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專訪苗利濤:教練出走 赴泰國訓練被阻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1:49   北京新浪網

  疫情當下,東京奧運會取消,不少運動員憧憬着的新年新機遇也隨着大型體育賽事的停擺而消逝。2020對於體育產業來說實在是艱難的一年,對於運動員更甚。

  “北漂拳王”苗利濤也是在艱難中繼續前行的運動員之一。苗利濤之所以被冠以“北漂拳王”的稱號,與他的成長經歷不無關係。苗利濤是洛陽人,從小深受武術氛圍影響。13歲時,苗利濤隻身離開家裏到登封少林寺塔溝武校學習武術,幾年間,他通過努力訓練在學校逐漸嶄露頭角,參加了全國青少年散打比賽,獲取不少實戰經驗。

  2010年,苗利濤從學校畢業,與普通人一樣步入職場。他輾轉在江蘇、浙江、湖北等多地工作,但換了多次工作,苗利濤始終沒有找到人生的方向。

  2015年,苗利濤來到北京,在一家拳館做起了教練。“拳館開在地下室裏,我們吃住也都在地下,條件是比較苦的。”苗利濤說,雖然當時收入微薄,但能打拳,苗利濤也知足了。“在拳館裏當教練的他同時,我接觸到了MMA,也就是綜合格鬥,因爲有散打的功底,我也開始嘗試兼做運動員,並進行了系統的訓練。”剛開始學習MMA時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但苗利濤還是在自己高強度的訓練以及快速適應下,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場比賽。儘管那場比賽輸了,但苗利濤更堅定了自己的重回拳臺的內心。

  很快,苗利濤得到了崛起於亞洲的國際體育IP,ONE冠軍賽的關注,2017年末苗利濤踏上了ONE這個頂級賽事的舞臺,首秀中,苗利濤僅用一個回合,就TKO終結了柬埔寨名將辛·邦斯盧。在KO前ONE草量級世界冠軍德加丹恩之後,苗利濤奠定了自己在這個級別一線選手的地位,成爲最被看好的金腰帶奪取者之一。

  2020年11月16日,已經三連勝的苗利濤在ONE冠軍賽:龍騰歲月中被菲律賓選手傑瑞米·米婭多飛膝KO。這是他職業生涯第一次被KO。

  “訓練”和“團隊”是對苗利濤影響最大的兩個因素。賽前苗利濤所在的拳館因爲種種原因無法繼續擴大規模,館內爲數不多的職業選手也出現流失,苗利濤很難找到高水平陪練。

  有時不得不向其他拳館的兄弟請求幫助。除了缺少合適的陪練,緊隨其後的是教他踢拳的巴西教練離開了,這幾乎讓苗利濤的訓練雪上加霜。“去年的前兩場比賽教練還在,他離開以後,我沒有了站立教練,只能自己練,無法進行鍼對性訓練,賽前一週他從上海飛過來幫我控制體重,一週時間來不及進行系統訓練,這對我影響很大。”

  站立備戰不充分的苗利濤,最終倒在了對手傑瑞米·米婭多的膝擊之下。在經歷過2019年最後一場比賽的失利後,苗利濤反思了許久,最終決定赴泰國潛心訓練,重新開始。

  然而禍不單行,疫情來了。苗利濤原本定了3月13日的機票,但泰國的落地簽在3月12日取消,不止如此,還需要出示核酸檢測等一系列健康證明。苗利濤沒有做好這些準備,被迫取消了泰國訓練計劃。原本苗利濤的第二選擇是在北京訓練,但疫情之下,北京的拳館也全部停業。

  不得已,苗利濤只能繼續留在洛陽,在家附近兄弟開的洛陽巴西柔術學院,和昌鼎職業拳擊俱樂部訓練。“我本來想着2020年衝刺一下,現在疫情以來,所有的計劃都被打亂了。”苗利濤說。

  踢拳教練走了以後,苗利濤身邊還有兩位巴西柔術教練和拳擊教練,苗利濤表示,自己會很珍惜的跟着這兩位教練進行系統訓練。但一旦疫情結束,自己還是會補充踢拳訓練上的短板,繼續去泰國進行高強度的補充訓練。

  “現在沒有比賽安排,有時候心情也會很低落。但只要一訓練,心情就會好很多。不管是身體還是心情,狀態就全出來了。我覺得只要不放棄,就還有希望。”

  或許,這就是“北漂拳王”這個名字的真正意義所在,苗利濤總能在自己的低谷時期找到理由咬牙堅持下去,永遠不放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