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木蘭之志要與鬚眉爭鋒世界 父母打工支撐夢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0:45   北京新浪網

  球桌上的斯諾克世界是五彩繽紛的,球齡7年的白雨露,每天的世界卻是色調單一的。

  她沒有朋友、沒有童年,有的只有將球擊入袋中的成就感。

  不過,她並無怨言。

  在斯諾克發展的數十年軌跡中,男性是這個項目裏的絕對“統治者”,還沒有任何一位女選手能在最頂級職業賽場佔據一席之地。

  但17歲的白雨露想打破歷史。

  她,不想做“第二個潘曉婷”,她只想做能和男選手掰手腕的——“斯諾克女皇”。

  沒朋友的孤獨感

  17歲的白雨露,與同年齡女孩子最大的不同是——她沒有朋友。

  現實不允許她擁有友情。

  小學3年級時,她和父親在東莞看到了前斯諾克職業選手李建兵的招生廣告,慕名而去,從此開始輟學,一頭扎進練球房。

  李建兵還記得2013年1月他第一次見到白雨露的樣子,小丫頭在天還不冷的時候,穿着長袖白衣,扎着小辮子,笑起來很可愛,酒窩翕動。

  在那之前,白雨露已經接觸過斯諾克,不過只是偶爾打一打,沒有系統地學過。

  李建兵印象最深的是,她絲毫不怯場。第一次見老師,白雨露就能有禮有節地做自我介紹。

  “我叫白雨露,白色的白,下雨的雨……。”

  在讓白雨露嘗試了一些基本的擊球后,李建兵沒有多做考慮就收下了這名學生。

  初見時,他並沒有看出白雨露有什麼異於常人的天賦,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態度。2007年7月1日,是他檯球學院正式開張的日子,5年多的時間裏,他從未收過女弟子。

年少時剛剛接觸斯諾克的白雨露年少時剛剛接觸斯諾克的白雨露

  “招收男弟子,我心裏都是沒底的,更何況是一個女學員。”

  但看到白雨露的第一眼,他的好奇感就支撐着他做了一個大膽設想——這個小女孩以後能否成爲世界第一人?

  從正式學球開始,只要非比賽日,白雨露就堅持每天訓練9個小時,過年也只有2到3天的假期。

  在李建兵學院學球的7年間,一開始,她與師兄弟們是同吃同住同練。直到這兩年,因爲來到了花季年紀,爲了避免諸多不便,李建兵只能讓她每天走訓。

  小姑娘需要每天早上6點半起牀,坐一個小時的公交車到學院。晚上練到8點40分,和他爸爸一起坐公交車回家。

  等到家後吃飯、洗漱完就已經10點多,而她10點半就要準時睡覺。

  李建兵說,“她一天基本上沒有自己的時間。”

  白雨露的看法則不同,她每天還能擠出10到20分鐘的時間看看手機,“每天下午訓練前休息的時間,我就能自己支配。”

  每天的這段時間,她會用來看看一個偶像團體的新聞。白雨露喜歡EXO組合,喜歡了4、5年之久。

  “我喜歡這個組合的時候,吳亦凡、鹿晗已經離開了……。”

  這兩年紅火的《青春有你》等綜藝選秀節目,她也會偶爾看上一期,但追不全。一是不感興趣,也因爲沒有時間。

  由於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輟學,她的生活中沒有同學的概念。同門師兄弟衆多,但畢竟男女有別,聊不到深層次去。

白雨露與自己的同門師兄弟白雨露與自己的同門師兄弟

  李建兵說:“她的世界裏,現在只有父母、我,還有師兄弟。”

  週日休息半天的時候,白雨露想換一種節奏,只能拉着母親去逛街。她渴望與年紀相仿的女孩子交朋友,能夠傾聽和傾訴心理話。

  “有時候會感到孤獨,但久而久之,也就適應了。”

