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霄鵬:魯能偏保守不能完全釋放 一時得失忽略不計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05日 22:18   北京新浪網

  8月4日,中超第三輪山東魯能與上海申花賽前,中超官方對魯能主帥李霄鵬進行了專訪。

  問:現在的李霄鵬李指導和以前球員時的李霄鵬印象似乎反差很大,特別在表達方面,現在接受採訪總是給人以很驚喜的東西,比如說剛抵達賽區時您說跟白衣天使比,他們抗疫不知歸期,更辛苦,而我們更幸福一點。比如說在賽前發佈會上您又提到了永無止境。您有沒有感覺跟以前當球員不太一樣了?

  答:那是你沒看過我當球員時候的採訪,其實我從小就是願意說,我可能是踢球的風格不大一樣。

  問:現在您在執教的時候,感覺您情緒的宣泄,包括指揮,肢體動作都特別鮮明,以前踢球時好像還是比較中規中矩。以前是用球風表現您的個性,跟現在用肢體動作好像不太一樣。

  答:在足球場上你站的位置決定了你怎麼做,山東魯能這個球隊相對來說,我感覺偏保守,隊員不能完全釋放,這是我覺得我帶隊也是一個難度,但是我想用場邊的激勵,包括我的表現來感染他們。其實比賽輸贏是次要,在場上把自己的水平都發揮出來我覺得就夠了。

  問:這個其實也是我想問的一個問題,就是您踢球的時代踢球是當時那樣一種風格,大家的技術更紮實,然後又沒有太多華麗的表現,但是能力上是非常突出的。那麼現在您在場下去看着他們踢球,現在這個時代的球員們跟您那個時候比,您覺得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答:我想這個是有爭論的,很多人認爲現在的球員不如原來的隊員,我不這樣認爲。第一個就像咱們剛才說的,定點的位置技術可能跟原來有點差距,第二個這種身體素質,我們看跑、跳。但是現在隊員承受壓力更大,高強度跑的能力更強。原來的比賽,其實你把95、96我們認爲比較好的年代的比賽錄像和現在比賽錄像放到一塊,你去感受一下,其實差距是很明顯的。

  問:那您現在有沒有想對弟子們說的,讓他們做到哪一點,能讓中國足球再有一個進步?

  答:作爲球員來說,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樂觀一點,他們也是從小開始踢球,每天都面臨輸贏勝敗,其實就是樂觀一點,輸了贏了這也只是你工作一部分。但是你要真正談到中國足球的話,那我想隊員可能是最低層的。中國足球成功的標誌是什麼?比如再次進世界盃算成功,還是聯賽關注度,還是聯賽能吸引更多球迷,關鍵是成功的標誌是什麼。

  問:作爲您現在的身份,您覺得呢?

  答:要是我覺得,因爲現在中國足球其實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應該在國際足壇是非主流的,包括教練也是,你沒法去和歐洲,包括去和韓國日本比。想讓隊員成功,首先得有好教練,得有很多的教練,青訓教練。第二個還有個問題,你想有更多好教練,還要有好的體系,這是很簡單道理,我們把責任推給隊員,其實這是不負責任。

  問:您說的教練這塊也是大家非常關注的,就是我們的本土教練,近幾年中超聯賽雖然非常火爆,關注度也在逐步提高,但是我們本土教練卻越來越少,這個賽季現在只有您和建業教練組,您覺得什麼時候能有一個改變?(編者注:目前青島黃海宣佈吳金貴擔任新帥)

  答:因爲現在中國足球,特別是這幾年,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在外援引進上。原來我們踢球時可能十幾萬美金就可以了,再往後我退役那幾年,可能一百萬、二百萬就很貴了,現在都是幾千萬的外援,你說這種外援怎麼和他打交道。大家都看到外教和中國隊員打交道不方便,其實我們和這些外援打交道更不方便,首先你自己心裏就要過這道坎。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大牌教練和大牌隊員一起搭配,這是最簡單的組合。再一個,既然成爲大牌教練那就有他的道理,隊員到他手下自然就各方面都信任他。這個並不是說中國人就要爭,你在國際足壇上有沒有地位?我比較幸運,就是魯能想培養一個國產教練,才有這個機會,否則哪有機會。

  問:那當時您和佩萊,跟費萊尼或其他外援接觸的時候,您自身是不是也有很大壓力?

  答:我覺得比較幸運,我所接觸的外援都是比較兼容的,既有個性,到球場訓練場上去拼,又對教練和其他隊員比較寬容。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從一個更高水平的地方往下來,他們放下觀念上的不同,我覺得就是一個很大的尊重了。

  問:從他們身上是不是也會吸取一些很有養分的東西?

  答:我也在學習,魯能俱樂部領導選擇培養我,不光我從隊員身上學到東西,包括我的助手,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但是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這些外援身上,我們所缺少的這種職業精神,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幹什麼。有些東西我們還在摸索,但是他們已經知道什麼時候去訓練,什麼時候練力量,什麼時候該加練,這些我覺得加練最多的也是他們。

  問:引進大牌球員進來,一方面是提升聯賽水平,另外一方面其實也是希望我們本土球員能夠從外籍球員職業素養方面吸取一些,其實往旁邊去看,像日本最早也是走的這樣的路。您覺得現在我們本土球員能不能領會到這一點,或者說小一些的球員們能不能從他們身上學到有用的東西,能夠用在自己身上?

