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張偉麗:我從來不拍地認輸 曾被打到無意識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6日 03:57   新京報

  半年時間,張偉麗在主場拿到中國第一條UFC金腰帶,隨後又輾轉客場在衛冕戰中保住了它。3月25日,因疫情滯留在美國拉斯韋加斯的張偉麗接受了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談及這場一波三折的衛冕戰,張偉麗直呼太不容易,並表示每一個八角籠裏的選手都值得被尊重。

  張偉麗拿到中國選手首條UFC金腰帶。UFC官網供圖

  衛冕之旅一波三折

  贏下比賽放聲大哭

  2019年8月31日,張偉麗在UFC深圳站中KO巴西選手安德拉德,拿到中國選手首條UFC金腰帶。

  半年後,張偉麗迎來了生涯首場衛冕戰,對手是波蘭人喬安娜·耶德爾澤西克。儘管打滿5個回合保住了這條金腰帶,但張偉麗一點都找不到衛冕者的感覺,“衛冕者應該是我坐這兒,等着你過來挑戰我。這次經歷了太多波折,倒感覺我是去挑戰別人的。”

  與喬安娜的這場比賽,張偉麗並沒能發揮出完全水準,她說從第一天倉促離京就有一絲不順的預感。

  2月1日上午10點,張偉麗臨時接到出發電話,12點便趕到機場,辦完泰國落地籤趕到酒店已是凌晨1點。張偉麗出發時,中國正是疫情嚴重期,她需要在其他非疫情嚴重國家待滿14天才能入境美國。

  可沒等張偉麗適應北京和曼谷近30℃的溫差,泰國也成了疫區,她只能繞道阿布扎比去美國。時差、飲食、溫差,張偉麗要逐一去適應,這讓她的生物鐘有點亂。

  張偉麗的衛冕之旅頗爲曲折。UFC官網供圖

  在阿布扎比的一個凌晨,張偉麗突然坐起來,生物鐘提醒她要起牀晨跑了。“我睜眼一看,才早上3點。”張偉麗之後花了一點時間告訴自己,這是在阿布扎比,不是曼谷。

  好不容易輾轉到拉斯韋加斯,張偉麗又在降重時出現水中毒。那一天,張偉麗喝了7公斤水。按往常,蒸個桑拿就排出去了。可當天持續不斷的採訪打亂了張偉麗的訓練安排,結果到了晚上一動肚子就疼,“水全在肚子裏積着,特別難受,頭暈,想吐。”

  晚上12點,張偉麗狂吐不止,頭暈到走不了路,趕緊給教練蔡學軍打電話。直到次日下午,張偉麗才慢慢緩過來,“不過看到水壺還會有些頭暈。”

  贏下比賽後,張偉麗在擂臺上放聲大哭,“太不容易了,感覺那塊石頭終於放下了,整個人鬆懈了下來,之前繃得太緊了。”

  張偉麗和喬安娜的這場比賽非常慘烈。UFC官網供圖

  場上對手場下朋友

  走出醫院相互擁抱 

  張偉麗和喬安娜的這場比賽很慘烈,用UFC總裁白大拿的話說,“這場比賽註定會進入名人堂。”

  不過張偉麗說純從技術層面看,這場比賽兩人都沒能完全發揮,“我們倆特謹慎,前幾局碰手時都小心翼翼,特別擔心對手突然出冷招偷襲。”

  於張偉麗來說,這是她的第一場衛冕戰;於喬安娜來說,這是一場不能再輸的比賽。這一點,張偉麗很清楚,“這是她回到草量級冠軍的一個機會,如果回不來的話就徹底回不來了。”

  4個回合打下來,比賽進入到白熱化,誰也佔不到絕對上風。第5回合開始前,兩人罕見地擁抱了一下,之後開始新一回合的搏殺。張偉麗說打到那時,兩人雖無交流,但心靈相通地打破了隔閡。

  兩人賽後直接去了醫院。UFC官網供圖

  一場血戰後,張偉麗和喬安娜都沒有參加新聞發佈會,直接去了醫院。隔着一張簾子,張偉麗聽到隔壁牀的喬安娜在哭。語言不通的張偉麗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喬安娜,只能不停說着“Good Job!”張偉麗說喬安娜哭了很長時間,“我跟翻譯小哥說,王老師,要不你去照顧她一下吧。”

  離開醫院時,腦門頂着大包的喬安娜給了張偉麗一個擁抱,“你要繼續衛冕下去,我會看着你。後面會越來越難,加油!”

