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女排留洋|任凱懿陷入“塞囧” 至今未到目的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21日 05:22   北京新浪網

  2月7日,新浪體育曾獨家報道北京女排隊員任凱懿開啓留洋之旅。原本,爲了能讓任凱懿儘快到隊,對方俱樂部想安排任凱懿從迪拜轉機到貝爾格萊德,然後再從貝爾格萊德入境波蘭。

  但半個月時間過去了,任凱懿還停留在貝爾格萊德。這半個月的時間裏,筆者不止一次問任凱懿是否已經到達了波蘭,得到的回應都是相同——“我還在塞爾維亞。”

  對於何時能拿到簽證、入境波蘭,任凱懿說道:“我還在等着呢,我感覺我可以歐洲深度旅遊一下。”

  今天,女排留洋板塊帶來的第二個故事就是關於任凱懿的“塞囧”。

  2月7日 週五

  7號到了貝爾格萊德後我直接去使館,本來我以爲可以順利拿到簽證,然後8號或9號就能到波蘭,但是在迪拜轉機的時候就延誤了。到這之後使館的工作人員已經下班。只能等到週一、工作日再來。

  2月10日 週一

  從7號到10號這幾天裏,都有當地的聯繫人陪我一起。到了週一,我帶着護照和照片去使館之後,使館的工作人員說我缺少資料,我只能又回酒店。

  晚上地陪給我發了一個網址,是填寫資料的。裏面就是一些關於簽證的資料。因爲可能是工作籤,所以可能比較麻煩。可能是網址有問題,填了四、五次才生成表格。

  2月11日 週二

  週二,我就帶着這些資料又去了使館。

  去使館之前,先去了警察局,開了一個證明,大概是爲了讓我去機場的時候給海關的一個文件。帶着文件和填好的資料去了之後特別順利,錄了指紋,交了簽證費,我以爲沒兩天就能走了。

  2月13日 週四

  等到週四我以爲可以拿到簽證的時候,對方又要求我寫一個自我證明,大概內容就是我上個月一直在國內,沒去過任何地方,身體健康之類的。具體內容我也不記得了。

  這一天,聯繫人覺得我一直這麼耗着也不行,就幫我聯繫了當地的一支隊伍,讓我跟着訓練,保持活動,我當天晚上就去訓練了。

  這期間,聯繫人讓我準備一個收入證明之類的。我的銀行卡在我自己手裏,但要打印流水必須本人去,而且就算可以打印,也是中文。使館的人根本不可能看懂,各種想辦法也沒弄成。最後還是我的經紀人聯繫了我們隊裏的領導,幫我出了一份證明。

  2月17號,週一

  我帶着我已經有的資料去了使館,結果趕上當地的一個節日,使館放假。

  但是陪我的這個人之後幾天要出差。他說我只能第二天自己來交資料,如果還是沒開門,就等一天再來。如果他們要收我的護照就是最好的情況。

  結果當天晚上聯繫人跟我說,明天(週二)早上8點半來接我去使館,說工作人員給他打電話讓他8點50分到使館,可是使館明明10點才上班,他也不知道爲什麼這麼早去。也不知道使館的人怎麼知道那個是他的電話號碼。

  2月18日 週二

  在我和他去了之後,工作人員果然已經在等我們了。

  我把資料交給他之後,他看了半天,把之前收走我的資料全都還回來了。他們倆對話都是塞爾維亞語。我聽不懂。但是聽出了語氣,我就知道沒戲了。

  離開之後我看他情緒低落,我還安慰他說沒事。

  後來他們又想了一個辦法。讓我去土耳其。從土耳其辦簽證。我先準備了一份去土耳其的電子簽證。但是我收到他的消息,說最新的規定,如果我去土耳其需要先進行隔離,所以這個方案還沒實施就覺得不可行。

  現在的情況就是讓我保持活動,然後在這裏等着。他們讓我別急,保持好狀態等着他們的消息就行,別的我也不想多想。雖然聽說在北京的波蘭大使館在本月22號開門,但是他們都覺得我回去太折騰,而且需要隔離,所以在這待着對我來說是最理想的。

  關於訓練:

  每天晚上技術訓練。我是走着去場館的,打車回來。他們有三個訓練地點。訓練很順利,就是有點遠,最遠的場地要走一個多小時。沒有來回打車是因爲貴,但去場館的路上也可以看風景。

  和我一起訓練的不知道算不算俱樂部,應該是興趣的那種,因爲他們沒有工資,她們打得挺好的。

  因爲天津隊的於鋆煒和山東隊的孫汝晗在塞爾維亞的一傢俱樂部打球,他們來這裏購物,我和她們約好見面。之前約好了,本來在週六就能見到,但沒想到週六她們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就約週日。我和她們逛逛吃吃了一天。

  (董正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