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青報:武磊是中國足球的海外孤島 可惜出來晚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18:28   中國青年報

  北京時間7月12日夜,西甲聯賽第36輪比賽,武磊效力的西班牙人隊毫無意外地輸給保級成功的埃瓦爾隊——雖然西甲聯賽還剩兩輪,但上一輪不敵巴塞羅那隊之後,西班牙人隊已經提前降級,這個週末的失利,讓這支中國球迷因爲武磊而關注的球隊創下了西甲7連敗和單賽季西甲22負的隊史最差紀錄。在積分榜上,西班牙人隊36場比賽只贏了5場,積分只有24分,距保級區相差11分之多,此外全隊進球數27個、失球數57個,“西甲最弱”名副其實。

  武磊在這場比賽中第73分鐘替補出場,但無力改變主隊落敗的局面,失去保級動力的西班牙人隊軍心渙散,捱過剩下兩場比賽就到了“解脫”的時候——接下來的這場聯賽,西班牙人隊對陣瓦倫西亞隊,就連最樂觀的中國球迷都不好意思再提“西甲賽場亞洲德比”:今年19歲的韓國球員李康仁上個賽季就被破格提拔進入“蝙蝠軍團”一線隊,上一輪還貢獻絕殺幫助瓦倫西亞戰勝巴拉多利德。

  擺在武磊面前的選擇不少:繼續留在西班牙人隊征戰西乙聯賽,爭取重返西甲;尋求轉會至歐洲一級聯賽;返回中超。每一個選擇都有每一個選擇的道理,對武磊而言,只有程度難易之分,沒有對錯之分——如果不是出自對足球本身的摯愛,在上海上港隊功成名就的武磊斷然不會作出這個賽季闖蕩西甲的決定,可現實是“出來晚了”的武磊在頂級聯賽難尋落腳之處。

  “武磊”和“西甲聯賽”是目前中國足球的一座海外孤島。在亞洲球員留洋這條路上,武磊的競爭對手太多、太強、太年輕,足球帶來的歡樂很難抵消掉這位中國第一本土前鋒孤身作戰的痛苦,中國球員在海外的競爭狀況完全可以用“慘淡”形容。

  武磊是目前在歐洲五大聯賽效力的唯一一名中國球員,西班牙人隊降級意味着新賽季中國球員在五大聯賽亮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12日擊敗西班牙人隊的埃瓦爾隊的第一個進球,正是來自在該隊效力的日本國腳幹貴士在禁區內贏得的點球機會。

  埃瓦爾隊幹貴士首發,球隊2∶0領先時第65分鐘被換下場休息;西班牙人隊武磊替補,球隊0∶2落後時第73分鐘上場尋找機會——幹貴士今年32歲,武磊今年29歲,幹貴士2011年便開始五大聯賽的留洋生涯,2012年幹貴士進入德甲,2015年轉戰西甲,武磊“黃金歲月”的主戰場是中超賽場,2018賽季他隨上海上港拿到聯賽冠軍後才於2019賽季登陸西甲,至今不滿兩個賽季。

  武磊是中國唯一,幹貴士不是日本唯一。

  西甲聯賽最有名的日本球員是年僅19歲的久保健英,他的合同在“豪門”皇家馬德里俱樂部。這個賽季久保健英被皇馬租借給馬洛卡隊,3個進球4次助攻的表現極其出色,他在運動戰中的盤帶能力驚人,皇馬雖然暫時還會將其外租鍛鍊,但他回到皇馬只是時間問題,據西媒報道他的解約金高達2.5億歐元。

  除了西甲聯賽,英超聯賽有隨利物浦隊拿到聯賽冠軍的南野拓實,還有武藤嘉紀(紐卡斯爾隊)、吉田麻也(南安普頓隊),德甲聯賽有24歲的鐮田大地、36歲還能與法蘭克福隊續約的長谷部誠以及大迫勇也(不萊梅隊),再算上意甲和法甲,留洋的日本球員排出一套11人的“海外首發”還需要競爭——今年6月歐洲金童獎候選名單中出現了荷甲阿爾克馬爾隊19歲日本後衛菅原由勢的名字。

  客觀存在的巨大差距擺在中國本土球員面前。日本足球人才濟濟,韓國足球同樣基礎牢固:今天凌晨結束的英超焦點戰,熱刺隊主場2∶1逆轉阿森納隊,孫興慜貢獻一傳一射居功至偉,此外,黃喜燦、李康仁、李升佑、李在城等一批實力派新星也正在歐洲賽場贏得最重要的信任。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有大約20餘名中國球員在歐洲次級聯賽和第三等級聯賽接受鍛鍊,專業人士這樣向記者介紹:“基本都是2001年齡段的孩子(19歲),都還處於學習階段,說實話這批人能成大才、打頂級聯賽的概率不高,畢竟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技戰術能力差不多定型了,就是磨一些經驗,在外面練幾年回來能在中超打主力就算成功了。”

  按照這樣的節奏發展下去,中國的國字號球隊只能不斷歸化高水平球員,才不會在亞洲範圍內的競爭中掉隊——但很多中國球迷更願意看到本土球員擔起振興中國足球的重任。

  中國足球並不是被世界足球“遺忘的角落”,中國足球“與國際接軌”的努力更是有目共睹——投入巨大精力衝擊世界盃甚至籌備舉辦世界盃便是最好證明。在中超層面,俱樂部外援幾乎清一色各國國腳級別,保利尼奧、塔利斯卡、奧斯卡、胡爾克、奧古斯塔……中超的“大半支巴西國家隊”名不虛傳;在全國上百個按計劃進行足球儲備的城市當中,外教以及外教團隊遍佈青訓體系,以尚無中超球隊卻即將成爲中超賽區的蘇州爲例,其青訓體系引進葡萄牙外教團隊的佈局已經展開;就連校園足球層面,過去4年也有超過600名普通體育教師(校園足球教師)分批次前往法、英等國完成每期3個月的公派留學,他們回國後指導的校園足球學生,至少可以間接接觸到國際先進的足球理念。

  這是中國足球謀求發展強大的第一步——引進和學習。

  上週末,中國足協亞洲盃籌備工作辦公室發佈消息,重慶、西安、廈門、蘇州等4座2023年亞洲盃承辦城市的專業足球場陸續開建,加上更早開建的上海、成都兩座專業足球場,以及今年年底之前就要啓動的北京、天津、大連、青島等城市的專業足球場建設(改造)工程,應用於2023年亞洲盃的10座具備世界先進水平的專業足球場無疑會大大提高中國足球的硬件設施水平,中國也更有底氣申辦更高級別的世界足球賽事。

  現在到了中國足球邁出第二步的時候:讓更多家長相信中國足球有美好未來,從而願意讓更小年齡段的孩子接觸和接受最先進的足球訓練,使得他們中的部分球員具備在歐洲頂級聯賽站穩腳跟的能力,構築起中國足球發展的“人才儲備庫”。

  不然每年盤點,中國歸化球員越來越多,在海外效力的本土球員卻屈指可數,總是一件不會讓球迷感到太幸福的事情。

  本報北京7月13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