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體育因體能測試連上熱搜 聽聽親歷者們怎麼說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9日 01:25   北京新浪網

  “沒(測試)數據就不發津貼了⋯⋯各支隊伍(沒辦法)只能重視去做了。”

  “沒有一個參加全國拳擊錦標賽測試第一名的人,最後拿到了冠軍!”

  “我們腳上都沒韌帶⋯⋯游泳運動員,本來腳腕就軟,練跑步的話,我的腳腕會受傷。”

  9月26日在青島開賽的全國游泳錦標賽——以另類的原因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餘賀新和王簡嘉禾在預賽中分別打破了男子50米全國紀錄和女子1500米亞洲紀錄,卻因爲一個新鮮事物——“體能測試”被擋在了決賽之外。

  同樣無緣決賽的,還有在預賽中排名第一的傅園慧。

  由於名將們的意外淘汰,讓總局推行的這個“體能測試”站在了風口浪尖。

  其實早在這之前,象棋聯賽搞體測准入,就已經在外界引起過爭議。

  到底是怎麼回事?

  新浪體育進行了多方信息收集,並一再表示將匿名發佈後,終於從不同項目的十幾名運動員那裏瞭解到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實際上,這是總局辦公廳下達的一個名爲《體育總局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強化基礎體能訓練惡補體能短板的通知》的文件,所導致的結果。

  該《通知》要求:“體能是運動員競技能力的重要基礎,強化體能訓練不僅可以提高運動員身體素質,爲‘能征善戰’奠定堅實基礎,更能夠錘鍊運動員意志品質,鍛造頑強拼搏、永不言敗的優良作風。”

  其實在中國歷史上,有過諸多這類通知,大方向和初衷是好的,但是很多時候,在實際操作中卻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偏差。

  菲爾普斯能得第幾?

  全國游泳錦標賽將體能測試作爲淘汰機制這一點,最令人詬病。

  預賽前16強進行體測,淘汰8人進決賽。

  餘賀新和傅園慧在無緣決賽接受採訪時,都只能顧左右而言其他。

  王簡嘉禾性子耿直,說到了根本之處,“我們也不是不重視體能,但不能成爲決定性的東西,這次以體能來定前八,還是稍微欠缺一點(公允)。”

  搞體能測試,無非是想督促運動員們刻苦訓練。但是以3000米跑來決定游泳選手的耐力和是否能進決賽,讓人充滿困惑。

  具備奪牌實力的男運動員A,因爲體能得分不夠被擋在決賽門外。在從省隊出發前往青島時,他就猜到了這次旅程的“命運”。

  A對新浪體育說:“我就是來遊一下預賽的。”他的預賽成績不錯,讓教練眼前一亮,欣喜不已,但是隨後就因爲體能測試被刷了下來。

  “我在游泳池裏就比幾十秒或者1分鐘,卻讓我跑3000米。”

  他不理解爲何注重爆發力的短距離游泳選手,也需要中長距離的耐力。

  熟悉游泳的人都知道,游泳運動員長期泡在水裏,他們身體的關節比普通人都要“脆弱”一點。

  爲了不讓他們腳腕、手腕受傷,教練甚至會明令禁止游泳運動員在訓練之餘打籃球和踢足球。

  A選手此前從未進行過大量的跑步訓練,他說自己生活中走路就容易崴腳。

  “崴多了,就沒有韌帶了,更別說跑步。游泳運動員,本來腳腕就軟,練跑步的話,我的腳腕會受傷。”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最耀眼的明星非菲爾普斯莫屬。

  當時關於他最著名的一篇新聞是《水中超人陸上不及常人 菲爾普斯走路竟時刻會摔跤》。

  菲爾普斯跑3000米,能夠格成爲國際級運動健將麼?

  體測的項目中,A在其他項目得分不錯,就是3000米被拉開了差距。

  “我盡全力也只能得到4分,那6分對我來說太難了。”

  B選手的關注點是,游泳項目男、女選手竟然面對同樣的標準進行體測。

  “30米跑,男、女選手都是4秒5滿分。你說男、女選手能一樣快嗎?核心靜立也是男、女選手一樣時間滿分。

  “奧運會達標項目,臥推、深蹲,男、女選手都是體重1.2倍滿分,你說男、女選手的力量自重能一樣嗎?”

  她承認體能的重要性,但也認爲特定的項目不能忽視特殊性。

  在她看來,游泳就是特殊的項目,她在水中是“魚”,“在陸地上就是‘殘廢’。”

  她也對3000米的設定很是不解,認爲太多的力量訓練和跑步,會對游泳選手的肌肉與水感造成影響。

  B說:“你陸地上練力量練得特別好,在水裏根本沒用的。”打個比方,游泳選手的天賦定義爲“水感”,“同樣體重的兩人,A在水中的浮力好,那麼他的水性就要好於B。”

  這看起來是個物理問題。不過這樣一來的話,出於公平起見,以後體測前,是否需要請體科所的人給運動員測個骨密度呢?

