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樑靖昆首戰團體賽:抱着必勝信念 一分分通向勝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14:30   北京新浪網

  這篇採訪的時間是2019年11月21日,地點在新加坡。當時剛剛結束在東京的世界盃團體賽,中國男乒在決賽當中啓用樑靖昆對陣韓國老將鄭榮植。在這場打滿5局的比賽中,樑靖昆在1比2落後的情況下艱難逆轉,險勝鄭榮植。

  很多人都說,大胖在那場比賽當中把自己打通了,他不再是那個以暴制暴的大胖,而是“暴力+智慧”的打法。很難說這一場比賽會在樑靖昆職業生涯當中佔據什麼樣的位置,是能力值增加多少?還是信心值增加多少?恐怕需要多年之後回顧起來才有答案。不過,這場比賽至少會是他在2019年最重要的回憶。

  樑靖昆:第一次打這種團體賽決賽,上去有點懵吧。

  國際乒聯:怎麼個懵法?

  樑靖昆:當時光想自己了,想自己怎麼舒服,但是沒有想對手,或是考慮許昕吧。

  國際乒聯:光想着跟單打一樣,我自己怎麼打爽了,然後場上變成三打一的局面了。

  樑靖昆:對,也是無謂失誤特別多。前兩局還挺正常,但是對手咬回來一局,當時心態上就不好了。因爲那時候5:1領先,打到5:2我甩了一個。就是覺得那時候打得有點興奮有點開了。5:1輸完之後教練說,讓我先儘量往臺子上打,別老自己無謂失誤瞎失誤,因爲後面還有許昕呢!

  國際乒聯:其實昕哥也兜不住你了。

  樑靖昆:當時我自己整不明白了。

  國際乒聯:你說如果壓力是10的話,半決賽壓力是幾?決賽壓力是幾?

  樑靖昆:上來準備半決賽已經到了10了,當成決賽打。那場球都很重視。打完半決賽人有點鬆懈了,打決賽前一天晚上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緊張的感覺。

  國際乒聯:你到第三場上的時候,是怎麼調動的?

  樑靖昆:當時喊我是肯定喊不出來了,有點緊吧,我就跟下面的人說了,幫我喊一下。

  國際乒聯:跟誰說?

  樑靖昆:跟秦指導,和馬龍、許昕他們。當時有點又緊張、又不想動,喊也喊不出來。就想自己能咬一分是一分,肯定打不出漂亮球了。在場上就摳住,一分一分打吧。

  國際乒聯:大賽的時候鄭榮植不好打的,你覺得到決賽的時候那一天,和平時你見他有什麼區別?

  樑靖昆:我覺得我跟他也不是特別好打,因爲亞錦賽我剛輸完他,在2:0領先的情況下。其實他的球雖然沒有什麼突出的特點,但是到大賽上他不會失常,球還是那樣的球。那天他打得也非常好,我跟他對反手肯定不是上風,覺得有點下風,後面就從中間正手突破的,然後才轉回來點兒。

  國際乒聯:你是打到什麼時候覺得心裏稍微有點兒數了?

  樑靖昆:什麼時候都沒有數,直到最後一分。

  國際乒聯:你是整個過程都沒數嗎?

  樑靖昆:啊!沒數!

  國際乒聯:但是打到最後的時候,你這麼好的身體,己經彎下腰快縮成一團吼了!

  樑靖昆:我想站起來吼,因爲太緊張了,必須得彎下腰來。我記得當時自己在1:2,10:9落後的情況下,當時就想,不能輸,必須要贏。當時沒想那麼多,想的就是要讓教練相信自己,讓自己上場,反正不管怎麼着都要贏下這場比賽。

  國際乒聯:死也要死在場上

  樑靖昆:對!

  國際乒聯:你腦子裏還有分嗎?

  樑靖昆:沒有分了,基本上。

  國際乒聯:就是贏。

  樑靖昆:恩。

  國際乒聯:就是一個球一個球給它贏下來?

  樑靖昆:對,打出那種大比分領先腦子裏才能有分。因爲都是8分9分,就是想一分一分摳吧。反正想打出那種特別大比分領先不可能。

  國際乒聯:教練們表揚你了嗎?

  樑靖昆:反正頂住壓力了嘛,也沒有說表揚,因爲中國隊打球贏了很正常,輸了就不正常了吧。

  (國際乒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