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飛人們,能否在東京的沙坑上帶來驚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01:09   北京新浪網

  在前輩朱建華拿到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男子跳高銅牌後(也是中國田徑第一枚奧運會獎牌),男子田賽選手就再也未站上五環領獎臺。

  2014年,一個叫李金哲的25歲青年引起了外界的關注,他在一年先後實現了三次壯舉。

  先是以8米23的成績拿到室內世錦賽亞軍;之後以8米40的成績打破了塵封17年之久的全國紀錄;下半年,他又在亞運會中取得了金牌。

  在李金哲的帶動下,跟在他身後的幾位年輕選手也意氣風發,集體衝過了8米10的關口。

  一時間,中國跳遠成爲了僅次於美國的集團軍式人才大國。

  他們這批孩子讓國人看到了希望。 

  不過,當王嘉男在2015年的北京世錦賽拿到銅牌後,5年過去了,中國男子跳遠再也沒能實現新的突破。

  唾手可得卻又得不到的感覺,讓人難受得像被撓癢癢。

  9月16日開始的全國田徑錦標賽,王嘉男與黃常洲再次大放異彩,分別跳出了8米36的今年世界最佳,與8米33的個人最佳。

  他們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均表示,中國男子跳遠在世界大賽中拿獎牌並非難事。

  隔靴搔癢的處境終於要過去了麼?他們能衝破瓶頸嗎?

  狀態起伏在所難免

王嘉男曾在世錦賽拿到獎牌王嘉男曾在世錦賽拿到獎牌  

  王嘉男在19歲時,就在2015年世錦賽中跳出了8米18的成績。這是亞洲選手第一次在世錦賽中,拿到這個項目的獎牌。

  緊接着,於1998年出生的石雨豪進入衆人視野。他在2016年全國青年錦標賽中以8米30的成績奪冠,刷新了當時該項目的亞洲青年紀錄。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當天的6跳中有5跳成績超過8米。

  2018年是石雨豪悲喜交加的一年。他先是在室內世錦賽中成爲隊中唯一一位晉級決賽的選手,之後跳出8米12,名列第5。

  在鑽石聯賽上海站中,他在第2跳中跳出了8米43的成績。但也是這次比賽的最後一跳讓他受傷,整整離開賽場2年。

  今年全國錦標賽,石雨豪回到賽場,因爲經歷了左腳換右腳起跳,他並沒有直接報名參加跳遠比賽,而是參加了男子100米,跑出了10秒58,名列第10位。

  在場邊觀看了男子跳遠決賽的他,半開玩笑地對媒體說,“這次比賽很不錯,有2個人跳了超過8米3,在國內比較中是比較少見的,要是我參加了,就有三個人了。”

  這話足以證明他對自己的自信。

  相比之下,於1994年出生的高興龍戰績黯淡了一些,沒有在正式比賽中跳出過超過8米20的成績。

  他5年前曾在北京世錦賽中名列第4(8米14),第二年也參加了里約奧運會。

  2017年全運會,高興龍以8米18拿到了亞軍。

  這個集團人才羣中,不能忽視的還有張耀廣,他在2019年瑞士挑戰賽中跳出了8米25的成績奪冠,也成爲了隊中第一個東京奧運會達標之人。

  最讓人感到遺憾的是李金哲。

中國跳遠領軍人物李金哲中國跳遠領軍人物李金哲 

  王嘉男對新浪體育說,自己在2013年後逐漸起勢,要感謝哲哥,“一個項目要有一個‘領頭羊’,他就是那個角色,小隊員就是跟在他身後踏踏實實地訓練。”

  是他讓國人開始瞭解這個項目。

  但有些悲情色彩的是,在職業生涯的黃金年齡,李金哲因爲誤服瘦肉精遭受處罰,錯過了里約奧運會,之後黯然退役。

  此前的2012年倫敦奧運會,他只跳出了7米77,沒能進入決賽。

  這次在全國錦標賽中拿到冠軍與亞軍的王嘉男與黃常洲,應該是這兩年國內男子跳遠的佼佼者。

  王嘉男實際上從2015年起就開始扛起大旗,里約奧運會,他也是中國唯一進入決賽之人。

  在決賽中,他以8米17最後名列第5。

王嘉男成爲中國跳遠的新領頭羊王嘉男成爲中國跳遠的新領頭羊  

  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王嘉男以8米24打破賽會紀錄奪冠。隨後他在全國冠軍賽中跳出了8米47,追平了李金哲保持的全國紀錄,當之無愧地成了中國跳遠的新領頭羊。

  現在看來,若非王嘉男在2016年與2017年先後進行了左、右膝蓋的手術,他完成這一步的時間或許會更早。

  “手術過後,需要很多時間去恢復。”一切都要重新打底,再爬坡來過。

  2019年世錦賽,王嘉男又是隊中唯一晉級決賽的選手,他在強敵環伺的情況下跳出了8米20,名列第六位。

  回想起那次比賽,王嘉男體會深刻,他對新浪體育坦承,那次比賽賽前,他與教練的溝通出現偏差,導致他的訓練出現了問題,狀態非常差。

  “本來感覺比完賽要灰頭土臉地回去了。”那次比賽是在沒有狀態的情況下,用信念完成的,“進了決賽,像撿回了一條命。”