  B接着說:“跑步跑得快,水裏打腿肯定會受到影響,因爲我們要腳腕軟,但跑步需要腳腕硬。”

  來到賽地後,她問了一圈其他隊的選手。問下來才知道,不止她一個人,其他很多選手也出現了因爲跑步造成膝蓋疼、腰疼、小腿疼的情況。

  “因爲我們從小專業訓練游泳的,沒有跑步的肌肉組織,一下子跑那麼多,很容易受傷。”

  世錦賽冠軍也被刷掉了

  由於疫情的原因,上半年國內和國外的比賽都停止了。因此這段時間隨着國內疫情的減輕,各個項目都在扎堆恢復賽事。

  結果無一例外,每個項目的比賽都需要先進行體能測試,就連一些棋類比賽也需要。

  比如2020年象棋甲級聯賽,也首次引入了體能測試。

  象甲聯賽的《體能達標一覽表》顯示,運動員根據年齡被劃分爲5組,耐力類別45歲以下運動員要測試的是1000米/800米跑,45歲以上運動員測試的是3000米快走。

  力量類別的測試也根據年齡設置了立定跳遠和擲實心球兩種項目,而70歲以上的運動員可以不用參加這些測試。

  不過這些測試,還是讓40歲往上的中老年象棋大師們有些吃不消。

  當年比賽帶着氧氣瓶的聶衛平如果也碰到這個政策,估計中日圍棋擂臺賽就不會有開門三連霸,也不會有什麼棋聖了。

  作爲基礎大項,田徑是所有比賽項目中體測最累的,要測10個項目。

葛曼棋葛曼棋

  在上虞進行的全國田徑錦標賽,也是先讓運動員們測試了體能。

  通過成績表,我們可以看到女子短跑的幾位名將體能成績都較高。像100米冠軍葛曼棋,體能得分爲82分,同樣得分的還有國家隊4*100米的另兩位成員孔令微與樑小靜。

  因此,體能對她們參加競賽沒有產生任何阻礙。

  但男子短跑選手的體能得分就差了一些。

  正在職業生涯成熟期的謝震業(27歲)只有73分,24歲的許周政只有74分。

  同爲24歲的莫有雪75分,吳智強76分。而一名選手在體脂的這項測試中,甚至吃了鴨蛋。

  當下中國田徑的第一名將蘇炳添缺席了全錦賽,有媒體報道說,他並非是因爲體能不過關,而是個人原因。

  根據此前蘇炳添在微博上的講述,他3000米跑的成績爲13分38秒。

蘇炳添與隊友長跑中蘇炳添與隊友長跑中

  這個成績即便在擊劍體測中,也只能得到很低的分數(參考本文後面擊劍女子重劍選手的成績)。

  田徑C選手對新浪體育解釋了爲何女選手的體能得分普遍高於男選手。

  “有幾個項目男選手和女選手標準不一樣,比如引體向上,男選手不可以借力,女選手可以借力,可以搖擺。”

  在田徑賽場,室內世錦賽三級跳冠軍董斌,被悄然淘汰出局。

  此外,擁有正式比賽資格,但由於預賽體能分過低未能晉級決賽的選手有16人;而沒有參賽資格,卻因爲體能測試成績而躋身前三的運動員,卻多達5人。

  田徑比賽靠基礎體能測試,奪取了獎牌。

  壘球也有故事

  也是在上週,於貴州開始的壘球全國錦標賽共有9支隊伍報名,參賽選手們要測試9項體能。

  項目分別是:(基礎體能、全體測試)立定跳遠、反手曲臂懸垂、背脊耐力、腹肌耐力、5-10-5靈敏性測試、3000米跑;(專項體能、全體測試)二類跑;(專項體能、場員測試)立柱打遠、上手擲遠;(專項體能、投手測試)球速、下手擲遠。

  競賽規則爲:在9月27日、28日進行兩天的體能測試後,在29日開始進行競賽,先用單循環決出大排名,第9名直接淘汰。

  隨後,留下的前8進入第二階段,但是不是再打循環,而是根據隊伍體能總分排名,直接決出前8的具體名次。

  體能總分的第1到第4,直接進入四強打佩寄制,決冠軍和亞軍以及兩個並列第三;體能測試第5到第8的隊伍則只能去打第5-8名排位賽。

  這就造成了一個怪現象:只要在體能測試中排在前四,在第一階段就是比賽打了第8,也能根據規則最差拿到銅牌。

  匿名的D運動員對新浪體育說:“看了這個規則後,所有隊伍都在爭體能測試的前兩名,因爲前兩名只要進入第二階段,打佩寄制就佔了大便宜。”