  “她說這句話時,我都想哭出來了。”張偉麗說那個時候,她感覺到了武者之間相互尊重的那份氣息,“我覺得這是她對我的認可,如果她還不服氣的話,肯定不會這麼說。”

  習武多年,張偉麗喜歡以擂臺爲界,上了擂臺是對手,下了擂臺是朋友。“以武會友,相互尊重。”張偉麗說從不會因爲打敗了對手而高興,“每一個武者,每一個站在八角籠裏的運動員都值得被尊重。”

  張偉麗稱每一個武者都值得被尊重。UFC官網供圖

  因爲疫情滯留海外

  深感壓抑灑淚異鄉

  獲勝後接受採訪時,張偉麗的一段高情商發言感動了無數國人,“希望我的國家度過疫情,現在的疫情已經不是中國人的事了,已經是全世界的事了,希望共同努力,戰勝疫情。”

  這段發言,張偉麗賽前就想好了。在國內訓練時,張偉麗就非常關注疫情。“每天看這裏確診了多少例,那裏又增加了多少例,會給你一種特別壓抑的感覺。”正好這個時候要打衛冕戰,張偉麗特別希望能給國人帶來一場勝利。

  帶給他人勝利的同時,張偉麗也從一線醫護人員身上堅定了信心。因爲疫情緣故,張偉麗三換出發地才趕往美國。剛從泰國到阿布扎比時,張偉麗情緒低落,睡不着時就給母親打電話發牢騷。

  “我媽告訴我,那麼多醫護人員、警察冒着生命危險衝在一線,想睡覺都沒時間,我只是換了地方怎麼就情緒低落了?”聽了母親的話,張偉麗突然覺得她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從那時開始,我的心態就完全放下來了,也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心。”

  儘管賽前遇到種種困難,張偉麗還是挺了過來,“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拿場勝利給大家鼓氣。中間確實非常累,但我就是要給所有人加油,讓他們知道我們很強,能戰勝所有困難。”

  張偉麗和她的團隊目前仍滯留美國。UFC官網供圖

  比賽贏了,但疫情還沒結束。

  按計劃,張偉麗一週前就該回國。孰料美國疫情突然加重,張偉麗和她的團隊只能滯留在拉斯韋加斯。場館不開門,張偉麗只能隔離在住處,每天在客廳保持兩小時訓練。

  聊到隔離期的生活,張偉麗突然抑制不住情緒哭了起來。爲了這條金腰帶,張偉麗去年3月起就沒回過家。這次2月1日出來後,也已經有兩個月漂泊在海外。隨着疫情不斷蔓延,張偉麗回家的路也變得有些漫長。

  “我的天呀,實在受不了了。。。。。。”這個擂臺上從不掉淚的河北姑娘在電話那頭抽泣了起來,“感覺好壓抑在這裏。特別想回去,從來沒感覺回家這麼困難。”

  快問快答

  新京報:有拍地認輸過,或被打到無意識嗎?

張偉麗:我從來不拍地認輸。被打到無意識倒有過一次,忘記是2016年還是2017年了,在山東青島的一場比賽。第一回合還剩10秒時,我聽到敲木板的聲音,想着晃一晃時間就到了。沒想到對手打了我一個後襬,當時直接就軟了。我沒倒地,但能感覺整個擂臺都在轉。時間到了後,我根本走不了直線,走着走着就歪了。還好,那只是第一回合,後面還有兩回合,我必須想辦法贏回來。這件事也給我很大警醒,任何事情沒到結束時千萬不要鬆懈。

  新京報:跟喬安娜的這場比賽,父母看過嗎?

張偉麗:我媽到現在都沒敢看這場比賽回放。我也是比賽四五天後等臉消腫了才敢跟我媽視頻的。我不想讓她看到我受傷的臉,她也不想看,我倆也算是心有靈犀了。

  新京報:你跟章子怡、姚晨、黃曉明等人在社交媒體上互動頻繁,怎麼看待這種“出圈”方式?

張偉麗:這次收到好多大咖的祝福,還加了微信,說實話我感覺特別意外。文體不分家嘛,我們都應該互相支持、互相鼓勵。其實他們了不瞭解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瞭解MMA這項運動。

  新京報:中國傳統武術對MMA實戰有什麼幫助?

張偉麗:我從小練傳統武術,中國傳統武術有很多步法是現代格鬥沒有的。MMA是一個包容性的運動,我也希望把中國武術的精髓融入到MMA中去。中國武術講究練根,腳如果沒有根,整個動作就不穩。

  新京報:對那些想進入MMA的年輕人,有什麼建議?

張偉麗:一定要有目標,有一個好的團隊,這不是一個人的項目。目標一定要非常明確,剛打出成績後會有很多誘惑,我見過很多運動員都是因爲這些事情放棄了。你如果真正想拿世界冠軍,一定要記得自己當初想要什麼。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