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國羽赴英隔離訓練? 疫情成了林丹奧運會的攔路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23:17   澎湃新聞

  由於疫情影響,尤其是在距離奧運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裏,許多項目的備戰和參賽計劃都或多或少被打亂。

  這樣的影響尤其體現在了中國羽毛球隊身上——全隊因疫情退出了本月世界羽聯的所有賽事,並有可能提前前往英國備戰3月份的德國公開賽和全英公開賽。

  也許在以往,少參加幾站比賽最多隻是影響世界排名的高低,但如今的每一站比賽都決定着國羽奧運的資格。

  在這樣的特殊時期,他們需要戰勝的不僅僅是對手。

  林丹在2020印尼羽毛球大師賽上。視覺中國 資料圖

  留給國羽的時間不多了

  2月11日,2020年亞洲羽毛球團體錦標賽在菲律賓舉行。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比賽沒有觀衆入場觀看,而且諸如握手等有身體接觸的行爲可由球員自主決定。

  而由於疫情,中國羽毛球隊與中國香港羽毛球隊更是無緣參加本次亞團賽。

  按照菲律賓方面的要求,各個協會的球員需提供過去14天內不在中國大陸、中國香港、中國澳門的證明。一直在北京進行封閉集訓的國羽,自然就錯過了這次機會。

  這次亞團賽同樣也是今年5月的湯尤杯亞洲區預選賽。好在國羽男隊作爲衛冕冠軍身份自動獲得了湯姆斯杯的參賽資格,女隊則根據世界排名(第3位)同樣能夠順利參賽。

  不過中國香港隊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必須要在亞團賽上拿到前4名和世界排名前8才有參加湯尤杯的資格。而在隊中頭號男單伍家朗看來,全隊幾乎已經失去了參賽機會。

  “原來希望能在亞洲團體錦標賽上取得好成績,但現在我們可能無法參加湯尤杯了。即使去到歐洲,可能要隔離14天,訓練也會受到影響。”

  伍家朗口中的顧慮,也讓國羽十分頭疼。雖然拿到了湯尤杯的資格,但爭取奧運積分、拿到滿額奧運資格才是他們今年備戰的重中之重。

  就在這幾天,有消息稱國羽可能將提前半個月前往英國,先自行隔離以確保能夠參加3月的德國公開賽和級別僅次於奧運會、世錦賽的全英公開賽。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德國公開賽3月3日就開始了,留給國羽的時間的確不多了。”一位熟悉國羽的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雖然還未官宣,但這顯然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林丹必須爭取更多奧運積分。

  沒有比賽,林丹恐無緣奧運

  無論是德國公開賽還是全英公開賽,都是國羽必須要參加的重要賽事。在距離奧運積分統計截止還有2個多月的世界,球隊需要儘可能多參賽才能獲取滿額奧運資格。

  按照世界羽聯規則,2020年奧運積分週期是2019年4月29日-2020年4月26日。每個項目排名前16位/對的選手都有奧運資格,協會則從中選擇排名最高的2位參賽。

  從目前來看,國羽在男單、女單女雙與混雙上都暫時拿到了滿額參賽席位,陳雨菲、陳清晨/賈一凡、鄭思維/黃雅瓊還佔據三項榜首的位置;只有男雙目前仍只有李俊慧/劉雨辰一對躋身前八,沒能拿到滿額參賽席位。

  但參賽席位是浮動的,沒有比賽隨時會被對手超越。尤其對於石宇奇、何冰嬌、林丹,以及男雙來說,他們必須爭取在每一站比賽打出好成績:

  國羽已經錯過了擁有奧運積分的亞團賽,還有因疫情延期而可能沒有奧運積分的陵水大師賽。而作爲奧運積分賽最後一站的武漢亞錦賽,也大概率會被延後。

  這其中最受影響的無疑是兩屆奧運冠軍林丹,他極有可能無緣自己的第五屆奧運會。在疫情之下,他先是錯過了西班牙公開賽,之後又將在德國公開賽首輪就遭遇石宇奇。

  在目前的奧運積分上,這位36歲的老將暫列第28位,落後於諶龍、石宇奇、黃宇翔和陸光祖這些晚輩。想要獲得奧運資格,也只有在接下來的3站歐洲賽中盡力發揮了。 

  林丹2020年已幾次遭遇比賽“一輪遊”。

  克服困境,爭取積分

  作爲曾經輝煌無比的常勝之師,國羽如今的境地的確令外界有些擔心。

  一個可以與之對比的例子就是國乒。同樣作爲常勝之師,中國乒乓球隊在此次疫情爆發後就到了國際乒聯、美國、卡塔爾、奧地利和日本等多個協會的支持和慰問。

  就拿如今備戰地卡塔爾來說,該國乒協不僅第一時間協助國乒辦理好相關證件,而且在24小時之內幫他們聯繫好了比賽場地、器材以及下榻的酒店。

  同時,美國乒協在中國乒協的牽頭下爲武漢捐贈了264箱消毒溼巾。一位國際乒聯的官員還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目前國際乒聯正在同中國乒協一道爲災區籌措物資。

  “國乒一直與國際乒聯保持着很好的關係,但國羽與世界羽聯的關係則相對比較疏離,後者還出臺了不少限制國羽的措施。”一位相關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所以一出問題,國羽相對就顯得捉襟見肘。”

  實際上,世界羽聯也並不是沒有表態。在疫情出現後,他們曾發表聲明稱不會限制中國運動員和官員或任何其他運動員或官員參賽,“並平等對待所有會員協會的運動員。”

  但世界羽聯的做法也僅限於此。好在,諸如全英賽和德國公開賽這樣的歐洲賽事並未出臺任何限制中國隊參賽的舉措。

  德國羽協總監馬丁認爲,禁止參賽這對中國選手顯然很不公平。但他同時也建議,所有中國選手在入境時最好隔離2周再參賽,而協會也不會強制要求球員與對手握手。

  對於正在爲奧運積分而戰的國羽來說,也只能暫時克服這樣的困境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