  “各隊都是年輕選手報名,因爲年輕選手體能成績肯定會更好。而各隊的老將都不報名參賽了,就只是來到比賽地,在場邊來當看客了。”

  衆所周知,棒壘球這種項目的規則極端複雜,實戰積累的經驗非常重要。所以老隊員的防守經驗和意識相當關鍵,世界上打到40歲的棒球明星比比皆是。

  D運動員本來算是老將了,但還是讓隊裏給自己報了名,“我們隊是湊了18個人來的,我不打都湊不夠人,還好我的專項能力可以賺一點得分,可以彌補體能差。”

  讓隊員們爲難的是,因爲這次比賽數據不設上限,增加了她們賺分的難度。

  比如腹肌耐力,總局給出的數據是達到多少時間,可以拿到這個項目的滿分。但具體比賽實施的規則是:162名運動員,誰的耐力時間最長就能得分第一。

  D說:“我們所有運動員都快瘋了。”

  順便提一下,這個比賽方式,很適合綜藝節目或者美國真人秀《倖存者》。

  老將:這是想強制淘汰我們

  對了,還有不怎麼爲外界所知的全國擊劍冠軍賽。

  比起其他項目來,身高臂長的擊劍選手們,只測試5項。分別爲縱跳高度、坐位前屈、30米短跑、3000米跑、引體向上、30米雙飛跳繩(後兩項二選一)。

  體測後,2019年世錦賽女重團體冠軍成員林聲、孫一文與朱明葉的得分都不理想。

  個人亞軍林聲在30米短跑項目中可以拿到9分,可是3000米成爲了她的軟肋,只跑了13分55秒,對應的分數只有4分(體能單項滿分爲10分)。

  因爲擊劍體能只有5項,爲了達到滿分100分的要求,其中三個項目都會進行倍數相乘,比如3000米的得分就要乘以3。

  如此一來,進一步拉大了林聲與其他選手的分差。

  參加了里約奧運會的孫一文已經28歲,東京奧運會估計是她參加的最後一屆奧運會。

  她在3000米項目中跑出的成績是14分36秒,只得到1分;朱明葉跑了13分58秒,對應得到4分。

  女重比賽16進8的這一輪不需要打比賽,而是根據體能成績來評定,體能前八的直接進八強。

  林聲和孫一文以47分和35分,名列第9和第15,雙雙無緣晉級。而朱明葉的體能成績,甚至沒能摸到前16的門檻。

  擊劍名將E承認,TA們項目的體能測試標準,要比游泳低很多。

  “游泳的引體是40個滿分,我們25個就滿分;游泳3000米是11分以內滿分,我們是11分30秒;縱跳的話是擊劍比游泳標準高,我們76釐米滿分,游泳是55釐米滿分。”

  爲何游泳項目在跑步與引體兩個項目的標準高於擊劍?

  TA分析道:“因爲游泳選手的上肢力量強。另外,我們省裏進行過一次體能大比武,3000米方面,除了中長跑運動員之外,最快的是游泳運動員,10分37秒。”

  “游泳運動員心肺能力強,但跑步的話,他們要練,才能跑得快,不然只有心肺強,腳沒力也不行。”

  擊劍F選手是一名參加過奧運會的老將,看到體能測試標準,TA就望而卻步,連名都沒有報。

  F認爲,那些測試分數不高的運動員,只要通過一段時間的專項惡補,是可以適應,改善缺失的。

  TA以傅園慧舉例說,“她沒系統練這種體能,只能拿6分,練了兩週後就可能有26分。”

  但相應的,這種非專項體能對於運動員來說,有多大的作用呢?

  耗時耗力地去練這種體能,浪費了技術體能的訓練時間,難道不是一種資源浪費麼?

  備戰東京奧運會的重點選手,在情感上肯定有些不願意。

  對於包括游泳、田徑與擊劍等比賽,通過體能得分進行排名的做法,F認爲不太合理。

  “如果把專項分和體能分相加來決定排名的話,我覺得會更讓人容易接受一些。”

  “現在有點一刀切的感覺。確實需要全面發展,但像愛迪生這種數學好的、偏科的學生,就會被淘汰。

  “學好語文對學好數學沒幫助?肯定有,起碼可以審題清晰。但若因爲語文考不到90分而失去了做數學考卷最後4道大題的資格,那是不是有點矯枉過正了呢?”