  “雖然完成了隊伍給我的任務(隊裏男子田賽唯一進決賽之人),但卻沒完成自己定的目標。”

  不過,也正是這次多哈之旅帶給他信心,“(我發現)原來就算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能靠自己的能力進決賽,這對我的實力也是一種肯定。”

  和王嘉男差不多,黃常洲這幾年的職業生涯也是沉浮不定,其中多個年份他都站在谷底。

黃常洲黃常洲 

  印象最深的還是2015年。

  “那一年我的狀態非常好,但因爲沒有經驗,在選拔賽中出現犯規,沒有表現好,結果失去了北京世錦賽參賽資格。”

  東京奧運會推遲到明年進行,也意外地給黃常洲提供了便利條件,“因爲我在2019年年底換教練,技術才穩定下來,現在還是有瑕疵。”

  這次比賽,黃常洲雖然創造了個人最佳,但他通過回看慢鏡頭還是發現了技術漏洞。

  “整個過程雖然看起來是完美的,但我知道在空中的最後一步和收腿的銜接還不夠連貫。”

  這些年,他與王嘉男的關係既是齊頭並進,也是互相追趕。

  “跳遠對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我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跳遠,除了吃飯和睡覺,基本上都是和跳遠有關。”他每天會翻出現任教練當年的跳遠視頻來看,倒退、快進,思維跟着指尖一起轉動着,“直到破解了這個動作才可以。”

  今年疫情期間,他發現自己悄然之間性子更穩了,不再像以前那樣情緒化、暴躁,“把跳遠從職業變成了喜好,今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已經26歲了,也應該成熟了。”

  外教的作用不容忽視

中國田徑隊外教蘭迪-亨廷頓中國田徑隊外教蘭迪-亨廷頓

  說到男子跳遠,離不開外教蘭迪。他從2013年11月開始執教李金哲、王嘉男等人,能夠成爲他的弟子是一份榮幸。

  因爲他曾經帶過世界紀錄保持者邁克-鮑威爾。

  算起來,王嘉男與蘭迪的合作已經將有7年之久,是國內現役選手中與外教合作時間最長之人。

  田徑在體育領域中算是教學相對自由的項目。運動員隨着年齡的增長,會存在不同時段需要磨練提升不同技術的情況,因此不同風格的教練或外教能夠帶給他們不同的幫助。

  田管中心與田協的領導深諳運動員的特性並非固定不定的道理,給予了他們自己選擇教練的權利。

  不過,這次在全國錦標賽5次過了8米23的黃常州對訓練持有不同的觀點與理念,所以在他表示希望和蘭迪分手之後,田管中心與田協也給予了通行證。

  現在的黃常洲,師從西班牙籍(原國籍古巴)的教練伊萬-佩德羅索。

  後者曾是歷史上最優秀的男子跳遠選手之一,在2000年悉尼奧運會拿到過金牌並實現過世錦賽三連冠。

  他曾在1995年的泛美運動會中,跳出過超越人類極限的9米03,可惜那個紀錄被判定犯規,沒能成爲世界上第一個超越9米的人。

伊萬-佩德羅索伊萬-佩德羅索  

  黃常洲認爲,自己在全國錦標賽上能夠突破個人最佳,與新教練不無關係。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黃常洲便跟着佩德羅索在歐洲進行了4個月時間的拉練。但由於疫情的關係,他不得不回到了國內,今年上半年一直是通過與新教練的線上交流,調整自己的訓練模式。

  黃常洲認爲他選擇佩德羅索,是因爲適合自己,“我們都是技術型選手。我和他對技術的理解、項目的理念和想法有很多共同點。”

  在線上交流時,佩德羅索會幫他制定訓練計劃,但沒有讓他練新技術。

  “他只希望我能夠把以前跟着他訓練時學到的東西用出來。”

  當然,教與學還是面對面的方式更直接,黃常洲坦言,“這次比賽跳出的成績,算是前一段訓練後比較好的結果,但我認爲,如果他能當面指導我的訓練,我的表現會更好。”

  在他看來,教練通過錄像觀看弟子的訓練細節並不能達到最佳的訓練效果,比起當場提醒當場改進,效率要差得多。但目前情況下,這也是無奈之舉。

  黃常洲認爲自己在經歷幾任外教後,成爲了一個“中西結合體”。

  他跟隨過美國籍教練蘭迪訓練,認爲前者對他的速度有很多的幫助;在經歷古巴籍教練的指導後,他說自己的高度方面有了長進。

  不過他認爲中國教練們教的東西,也不能抹殺,“我們也一直跟着中方教練練,我覺得我們的技術相對來說比國外運動員容易做得更好。”

