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工地裏走出的世界冠軍 江嘉良無悔“人生上半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6日 17:00   北京新浪網

  大家都知道,國乒最不缺的就是世界冠軍;除此之外,國乒還盛產高顏值運動員,出過不少頂級男神,在專業領域業務能力世界頂尖,顏值打敗99.9999……%的普通人類。

  有圖有真相,不因黑白照片顯氣質,原原本本一雙相貌堂堂美男子!

  以前不講這個,運動員們一心爲國爭光,後來時代變了,1995年天津世乒賽孔令輝橫空出世,一時間女球迷鋪天蓋地,整得孔令輝挺納悶:我又不是明星!

  到了這一代,社交媒體更發達,張繼科主動擁抱流量,與迷妹們打成一片。

  往前數20年,有一位世界冠軍,如果生在今天,妥妥的爆款偶像體質——論成績,世界排名第一,兩屆世乒賽單打冠軍;論相貌,濃眉大眼長身玉立;論才藝性格,能歌善舞開朗外向,圈粉so easy!

  資深球友們認出來了吧?國乒80年代的核心球員江嘉良,孔令輝之前的“乒乓王子”。

  孔令輝、張繼科貴爲“大滿貫”,運動成就沒得說,論做明星的潛質,倆人太過鋼鐵直男,孔令輝視顏值爲糞土,不到30腿肚子就胖了三圈,張繼科則是一雙小藍鞋走天下,敢直接配西裝上紅毯。

  江嘉良不僅長得帥,還知道怎麼帥,敢穿會穿衣品滿分,走時尚路線資源應該不會太差。年過50身材還保持得很好,身姿挺拔非常勻稱,方便穿各式靚衫帥到80歲。

  這形象、氣質,帥大叔本叔,扔娛樂圈裏也不違和,憑世界冠軍陽剛氣質還能勝一籌。江嘉良還真和娛樂圈(以前叫文藝圈)有緣,他的夫人吳玉芳是百花影后,論業務能力和走紅程度,孔令輝、張繼科的兩位前任完全不在同一級別。

  過去的美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試想現在有這麼一個體育明星,那得風光成什麼樣?還不得天天上頭條惹得汪峯眼紅紅?江嘉良具備一切在當下年代混得風生水起的特質,可惜他沒有生在現在。

  80年代,中國男乒由盛轉衰,江嘉良的職業生涯同樣是一條高開低走的曲線,曾年少成名風光無限,26歲的年紀幾乎是撤退式地匆匆退役,正卡在男乒衰落的坎上。退役後遠走他鄉,沒有離開過乒乓球,曝光時卻極少與國家隊捆綁在一起。

  1964年,江嘉良出生在廣東中山一個普通的建築工人家庭,父親是個乒乓球愛好者。有人來學校挑苗子,標準很簡單:看眼神靈不靈。天性機敏活潑的江嘉良被挑上了,他說小時候自己“就好表現”。

  開始學打乒乓球后,江嘉良經常到父親工作的工地上挑戰工人叔叔們,大家反應很直接,好球就鼓掌臭球就喝倒彩,這麼一來江嘉良的心理素質倒是鍛煉出來了,以後進了國家隊打世界大賽沒發怵過。

  13歲到了從省體校升省隊的節點,江嘉良還是像從前大大咧咧。直到有一天看到老實巴交的父母站在教練面前,拎着兩隻雞也說不出什麼。

  或是憐恤父母心,或是根本只是給小傢伙一個考驗——當時江嘉良在隊裏已經能贏大自己兩三歲的隊員,教練鬆了口:再考察兩個月,不行就退回市隊。

  退回去基本就沒戲了,江嘉良收斂性子,訓練更刻苦,還主動打掃、撿球、幫大隊員打水。過集體生活,先學會謙虛謹慎聽話服從。

  沒人再說送他回中山,兩年後,他到了北京,成了國乒的一員。1983年世乒賽,19歲的江嘉良參加團體賽,從第一場到決賽,場場打頭炮。他深知一點:要聽教練的話,需要你承擔的時候要站出來。

  1984年男子世界盃奪冠,1985年世乒賽男單封王,才20出頭,江嘉良站上世界之巔。作爲國乒主將,除了訓練和比賽任務,有點什麼“露臉”的活動,也是江嘉良這個主將上,基本原則是服從組織安排,讓上就上。

  1986年一次京城文體聯誼會上,世界冠軍江嘉良與百花影后吳玉芳一見鍾情,結下一生緣分。

  賽場內外,江嘉良達到人生頂峯,這正是中國隊在國際乒壇如日中天的時期。

  外界悄然發生變化,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乒團破土崛起。1987年世乒賽,瑞典男團闖進決賽,0比5不敵中國隊居亞軍。單打賽場,瓦爾德內爾連過滕毅、陳龍燦,決賽中面對衛冕冠軍江嘉良。