  對於設立體能測試對老將形成的參賽阻礙,TA認爲這是在強制淘汰老將。

  “就是爲了讓老將們很難參賽,全運會(現在也設立了體能測試),就是爲了奧運會選拔運動員的。你老將不備戰奧運會,不爲備戰奧運會出力,光恢復就打全運會,那對奧運會有什麼幫助?”

  但同時F也表示,本來體能測試有一些條款,是對參加奧運會的老將或對備戰奧運會有幫助的老將傾斜的,“但現在爲什麼變成這樣,我就不知道了。”

  也有“免疫”的項目

  在河南省洛陽市宜陽縣舉行的全國拳擊錦標賽,也採用了預賽打出前8,然後靠體能測試淘汰決出4強再爭前三的辦法。

  測試的項目是5項:臥推、縱跳、30米短衝、背肌耐力和3000米。

  G拳手告訴新浪體育說:“沒有一個測試拿第一的人,最後獲得冠軍。”

  花樣游泳H運動員認爲,不同項目的運動員面對的是內容相差無幾的體能測試,這一點是有失公允的,是片面的。

  “你說花樣游泳選手和游泳選手的類型怎麼可能是一樣的,跳高和跳水,只差一個字,但對技術要求相差十萬八千里。”

  舉重和藝術體操都要求柔韌性,但是你讓小姑娘去做臥推?力量不一樣啊。

  不過,在我們的採訪中,也有對體能測試“免疫”的項目。

  日前在肇慶進行的全國體操錦標賽“冷”門最少,像全能世界冠軍肖若騰、雙槓世界冠軍鄒敬園都沒有受到體能測試的影響。

  這是因爲體操運動員的體能能力強嗎?

  體操J選手透露:“我們體操的體能是賽前討論過的,基本都是按照不同的項目要求來計算的。”

  “比如,上肢項目要求的都是上肢體能,下肢的項目都是跑跳體能,全能是所有體能項目都要到達分數線才能參加決賽。”

  就像他只參加吊環比賽,因此只需要參加4個項目的體能測試:腹肌、背肌、引體與臥推。

  這對吊環選手來說並不難。因此,體操的體能測試顯得很“人性化”。

  這樣看來,如果設計好的話,其實體能測試是不會遭受這麼大質疑的。

  不過,9月27日的女子跳馬比賽,也出現了因爲被體能測試淘汰的運動員太多,一共只有5個人進決賽的情況。最終河北選手高寧只做了一個難度係數2.0的動作就獲得了第5名。

  嚴令出臺的背後

  由於對體能測試的不理解和出現了名將落馬的現像,很多網友將矛頭指向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的文件。

  一位知情人士對新浪體育透露了自己瞭解的情況:“去年總局發了幾次體能測試的通知,但各個中心或協會不夠重視。這次可能爲了引起大家對體能的重視,力度一下子變大了。”

  據TA瞭解,在總局下發了體能測試通知後,大部分隊伍有些“愛理不理”。

  “要求大家增強體能,每個月都要測試,上報數據之類。那時還沒有那麼嚴格,但各支隊伍都有奧運會的任務,都是顧着自己的比賽,沒什麼隊伍當一回事,上報的數據也是很隨便。”

  TA舉例說明,一支世界冠軍隊伍一直在外訓練,沒有進行過體能測試。

  “一直到今年4月都沒怎麼上報過數據,都是讓一些三線選手來測。後來5月份總局就動真格的了,沒數據就不發津貼了。”

  “切身利益卡錢了,各支隊伍就都開始重視了。總局知道要跟你切身有關係你們才重視唄,那想各個省市都重視該怎麼辦?”

  “就改全運會准入標準,全運會要搞體能測試,青運會、省運會也就跟着一起來了。”

  苟仲文爲國家體能訓練營基地揭牌

  觀看了游泳決賽的A選手有些無奈地對筆者說道:“你看了這次決賽的成績了嗎?倒退了十年啊!決賽的成績還沒預賽快。”

  作爲新鮮事物,體能測試顯然影響了一些項目的整體成績,其中不乏一些有望在東京奧運會中奪冠的項目。

  知情人士說:“總局出發點沒有錯,但中間的一些過程和事情,局外人不清楚,肯定會覺得總局亂來。”

  任何事物的初始階段,都可能出現問題。總局引入“體能測試”的標準,強化中國運動員的能力,也有很好的初衷。

  問題在於,以基礎體能測試來取代技術專項的比拼,是否合適?

  既然是運動員,強調體能沒有任何錯誤,只是在具體實施的過程中,還是應該去進行科學總結和改進。

  競技體育一切都從奧運會出發,但奧運會16進8或者8進4,不會用體能測試來淘汰優秀運動員呀。

  博爾特不一定擅長投擲實心球,菲爾普斯很可能不是立定跳遠的高手,但不影響他們是各自項目屈指可數的巨星。

  (董正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