  相比之下,王嘉男幸運得多。疫情期間,蘭迪並沒有回國,而是留在國內,一直指導王嘉男提升。

  在快7年時間的合作過程中,王嘉男最感謝蘭迪的是理解。

  “我在性格與訓練的理念方面和他很融洽。”王嘉男說,他性格比較直接,在某一個時間點,如果覺得某一項訓練內容不太適合自己,不太想練,他會反饋給蘭迪,“可能別的外教會覺得你不聽話,接受不了這一點,但他能尊重我的想法。”

  距離世界前三還有多遠

  在跳遠的領域裏,毫釐必爭。

  誰也不會否認中國男子跳遠在現今世界範圍裏排在前列。黃常洲說,現在隊伍整體實力暫列第三位,“前兩名是美國隊與古巴隊。”

  當然,他也意識到了日本隊的進步。

  “這兩年日本選手進步很明顯,但與我們相比的話,他們的穩定性沒我們好。”

  事實上,在2019年亞錦賽中,日本選手橋岡優輝就曾戰勝過黃常洲與張耀廣。賽後,張耀廣在接受採訪時坦言:“雖然錯失金牌不算什麼大事,不是亞運會,也不是東京奧運會,但輸給日本選手太不應該了。”

  這些年,國內選手時常會有一些不錯的表現,跳到8米30以上也不在少數,但爲何在2015年世錦賽後,男子跳遠就再也沒有在世界大賽中進入過前三?

日本選手橋岡優輝日本選手橋岡優輝 

  男子跳遠終究還只是能做前八的“常客”嗎?對此,王嘉男與黃常洲的看法相同,他們都認爲,中國男子跳遠現在已經完全有能力跳上領獎臺。

  王嘉男說道:“我不贊同認爲我們進世界大賽前三很難這句話,我覺得不是很難。”

  他認爲自己的結論並非空口說白話,“你把我們這幾個人個人最佳與每次世界大賽前三的成績做一些對比,就可以推斷出這個結論。”

  筆者統計了2015年世錦賽、2016年裏約奧運會、2017年世錦賽、2018年室內世錦賽與2019年世錦賽六次世界大賽前三的成績。具體如下:

  2015年世錦賽

  冠軍:英國選手 魯瑟福德 8米41;亞軍:澳大利亞選手 拉皮爾雷 8米24;季軍:王嘉男 8米18

  2016年裏約

  冠軍:美國選手亨德森 8米38;亞軍:南非選手曼永加 8米37;季軍:英國選手魯瑟福德8米29;第5:王嘉男 8米17

  2017年世錦賽

  冠軍:南非選手曼永加 8米48;亞軍:美國選手勞森 8米44;季軍:南非選手薩邁爾8米32;第6:石雨豪 8米23;第7:王嘉男7 8米23

  2018年室內世錦賽

  冠軍:古巴選手埃徹瓦里亞 8米46;亞軍:南非曼永加 8米44 季軍:美國選手丹尼 8米42;第5:石雨豪 8米12

  2019年世錦賽

  冠軍:牙買加選手加雷 8米69;亞軍:美國選手亨德森 8米39;季軍:古巴選手埃徹瓦里亞 8米34;第6:王嘉男 8米20

  那麼,如果不考慮其他因素,只將幾位選手的個人最佳成績與這6次世界大賽的前三名成績作比較,可以得出的結論是:王嘉男的個人最佳8米47,放在任何一場世界大賽中都可以進入前三。

  石雨豪的8米46也是同樣的情況;黃常州的8米33在里約奧運會都能進入前三,15和17年世錦賽也是如此。

軍運會賽場上的黃常洲與王嘉男軍運會賽場上的黃常洲與王嘉男  

  從這一點來看,王嘉男說得並沒有錯。

  但體育比賽不允許有假設,筆者追問:“爲什麼大家的最佳成績都是世界前三,但卻不能在世界大賽中表現出這個水準?”

  無緣北京世錦賽的黃常洲在看臺上觀看了整場比賽。

  那場比賽,除了王嘉男拿到季軍之外,高興龍與李金哲也分別名列第4、第5。

  但黃常洲回憶道:“我的隊友事實上都沒能展現出訓練時的最好狀態,當時他們在訓練中都能跳出超過8米20的成績。”

  王嘉男分析道:“跳遠比賽本來就具有偶然性,像2019年世錦賽冠軍,他在資格賽中還排在我後面一位。”

  他認爲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國內選手的表現還不夠穩定,“很多人在世界大賽中不說跳出最好成績,就算連第二、第三好成績也跳不出來,還是因爲我們在發揮實力方面表現得還不夠穩定。臨場發揮很重要,心態方面也與世界高手有差距。”

  幾個方面總結下來,王嘉男一言以蔽之:“還是實力不足。”

  但好的一面是,在歷經幾年的磨練後,黃常洲、王嘉男與石雨豪都逐漸成熟,只要能在訓練方面不出問題,他們完全有能力在明年的奧運會中衝擊獎牌。

  希望這次在上虞的比賽是一個好的起點,男子跳遠也該到了百花齊放的最美時刻。

  (董正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