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阿富汗內部和談滿一週:美國“強扭的瓜”不太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6:54   澎湃新聞

  原標題:阿富汗內部和談滿一週:美國“強扭的瓜”不太甜

  9月19日,在卡塔爾首都多哈舉行的阿富汗內部和談已經進行了一週。這是2001年阿富汗戰爭爆發後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首次進行直接對話,也被認爲是解決阿富汗40多年來戰亂與衝突的一次重要機遇。

  根據9月12日和談啓動儀式披露的信息,此次談判內容涉及永久停火、民兵組織裁軍、婦女及少數民族權利等問題。更重要的是,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還將討論未來的國家憲法安排以及雙方可能的權力分享方案。但截至目前,和談各方向外界公開的信息仍然有限。分析認爲,在持續襲擊的威脅和各方政治分歧的拉扯下,這場談判將會複雜而艱辛。

  “這次本來就像是美國強壓的‘相親’一樣,形式大於內容,逼着阿富汗政府妥協,所以雙方的談判條件、要價都差距很大。”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中亞研究》副主編朱永彪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阿富汗內部和談短期內不太可能談出結果,長期來看也不樂觀。

  結束阿富汗戰爭一直是美國總統川普熱切盼望的“政績”。去年年底美國與塔利班重啓和談,今年2月達成協議,此後屢屢傳出阿富汗內部和談風聲,卻又數次推遲。經川普政府極力促成,此番和談最終在美國大選前兩個月前倉促啓動,這顆強扭的“和平之瓜”也註定不會太甜。

  “1小時結束20年的內戰,毫無意義”

  和談開啓前,美國方面早就擺出了熱烈歡迎的姿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稱這次和談是“真正重大的突破”。他在主持12日的和談開幕式時敦促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雙方“抓住機遇確保子孫後代的和平”。

  “阿富汗未來的政治制度由你們自己制定。”蓬佩奧說道,“在象徵意義上,這一點非常重要。”

  但據《紐約時報》報道,許多阿富汗官員批評美國倉促行動,給塔利班提供了太多,卻沒有得到任何保證。

  “阿富汗政府希望自己處於一定的強勢地位,再去談判。”朱永彪強調,“但是目前的情況實際上是塔利班的政治地位極大提高了,好像是阿富汗政府更多地有求於塔利班,這是阿富汗政府不願看到的。”

  自2014年北約軍隊結束阿富汗任務以來,阿富汗安全部隊一直處於防禦模式,在後勤、空中支援及情報方面失去了很大程度的支援。塔利班則將“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貫徹到底,成功佔領廣大農村地區,對阿富汗數個大城市形成了包圍之勢。

  據美國捍衛民主基金運營的《長期戰爭雜誌》研究,截至今年5月,阿富汗407個行政區中約有30%被阿富汗政府控制,約20%在塔利班手中,其餘地區基本處於雙方膠着競爭狀態。

  去年9月總統大選結果爭議引發的政治危機也影響了阿富汗政府的凝聚力。阿富汗總統加尼的老對手阿卜杜拉不承認加尼再次當選,威脅要組建平行政府,雖然兩人在今年5月達成了權力分享協議,但長達數月的政治糾紛讓阿富汗安全部隊士氣低落,後勤工作陷入困境。

  據路透社報道,阿富汗代理外長阿特馬爾在12日的談判啓動儀式上表示,停火問題將是和談的首個議題,希望談判開啓後,阿富汗國內暴力活動能夠顯著減少。儘管多方要求停火,但是塔利班並未在儀式上就停火問題表態。

  “在1個小時之內結束20年的戰爭是毫無意義的。” 16日,塔利班發言人穆罕默德•納伊姆對媒體表示,“在我們看來,先就問題的主要矛盾進行討論,最後再談停火才是符合邏輯的,這樣問題才能得到永久的解決。”

  一邊是緊鑼密鼓的和談,另一邊,塔利班也未停止對阿富汗安全部隊和政府機構的襲擊。據新華社報道,阿富汗政府官員17日證實,阿東部楠格哈爾省和西部巴德吉斯省16日夜間爆發阿安全部隊與反政府武裝分子的衝突,造成至少23名阿安全部隊士兵和31名武裝分子死亡。上述兩省官員均指責塔利班發動了這些襲擊,塔利班方面承認在巴德吉斯省發動襲擊,但對楠格哈爾省的衝突未予回應。

  與“以打促談”的塔利班相比,力促此次談判的美國顯然誠意最足。今年6月,美國已將駐阿美軍人數從1.2萬人減少至8600人。9月9日,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齊宣佈,11月之前,駐阿美軍人數將進一步降至4500人。

