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新網:國青生於足壇最混亂時期 出局爲過去還債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0日 21:03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11日電(卞立羣)進亞青賽都要算數學題了,而且這道題是無解的。在1:4慘敗韓國國青後,國青如何成爲四支成績最佳的小組第二晉級正賽成爲外界關注的焦點,但無論怎麼計算,國青無緣亞青賽都更像是“死緩”,晉級明年的正賽幾無可能。隨着也門1:1戰平卡塔爾,人們僅有的幻想被打破,國青的命運正式得到“宣判”。從連續14年無緣世青賽到25年來首次無緣亞洲級別青年錦標賽,中國足球在10多年前混亂時期欠下的“債”正在逐漸顯現。

  自1994年中國足球職業化以來,這是國青隊首次無緣亞青賽正賽。圖片來源:東方IC

  “復仇”之戰成慘敗

  今年5月,法國籍教練貢法龍在熊貓杯前臨陣離職,本土教練張力臨時執掌帥位,帶隊先後以0:2的比分負於新西蘭U17和泰國U18,最後一輪0:3負於韓國,取得3戰全負且1球未進的糟糕戰績,在頒獎中更是出現了韓國隊員腳踩獎盃的侮辱行爲。

  此役在事關出線的關鍵之戰再度與韓國國青交手,被外界視作復仇之戰。從上半場來看,國青隊一度保持不錯的態勢,雖然在打法上以及個人技術上較之對手粗糙了一些,但中後場防守較爲紮實,總體沒有給對手太多機會,只是半場結束前送給對手的一粒點球打破了場上的平衡。

  下半場陶強龍幫助中國國青扳平比分,一度讓人看到取得一場平局、掌握出線權的希望,但可惜第73分鐘後防出現失誤,讓對手再度領先,韓國隊員進球后肆意的慶祝更加凸顯了中國隊的功虧一簣。再度落後的國青隊在最後20分鐘裏失去比賽節奏,先是乃比江吃到紅牌,隨後少一人作戰的中國國青又連丟2球徹底崩盤,最終以1:4慘敗。

  在半年前的“熊貓杯”事件後,國青隊員在接受採訪時曾表示準備在11月亞青賽的時候報一箭之仇,國青球員樑少文更是將腳踩獎盃照片作爲手機屏保,並表示要把丟掉的東西在11月份拿回來……半年後的又一場淨負3球的慘敗,讓這些豪言壯語成爲泡影。

  雖然沒能“復仇”韓國,但國青將士們已然盡力。圖片來源:東方IC

  國內足球職業化以來首次無緣亞青賽

  本次亞青賽預選賽中國國青與東道主緬甸、新加坡以及實力不俗的韓國隊分在一組,雖然分組較爲不利,但這顯然不是國青如今被擋在亞青賽正賽門外的理由。

  3場小組賽中,中國國青首戰2:0如願戰勝東道主緬甸隊,取得了一個不錯的開局。次戰新加坡,國青隊同樣以2:0戰勝對手,雖然贏下了比賽,但在這支公認小組最弱對手身上,球隊沒有取得足夠的淨勝球。畢竟此前韓國隊曾以11:0的比分狂勝新加坡,這樣使得國青無論是組內還是組外爭奪晉級資格都處於劣勢。

  末戰對陣韓國,國青想要出線無外乎三種結果,一是戰勝韓國隊以小組第一身份直接出線。二是爭取一場平局,雖然因爲淨勝球劣勢依舊會位列小組第二無緣直接出線,但7分的積分優勢足夠讓國青成爲4支成績最好的小組第二球隊之一,獲得最終的出線權。最後一種結果是最爲被動的,國青要儘量取得一場小負,與其他小組第二比拼淨勝球從而決定能否出線。

  如果能在與新加坡的比賽中把握住機會獲得更多進球,興許如今的局面會大不一樣。圖片來源:東方IC

  與韓國隊一役,國青恰恰拿到了最爲不利的結果,淨負3球之後淨勝球僅剩1球,在小組第二的比拼中處於絕對下風。而在老撾6球大勝中國澳門、越南逼平日本、柬埔寨3:0戰勝文萊以及卡塔爾1:1戰平也門後,中國國青徹底被擠出成績最好的小組第二行列,柬埔寨以2粒淨勝球優勢力壓國青取得晉級正賽資格。慘敗韓國、沒能在新加坡身上取得足夠淨勝球成爲國青出局的兩大主因,如此結果頗爲遺憾。

  中國足球,還在爲過去還債

  “輸完泰國輸越南,再輸緬甸,最後沒人輸了。”范志毅6年前的經典語錄近年來被頻繁翻出,其實是中國足球各年齡段國字號梯隊在面對東南亞球隊漸漸處於劣勢的反映。雖然在本次亞青賽預選賽中國青隊戰勝緬甸,沒有讓這句話徹底成爲現實,但近些年來,國青輸給泰國、越南、印尼,國奧輸給越南的比賽歷歷在目,當中國足球失去亞洲範圍內爲數不多的優勢之地時,國青無緣亞青賽其實到有一種意料之中的意味。

  從比賽來看,國青隊員們的態度顯然沒問題,在末段崩盤之前也拿出了同仇敵愾的態勢,但客觀來說,這批國內球員的實力無論在與韓國等對手橫向比較還在與國內歷屆同年齡段的比拼中都難言處於優勢,曾經帶領過這支球隊的貢法龍包括賽後成耀東在賽後都提到了這支隊伍的實力問題,這顯然不是推脫責任。

  當這批球員幾年後被推上成年國家隊選材範圍內,他們能接過重任嗎?圖片來源:東方IC

  當然,面臨這種糟糕局面,也不是這羣負於韓國的國青隊員承擔所有責任。2001年前後出生的他們,恰恰在足球啓蒙階段趕上了中國足球最爲混亂的一段時間,青訓工作幾乎停滯,在這種非正常環境下成長,如今的結果顯而易見,這也恰恰是中國足球爲過去“還債”的表現之一。

  而若干年之後,當這批球員被推上國字號成年隊選材範圍之時,屆時的面臨的局面恐怕會更爲糟糕。至於中國足球何時能夠還完“債”,也許還要從國青何時順利打進亞青賽、重返世青賽算起。(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