  國內學斯諾克的女選手鳳毛麟角,也並沒有專門的女子賽事。每次參加國內男子賽事,白雨露都穿着和男選手一樣的西服。

  站在他們之中,外人很快就能辨別出她的特殊性。

  學院裏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只比她小4歲的女孩子練球,這讓她開心了好幾天,但小女孩練了一個月就離開了學院,她又變成孤身一人。

  白雨露安慰自己,“那個妹妹說,她以後還會來學球的。”

  生活貧困

李建兵與自己的弟子李建兵與自己的弟子 

  白雨露剛進學院時,李建兵開出的學費標準是1個月2000元,包含學費與食宿費。對白雨露的家庭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小數字。

  她的家庭並不富裕。

  她的父母都是從陝西渭南到東莞打工的打工仔。白雨露的母親輾轉在電子廠流水線與肯德基兩處做着短工,因爲有脊椎炎,每個月只有三四千元的進賬。

  而白雨露的父親因爲要陪伴女兒學球,目前沒有固定收入。

  在白雨露剛學球時,李建兵去家訪過。她父母租的房子,需要走過一段泥濘髒亂的小路後,才能到達。

  “就是農民房。一個房東自己住幾層,剩下幾層分租給打工的人,走的樓梯都是不一樣的。”

  原來白雨露租的房子客廳裏有一張破舊的二手球桌,是父親爲了方便女兒練球買的。

  白雨露記得,當時這張球桌要花費一兩千元,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後來,因爲每天往返家與學院,他們只能搬家。而新租的房子客廳太小,放不下球桌,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捨棄。

  學院裏有的孩子家境優渥,一個月零用錢好幾千元。而白雨露很少有零花錢,難得會買一根雪糕吃。

  他們全家的吃穿用度也都是節儉的。李建兵說,他們家一週也吃不了三次肉。

  現在的房子,白雨露有了一個小單間。李建兵去過,覺得裝飾太過簡單,一點也不像這個年紀女孩子的“閨房”。

  一張牀和幾個陳舊的二手傢俱,只有放在角落的幾個玩偶能顯示房間主人的性別,而那幾個玩偶也都是別人送的。

  李建兵回憶,白雨露拿到過獎金最高的一次比賽是2018年亞洲女子邀請賽。她得到冠軍,拿到手的冠軍獎金有八九千元。

  根據事先簽好的協議,白雨露所賺得的比賽獎金要分成給李建兵。但後者讓妻子把這些錢兌換成差不多價值的衣服,送給了白雨露。

  “我知道她捨不得花錢給自己買好衣服。”

  在所有衣物中,白雨露最喜歡的就是一雙VANS的板鞋,這是她迄今爲止的最高消費——500多元。還有一條價值四五百元的黑色長褲,但又是別人送的。

  她只有兩條裙子,基本上不會穿,“訓練的時候我不會穿裙子。”

  她還買過口紅,不過只是爲了應付賽前在公開場合的亮相。

  李建兵記得,弟子會塗淡淡的口紅,打上粉底後,看起來會更精神。但李建兵一直認定,白雨露不太會化妝,也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

白雨露接受媒體採訪白雨露接受媒體採訪 

  之前,李建兵通過個人關係,爲白雨露找了一個贊助商。這個簽到2029年的商業合同上承諾,每年會給白雨露提供10萬元的參賽專項資金。

  在女子比賽數量少,男子比賽又打不了幾輪、獎金稀薄的情況下,這個贊助爲他們的家庭減輕了很多經濟負擔。

  據李建兵瞭解,白雨露這兩年每年能賺6萬元左右,加上母親的工資,再減去必要開銷,這個家庭每年能存2到3萬元。

  雖然白雨露與她家人從未向自己表達過,但李建兵知道,她們希望通過白雨露的斯諾克之路,改變家庭的命運。

  只是,從2013年1月系統學球至今,白雨露尚未能實現這一願望。

  李建兵坦言,“他們家的生活質量還是最普通的那種,就比農民工要好一點點。”