  答:首先回答後面這個問題,他不是幾個外援就能解決問題的,我們想解決中國足球騰飛的問題,可這不是引進幾個外援就能解決的。第二個,當年日本最早也是引進了很多明星,但是和我們現在中超的明星沒法比。現在你看中超這些明星身價都是多少,費萊尼至少世界第三名,佩萊在西班牙的比賽中把倆後衛都折磨成什麼樣,再想想中國本土的球員競爭壓力多大,讓他們和佩萊對抗,能提高,但是你要解決他們本身這種解決比賽的能力,我覺得現在這對於中國球員太困難了。

  問:給我感受最深的是,現在您對於足球這個行業,包括對中國足球看得還是比較透的。那麼作爲教練這個崗位,在球員時代您已經有了各種各樣的冠軍,各種各樣的榮譽,也進了世界盃了,在教練這個行業您現在有什麼樣自己的目標?

  答:我覺得我無論是當隊員還是當教練都非常幸運的,因爲在足球行業就是這樣,你要想有一定成功,先不說絕對成功,你首先就要在一個非常優秀的團隊裏。這個我覺得我比較幸運,我當隊員的時候,無論是在魯能還是在國家隊,都趕上了近多少年以來一撥比較好的隊員,這個是比較幸運的。我當教練比較幸運的就是,董事會想培養我,我需要的東西他們能夠給我,再一個他們不會給我太多壓力,他們知道作爲年輕的中國教練,承受的壓力已經不小的。然後再看給我配的助手,我覺得在國內歷年來,中國教練執教的球隊當中,配對的助理教練包括服務團隊都是最強的。

  問:那您的目標呢,近期和遠期目標是什麼?

  答:近期目標就是先把這次比賽,按照俱樂部董事會的要求先打好。遠期目標剛才我也說了,我判斷一個成功的目標就是,我想有一個能跟着我的年輕教練,以後能去五大聯賽去執教,這就算成功了。

  問:在今年聯賽開始之前,魯能有一個變化,那麼您覺得這個變化對於這支球隊的未來會有一些改變嗎?

  答:這其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技術問題,作爲俱樂部的運作。魯能這個俱樂部的背景,原來俱樂部是一個央企,那麼很多操作就太難了,就是負責俱樂部的人承擔的壓力就太大了,因爲俱樂部必須要快,但像政府招標、審批這些都非常麻煩。

  現在俱樂部變得更職業,包括引入了濟南文娛集團,未來規劃有自己的專業球場,山東省領導也非常重視,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運作到現在的程度。但是最後還是要看效果,現在說所有都是美好的,最後看真正運作起來,就是魯能未來發展的成功標準是什麼,是爭聯賽冠軍,還是具有統治地位,還是真正建立百年俱樂部,還是爲中國足球騰飛盡力做貢獻?這就得看什麼是成功的標準了。

  問:說到成功的標準,這個賽季其實大家是承受很大壓力,因爲在疫情期間比賽,那麼在這個時候球隊,包括您包括俱樂部肯定也做了大量準備了,那麼在這個時候都做了哪些準備來迎接這個比較殘酷,或者說比較密集這樣一個賽程呢?

  答:我想現在還只是一個開始,還有12場比賽,對於每個隊來說,人員厚度包括人的心態是不一樣的,困難也是未知的。可能我做了14場比賽隊員輪換的計劃,但是一個紅牌或者一個傷病就影響了,那麼還有隊員身體情況和臨場發揮等。我覺得應變是最重要的,第二個就是作爲教練來說必須要有耐心,一時的得失我覺得可以忽略不計。

  問:那麼這個賽區大家會認爲競爭比較激烈,通過前邊兩輪比賽,相信您也看到了各支球隊,那麼您覺得魯能的定位是什麼?另外通過這兩輪比賽您的觀察,另外七支球隊中,哪支會讓您覺得表現有些意外或者眼前一亮的感覺?

  答:我可以負責任的說,我看這個賽區的幾場比賽,好多球隊還都是在調試,包括外援的歸隊情況,包括所有人員組合上,其實教練都在調試。如果要到球隊最好的時候,我想應該在第四輪或第五輪,大家可能有時間對隊員有更多的瞭解。去年我就提出一個目標,魯能將近十年沒摸到60分的高度了,我們希望今年能拿到60分,但是由於疫情原因,賽程也變了。現階段最重要的是要進入第二階段的爭冠,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問:魯能很重要的一個基礎就是青訓,魯能青訓在全國是首屈一指的,這個是大家都知道的。您在對年輕球員的運用上也是有自己的獨到之處,在您看來魯能底下更年輕的球員還有多少成長空間,什麼時候能達到中超這個平臺的水平?

  答:其實這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因爲面對的是年輕人。我在培養年輕人的時候因爲結合我自己的經驗,和我看到的歷年魯能年輕人成長軌跡,我想說,機會是爭出來的。首先在隊內爭,爭上場的機會,第二個還要和外面去爭,這兩項缺一項都不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