  瓦爾德內爾先得一局,被江嘉良連扳兩局。第四局瓦爾德內爾一度20:16領先,江嘉良大膽側身,24:22拿下,成功衛冕。

  比賽結束瞬間,江嘉良痛哭失聲後破涕爲笑,盡情宣泄作爲主將壓力;之後送上飛吻,這是江嘉良個人的表達,這一舉動在當時很是時髦超前,連吳玉芳文藝界的朋友們都大感驚訝。

  只比江嘉良小一歲的瓦爾德內爾初期可沒少被壓着打,待日後封神老瓦仍然對江嘉良正統的直板快攻記憶猶新。輸掉決賽後,瓦爾德內爾在賽後採訪中很沮喪:“我很遺憾,這或許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決賽。”(小夥子,你過慮了……)

  1988年漢城,乒乓球首次進入奧運大家庭,各國高手躍躍欲試,外界看來江嘉良是奪冠大熱門。他自己心裏有不好的預感,那是他的本命年,韓國也並非福地,之前打過三次比賽,一次冠軍沒拿過。

  這不是單純的迷信帶來消極的心理暗示,這位當時最優秀的乒乓球運動員,對自己手中的武器失去了自信。1987年世乒賽雖然贏了,江嘉良心裏清楚,這幾乎是強弩之末,手上那點東西還是老一套,在場上不夠用了。奧運會單雙打比賽,江嘉良顆粒無收。

  該來的總會來,1989年世乒賽男團決賽,中國隊0比5負於瑞典隊,第四盤輸給瓦爾德內爾後,江嘉良躺在場地上久久不能起身,這一個落寞的身影,彷彿是國乒王朝大廈傾倒的象徵縮影。

  作爲時代落幕的第一見證人,江嘉良那一刻的無力、不甘、落寞,足以蓋過年少成名的得意風光,讓他在一個又一個午夜夢回之時驚醒。

  賽場上已然如此,來自外界更大的衝擊從未結束。同年時任世界第一江嘉良受邀到歐洲打表演賽,連輸法國選手蓋亭八局,引起現場觀衆不滿。江嘉良運用一種動作略顯怪異的反手技術,當場被裁判否定,事後外媒更斥責“江嘉良不好好打球”。

  這項不被認可的技術,後來被王皓髮揚光大,正是乒壇名技直板橫打,當時江嘉良剛練習兩個星期,教練還是希望他能再試一試。江嘉良心知肚明,適應新技術至少得一年,這一年就是不斷輸球,把面子都豁出去。自己能不能做到呢?江嘉良不確定。

  卡在是進是退不上不下的當,江嘉良決定退役。踏出國家隊的大門,江嘉良四顧茫然,十幾年從未自主地爲自己做過任何籌謀,恢復“自由身”竟不知何去何從;不太瞭解外面世界的運行規則,也拉不下臉給自己待價而沽。

  有人介紹他去馬來西亞當教練,到了那裏他才發現馬來西亞人更愛打羽毛球,自己拿的那份工資連打國際長途的電話費都不夠。

  初期的心理落差不可避免,不過優秀的人到哪裏都發光,結束職業生涯後江嘉良慢慢做回自己,投身媒體界、商界嘗試更多可能,與妻子攜手相伴享受生活。

  回憶人生的上半場,江嘉良釋然,退役的時候不想在北京待了,後來想想其實“北京是個很好的地方”;談起國家隊的教練更是感恩,幫助他成了世界冠軍,還鼓勵支持他追求吳玉芳,“如果當時教練說不行,我肯定就二話不說放手。能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很感謝教練。”

  無條件的服從,曾經讓江嘉良錯過一個很好的機會,某運動品牌想找一個運動員代言合作創立體育品牌,江嘉良和李寧是候選人。國乒的教練對江嘉良說:不要想太多,要心無雜念。

  很多年後還有人問江嘉良爲什麼放棄了,他沒有後悔可言,選擇一條路就走到底,如果不是聽話,可能13歲那年已經被退回中山,就沒有後來當世界冠軍、娶影后的人生了。

  “乒乓球就是要心無雜念,你多想一點,場上局面就變了。”人生下半場經營得也算不錯,江嘉良始終認爲做什麼都不能和當運動員相比,“當運動員做到了世界上最好,那種成就感做任何事都比不上。”

  本文轉自公衆號:乒乓國球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