  命運的安排

  交了3年的學費後,白雨露成爲了李建兵檯球學院的簽約球員。

  一紙合約,可以免去白雨露的學費、食宿費,李建兵則可以享有白雨露的經紀約。

  他看重白雨露未來的商業價值,並認爲她能在斯諾克的領域裏爲女選手開闢出新的路。

  早年間,李建兵在國內斯諾克界還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他說自己在1998年左右成爲了繼郭華後,國內第二個打職業賽的選手。

  “那一年我參賽交了600英鎊,當時的匯率摺合成人民幣要8000元。”

  90年代,斯諾克進入國內後,就成爲了檯球界的“貴族”。

  彼時,作爲斯諾克選手,想在一個月內賺1萬元並不是難事。李建兵常會在訓練之餘陪客人打球。

  “打一局對方會給你多少錢,其實他們根本打不過你,只是在享受這個過程。”

  職業生涯的好光景沒過幾年。

李建兵的職業生涯曾走到窮途末路李建兵的職業生涯曾走到窮途末路  

  2003年、04年左右,還沒等到丁俊暉拿到排名賽冠軍,引爆國內的斯諾克熱情,李建兵的職業生涯就走到了窮途末路。

  那個時候,國內的斯諾克賽事還不規範,擺放在李建兵面前的機會太多,但陷阱也多。

  沒能以斯諾克選手的身份聞名遐邇,他希望自己能換一種角色彌補遺憾,而白雨露就是他的希望。

  在生活上,他將白雨露視如己出,讓自己兩個兒子管她叫姐姐。在學院裏,萬綠叢中一點紅的白雨露可以享有特權,師兄弟敬她,對她說話也是規規矩矩的。

  但在訓練中,他卻對白雨露要求甚嚴,雖然不像對其他男學員那樣會抽小鞭子,以示警戒,但白雨露也曾有數次被他訓哭。

  李建兵記得,有一年帶白雨露去印度打比賽。她在一場比賽中,出現鬥志不足的情況,輸給了實力不如自己的選手。

  李建兵在陌生環境中沒剋制住怒火,劈頭蓋臉地問白雨露:“這就是你承載一個家庭希望的表現嗎?”

  還有一次,他帶白雨露去土耳其參加IBSF女子世錦賽。

白雨露與師傅李建兵白雨露與師傅李建兵

  在小組賽中,白雨露的實力是最強的,賽事單杆前三的最高分都是由她創造的。但在16進8的比賽中,白雨露又一次成爲了爆冷的對象。

  “那場比賽我在打男子組比賽,就沒在現場盯着她。結果,人家實力比她最起碼低一個檔次的,就用‘小刀子割肉’的方式一點點拿分,把她打崩潰了。”

  輸了比賽的白雨露跑到廁所裏痛哭了一場,走到李建兵面前時,眼睛還紅着。

  李建兵這次沒訓她,只是問她:“你不遠萬里來到這裏打比賽,是賽事最強的選手,單杆最高分前三杆都是你打出的,你打這麼多高分單杆有什麼用?站在領獎臺上的又不是你。”

  其實,李建兵也不捨得罵愛徒。他腦子裏常反覆播放一個畫面——前幾年帶白雨露出門打國內的男子比賽,認識的朋友問他,“你爲什麼不讓她去發展9球或中式檯球?”

  第一次這麼被問,李建兵心裏難免會反感,“白雨露哪裏差了?”

  後來被問得多了,他也釋然了。“沒有人相信白雨露能打出來,那我就想挑戰一下這個目標,我相信她能撬動‘地球’。”

  “如果她能打進斯諾克職業賽,這個成就不亞於丁俊暉拿到世錦賽冠軍。”

  女子第一人

  李建兵曾對白雨露說,“你要把自己想像成一隻蜘蛛。”

  在前者看來,斯諾克選手就是會織網的“蜘蛛”。要打好斯諾克,需要不同維度的能力,要細心,要有縝密的邏輯判斷能力。

  “不僅是2維的,還有3維的。要在自己織的網中能夠走出來才可以。”

