位於大國競爭,這必須克服巨大的慣性。有國防工業分析人士甚至聲稱,新的司令官規劃綱要可能導致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滅亡”。

  然而,這些變化都無法與海軍放棄核動力航母這種結構性的變化相提並論。設計一種新型艦隊結構,將是以往任何人都沒有嘗試過的工作。

  二、自下而上的力量

  在尋求發展過程中,那些年邁的領導層將從初級軍官和水手中獲益。這些年輕人的創新和不受傳統束縛的精神、豐富的技術知識將挑戰傳統,並能提供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初級軍官和水手在克服慣性、實施變革方面的熱情由來已久。當年作爲一名少校軍官,威廉•西姆斯不畏阻力,率先改進槍炮技術,甚至與時任上校的馬漢就全口徑戰艦的益處進行辯論。二戰期間,儘管美海軍軍備局否認存在任何問題,但潛艇艦長和艇員們仍努力排除由於缺陷導致的魚雷故障。最近,里奧•斯佩德少校撰文,強烈敦促海軍陸戰隊應明確自己的職能定位,其意見可能會對司令官戰略規劃綱要產生影響。

  在所有這些案例中,批評人士不僅指出了問題,還提出瞭解決方案。當今的軍官和水手在“閱讀、思考和寫作”時,需要超越過去對航母脆弱性的討論。海軍需要一支在技術、財政和作戰上都切合實際的艦隊。最重要的是,這支新艦隊需要滿足尼米茲上將提出的標準,證明以航母爲中心的艦隊“可以被另一種能更有效發揮其功能的武器所取代”。

  三、內力

  另一種克服航母慣性的方法是大幅調整預算,但其可能性非常小。每艘“福特”級航母的成本約120億美元,海軍預算的大幅削減將迫使其選擇更便宜的平臺,而不論其性能如何。然而,除非俄羅斯和中國同時崩潰,讓美國海軍像上世紀90年代那樣自由航行,否則美國國會不太可能大幅削減預算,並減少航母的生產。

  四、外力

  最後,我們最不希望看到的、實施艦隊變革的手段是海戰。南北戰爭期間,邦聯海軍“弗吉尼亞”號鐵甲戰列艦1862年對聯邦海軍木質戰艦的攻擊,刺激了鐵甲艦的快速發展。1941年,日軍用飛機擊沉了英軍“威爾士親王”號戰列艦和“反擊”號戰列巡洋艦,從而加強了海軍對航母的需求。如果別國的導彈攻擊能使“福特”級航母失去作戰能力,這將爲重新設計美海軍艦隊結構提供巨大的動力。

  美海軍尚未達到需要做出這種改變的階段。在過去70年裏,由於基本上沒有進行過常規海戰,而最近一次攻擊航母還是發生在1945年的沖繩戰役,因此很難判斷航母何時將會成爲過去式。但無論那一刻何時到來,我們都應該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

  大體上說,多數支持新武器的觀點都已失敗,但那些勇往直前者除外。1920年3月,美海軍“朱庇特”號運煤船駛入諾福克海軍造船廠,被改裝爲美海軍第一艘航母。在接下來的100年裏,航母表現出色,使美海軍成爲歷史上最強大的海上力量。儘管如此,但美海軍最終還是會將航母拋在身後。

  當軍方決定變革時,體制和個體的阻力將隨之而來,使其不會輕易成功。海軍上下必須堅持不懈,依靠高層的強力領導和基層的創新方案,以保持最強大的海上力量爲最終目標。無論航向如何,極力克服依賴大型航母的慣性都是當前美海軍發展的需要。

  (本文由知遠戰略與防務研究所編譯首發,略有刪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