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粵媒:恆大奪冠實至名歸 今年是隊史最坎坷的冠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06:27   北京新浪網

  北京時間12月2日消息,粵媒關注中超,廣東電視臺體育頻道《足球星視界》節目關注中超聯賽,足球評論員陳寧的觀點是一個恆大外援能擊倒三個魯能外援,恆大奪冠實至名歸。主持人周維嘉認爲也許恆大犯錯最少。中國足壇名宿陳熙榮的觀點是2019賽季中超冠軍是恆大最坎坷冠軍,國安和上港的後防都有不足的地方。

  陳寧表示:“一個難度最高,含金量最高,難度最高就是說賽季初兩個外援讓自己和對方比賽已經打了折扣。還有不斷有球員受傷,塔利斯卡,還有一個重要的主力不斷受傷,包括嚴鼎皓。上港突然又來了阿瑙托維奇,北京國安等等都增強了實力,還有一個執法上的影響。對國安,于大寶的手球,對北京人和,保利尼奧的紅牌,影響了廣州恆大的進程,我覺得這一屆的難度是最高的。如果實力上來說,這屆不是最強的,這一屆的難度係數應該是無可比擬的。我覺得絕對絕對的實至名歸。廣州恆大的進球是最多的,防守丟球是最少的,客場的成績是最好的。對山東一些比賽,那場是單外援,90分鐘那個絕殺,那個是一個外援就能把山東三個外援擊倒了。我覺得恆大的奪冠沒有任何爭議,沒有一點異議。”

  陳熙榮認爲恆大今年奪冠是恆大隊史最坎坷的一個冠軍。他坦言:“最坎坷。最初的時候,很艱難,外援的使用,從兩個變三個,本土球員,新老交替,對隊伍的控制,包括卡納瓦羅,一個很高光的13連勝,結果,13連勝之後,調度和對隊伍狀態的調整,出現的問題,完了又出現外界所說的上下課的這種問題。最終,拿這個冠軍,我就覺得還是由恆大管理層、教練、隊員包括球迷各方面努力拿到這個冠軍,不容易,所以我形容爲坎坷。”

  周維嘉表示:“在最後競爭當中獲勝,甚至也可以講是廣州恆大也許犯的錯是最少的,讓廣州恆大拿到了這個冠軍。”

  在談到北京國安、上海上港無緣2019賽季中超冠軍時,陳熙榮表示:“我說過好多次,足球要從哲學的角度去看待的時候,必須把發展的趨勢和規律來對比這個現狀。就是說,你必須有一個尺子,不要憑着自己的興趣。北京國安和上港沒能爭奪這個冠軍,他們同樣不足的地方就是防守體系。我還記得打上港那場球之前,我就說對方的實力我們必須認可,但是上港的整個後防他有時候屏蔽不了,就變成了恆大那場球其實也讓保利尼奧有很多很多滲透的空間。談到國安,賽季初的時候,我就說國安這支隊伍給我感覺中前場的配合很活躍,利用幾個外援球員,滲透打的很好,但是國安的整體結構攻防平衡做得不是特別的好。”

  陳寧直言:“其實,去年今年我都覺得國安是恆大爭奪冠軍的一個最大的競爭對手。最後還是說差了那麼一口氣。換帥是一個方面。當時,施密特突然間被解約,我們叫炒魷魚,請來了熱內西奧,我覺得有風險,可能和球隊有些互相的不對眼,可能和高層有些矛盾,我覺得有這方面的情況。但你請來一個對中超完全沒有了解,沒有在法國以外地方執教過的主帥,這個冒險是非常大的。另外一個,我覺得比埃拉的突然間受傷,我覺得比埃拉是國安的梅西。當時,我用了這麼一個比喻,雖然他和梅西的差距很大,但是他在國安的地方或者說作用就等於梅西在巴塞羅那的作用。費爾南多從俄羅斯聯賽突然間買過來,有些同行說他比保利尼奧還好用、還好使。結果把我嚇得夠嗆。結果看起來他也不是那種B2B的防守中場類型,我虛驚一場。”

  在談到阿瑙托維奇和武磊時,陳熙榮稱:“阿瑙托維奇,我覺得上港賭輸了。武磊離開我覺得肯定對上港有影響。這是可以肯定。”

  (李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