  他曾毫不避諱地在她父母前面說,三年級就輟學的白雨露缺乏知識的積累,這影響了她對斯諾克的理解。

  “如果她能多讀一些書,可能失誤就會少一些,她就能在比賽中做可能性的推算。”

  不過他堅持認爲,愛徒在這個方面可以靠經驗去彌補。基於這一點,他認爲斯諾克世界裏,女子不一定不如男。

  他並不期待白雨露現在就能戰勝職業男選手,但卻認爲有一種可能性——有朝一日,白雨露能以職業選手的身份在職業賽場與男選手同臺競技。

白雨露與男選手同臺競技白雨露與男選手同臺競技  

  此前,雖然有女選手出現在過職業賽場,但或持外卡,或是各種方式的特別邀請。

  “這對我的教學也是一種挑戰,但我認爲白雨露能做到。之前還沒有女選手實現過,很多人覺得女選手不太可能能做到這一點。我從事教學這麼多年,一直在研究運動的發展軌跡,斯諾克領域中力量和速度不是占主導地位的。”

  “我認爲處理球是一種智慧,只要增加經驗,女選手就能彌補與男選手之間的差距。”

  李建兵說,就目前世界範圍裏的女子選手來說,白雨露的實力已經算在頂尖行列。之前在女子臺壇赫赫有名的埃文斯、吳安儀與阿明,現在都無法在與白雨露的對抗中佔據上風。

  “白雨露已經拿到了世青賽冠軍,她還差一個世錦賽冠軍,就能真正地成爲世界女子第一人。”

  值得一提的是,白雨露拿到的女子世青賽冠軍,是中國選手第一次在此項賽事中奪冠。此外,她還與石春俠合作,拿到了IBSF世界女子團體冠軍。

白雨露與石春俠合作拿到IBSF冠軍白雨露與石春俠合作拿到IBSF冠軍

  在與男選手的對抗中,17歲的白雨露也能做到“有勝有負”。她曾在中巡賽中打進32強,在中青賽也2次進過前8。

  李建兵透露,白雨露現在的實力與國內沒有拿到職業資格的男選手相差不多。比如他們學院這個賽季剛拿到職業資格的趙劍波,白雨露就能在和他的對抗中勝率達到5成。

  但與職業選手相比,現在的白雨露還相去甚遠。

  這段時間,白雨露在蘇州與曹宇鵬一起訓練。平日的訓練賽中,如果雙方從同一起跑線出發,白雨露在10局中只能贏2局;但如果曹宇鵬讓50分,白雨露就有機會與對手形成對峙的局面。

  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白雨露將自己未來的鴻鵠之志鋪陳開來。

  “先做到女子世界第一,然後去英國,希望能在職業賽場和男選手較量。”

  而李建兵對弟子的期待也是一樣,他不希望弟子做“第二個潘曉婷”,而是希望外界能記住“白雨露”。

  白雨露將自己的未來前景與整個項目的意義聯繫在了一起,“現在還沒有女選手去打斯諾克職業賽,我想去實現這一幕,推動女子斯諾克的發展。”

  根據李建兵的計劃,他希望白雨露能在2022年去闖蕩Qschool,通過這個比賽去取得職業資格。

  李建兵試想過,如果白雨露沒有遇到斯諾克,也許她此時正在念高三,再過數年,也許會嫁人,過普通的一生。

白雨露過生日白雨露過生日

  但遇到斯諾克後,她的命運軌跡發生了改變,她有機會通過斯諾克改變家庭的經濟條件。

  今年7月,在白雨露17歲生日那一天,李建兵給她準備了一個白色鮮奶蛋糕。蛋糕上點綴着數顆“珍寶”,還有一個戴着翅膀的“小仙女”,斜坐在蛋糕上,像是徜徉在喜慶的氛圍中。

  這個生日蛋糕上,沒有表示年齡的蠟燭,卻有着醒目的斯諾克終極目標——“147”。

  就連生日的這一天,檯球——也還是她的全部。

  (董正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