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青報:即便排出7人歸化陣容 國足也非亞洲最頂尖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7:54   中國青年報

歸化球員艾克森歸化球員艾克森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郭劍  

  北京時間9月21日凌晨,西班牙乙級聯賽,西班牙人隊主場0:0戰平同樣在上賽季降級的馬略卡隊,中國前鋒武磊首發未有進球,在比賽第57分鐘被替換下場——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4個小時之前英超聯賽穆里尼奧統率的熱刺隊5:2大勝南安普頓隊,韓國前鋒孫興慜上演“大四喜”,這是孫興慜第一次在英超聯賽1場比賽中連進4球,他的速度、力量、技巧和射門的決心,無愧“亞洲足壇一哥”稱號,而在賽後大讚隊友凱恩送出助攻的態度,也是他接近“世界級前鋒”的重要因素。

  如果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剩餘比賽如期在10月進行,國足壓力可想而知。

  好消息總是有的。原定10月的世預賽亞洲區賽事延期至2021年進行(初定爲3月和6月的國際比賽日),國足有了更充分的準備時間。按照教練組計劃,國足將在十一假期之後組織爲期約一週的短暫集訓,儘管集訓名單尚未公佈,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期集訓召入歸化球員的數量會有所增加——上個週五國際足聯代表大會通過球員會籍轉換修改方案,球員轉換會籍的限制條件被進一步放寬,中國足壇侯永永和蔣光太兩位歸化球員藉此獲得代表國足出賽資格——這是中國足協最希望聽到的“好消息”。

  在原先球員轉換會籍框架下,代表過挪威青年隊出戰歐青賽的侯永永,代表過英格蘭青年隊出戰歐青賽的蔣光太,在獲得中國國籍後仍然無法獲得“中國足協會籍”,從而不能爲國家隊所用,這與中國足協“歸化球員必爲國足所用”的前提條件相悖,但國際足聯代表大會放寬“轉換會籍”限制,不但侯永永和蔣光太具備了入選國足的資格,就連伊沃、特謝拉、埃弗拉3位活躍在中超賽場的外援,都可以在獲得中國國籍之後立即完成轉換。

  人才奇缺的國足由此“暴富”,似乎“世界盃決賽圈”指日可待。然而放眼亞洲足壇,即便國足可以排出多達7名歸化球員的豪華陣容,也達不到在12強賽當中成爲最具競爭力球隊的程度。

  韓國、日本實力之強,在於兩支球隊的旅歐球員已經基本達到歐洲次頂級球員水準,此外不乏能在歐洲一級聯賽歐冠級別球隊佔據一席之地的明星球員。孫興慜領銜的韓國隊自不用說,日本國家隊將於下個月在歐洲展開集訓,集訓名單一水留洋球員,效力於利物浦的南野拓實和被皇馬外租到比利亞雷亞爾的久保健英已成爲日本國家隊的中場核心。

  而一直不介意使用“僱傭軍”的西亞球隊如沙特、卡塔爾,同樣可以藉助國際足聯球員轉換會籍最新政策完成補強,明年的12強賽對於國足而言,仍然需要放低姿態苦拼對手才有一線生機。

  中國足球振興道路之坎坷,非“新政”所能“包治百病”,一屆世界盃在球迷心中的地位,亦難比“長期具備亞洲一流競爭力”。

  更何況中國足球的“歸化”舉措,只是在當下特殊時間節點的“一錘子買賣”,而非可以長期適用的系統工程。

  2019年4月,年初已經辭職但又重返國足帥位的意大利人裏皮不斷“要求”中國足協儘快啓動“歸化”程序——“歸化”對於歐洲足壇諸多移民國家已然司空見慣,但中國球迷對於“歸化球員”尤其“無血緣歸化球員”的接受程度並不樂觀,只是“衝進世界盃”這一足球領域目標成爲國家任務,而中國本土球員之能力才夠勉強進入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12強賽階段,想在12支球隊(2個小組)當中打進前四贏下世界盃決賽圈門票只存在理論可能,中國足協權衡再三決定打開“歸化”大門。

  因此中國足球的“歸化”從開始階段就只針對2022年一屆世界盃預選賽:已經獲得代表國足出戰世預賽資格的洛國富今年34歲,阿蘭和艾克森同爲31歲,到2026年世界盃時這3位球員狀態已經無法保證——事實上洛國富、艾克森、阿蘭在本賽季中超聯賽中的表現均未達到球迷預期,尤其體能狀況和拼搶態度與巔峯期相差甚遠——今年29歲的李可和費南多表現還算正常,但4年之後如果還要指望這兩位老將衝擊世界盃,中國球迷又要難過一段時間。

  現階段能留給衝擊2026年世界盃時使用的歸化球員,最靠譜的只有24歲的侯永永和28歲的蔣光太兩人,對比日、韓源源不斷的大量新生代旅歐球員,還是讓中國球迷覺得“歸化”這劑猛藥,終免不了“是藥三分毒”的歸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