  “美國方面表現出來一個特點就是‘先撤爲敬’,不管另外兩方談得怎麼樣,我先把原來承諾的條件履行到一定程度。”朱永彪對澎湃新聞指出,美國希望佔有道義上的主導性,也就是“體面又負責任地”撤軍。

  “其實完全可以徹底撒手走人,但是目前對美國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體面地’撤出。走之前,至少也要像當年蘇聯撤軍的時候一樣,也簽署一個協議,讓內部先實現一段時間的穩定,哪怕是一個月。”朱永彪說道。

  分歧與變數,和平之路依然漫長

  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間仍然存在諸多分歧與變數,和談的努力依然隨時可能瓦解。此前和談日期多次推遲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在於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在交換戰俘一事上無法達成共識,雙方關於阿富汗未來政治體制的構想——是現代法律統治下共和國,還是伊斯蘭教法統治下的酋長國,依然水火不容。

  “加尼和阿卜杜拉這兩大派之間在和談問題上還是比較一致的,但是在具體的問題上有一些差別。”朱永彪表示,“當然在阿富汗內部除了這兩派之外,普通人、人權人士還有其他政黨,很多人還是希望這20年來政治方面和社會生活方面的一些建設成就,、這些現代化的東西能夠保留下來,尤其是對女性地位的擔憂,是比較普遍的。”

  2001年被推翻以前,塔利班以嚴格的伊斯蘭教法對阿富汗進行鐵腕統治,禁止女性接受教育或工作。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塔利班聲稱自己並不反對女性接受教育,但表示女性權利受“伊斯蘭價值觀”所限。許多阿富汗人都認爲,今天的塔利班與當年並無兩樣。

  據《紐約時報》報道,此次阿富汗政府派出的代表團囊括了各界人士,其中還包括三名婦女,與塔利班形成了鮮明對比。採訪時被問及爲何代表團中沒有婦女,塔利班代表團成員反問記者稱,“美國大概有45位總統,其中有一位女總統嗎?”

  《華盛頓郵報》7月的一篇報道稱,許多塔利班基層戰士“只接受100%的權力”,他們認爲,隨着美國撤軍,完全控制阿富汗只是時間問題。阿富汗東部馬拉瓦地區的一名塔利班指揮官將2月與美國簽署的協議描述爲“擊敗異教徒夢想的實現”。該地區大部分領土已經在塔利班控制下超過9年。

  “塔利班內部接受談判現實的人佔多數,但是還是有一小部分人反對談判。因爲塔利班已經在戰場上佔有優勢,這個優勢就在於美國人沒辦法承受戰爭成本,有意撤出阿富汗。”朱永彪表示,這部分人不是主流,但是相當一部分塔利班中下層戰士持這種觀點。

  從一開始的非正式對話,到後來的正式談判,塔利班已經和美國接觸了十多年,但他們從來都拒絕在一些可能危及組織內部凝聚力的問題上屈服,也從未放棄過對軍隊的指揮權。然而與阿富汗政府達成政治解決方案意味着需要更多讓步。

  “塔利班可能有一個條件,就是在政治談判的時候要組建一個臨時政府,因爲它不承認現在的加尼政府,它認爲這是美國的傀儡。這涉及到對現政府的改組,塔利班可能會加入進來,包括把塔利班的戰士吸收到阿富汗部隊裏面去。”朱永彪表示,“但是從歷史經驗和其他各國的實踐來看,這都是很頭疼的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華盛頓郵報》援引國際危機組織阿富汗高級分析師安德魯·沃特金斯的分析稱,塔利班領導人擔心,過早就政治妥協開始對話,有可能會讓該組織5萬至10萬戰士中的更多人脫離戰鬥,加入其他激進組織。因此,無論和平協議是否能談妥,塔利班都將繼續戰鬥。

  和談未果,美國草率撤離也可能會讓反恐的“爛攤子”無法收場。美國國家反恐中心數據顯示,美國在世界範圍內認定的恐怖組織約100個,其中近20個恐怖組織活躍在阿富汗,包括殘黨餘留的“基地”組織和逐漸活躍的“伊斯蘭國”。塔利班是否會遵守與美國的約定“不再讓阿富汗成爲恐怖分子的庇護所”,依然難以預測。

  和談破裂必定會導致更多流血事件。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自2001年以來,阿富汗戰爭已經讓近20萬人喪生。聯合國稱,去年阿富汗的平民傷亡已經連續第六年超過1萬人。

  “任何佔領阿富汗的軍隊都要付出鮮血的代價,換來可憐的收益,最終大多都選擇捲鋪蓋走人。”英國曆史學家達爾林普爾如是說道。美國從“帝國墳場”抽身,歷史性和談看似邁出了第一步,但阿富汗通向和平與發展的道路,依然漫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