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寫下重逢的故事!田徑全錦賽 帶着溫情全力以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21:04   澎湃新聞

  謝震業(中)在男子100米決賽中。 新華社 圖

  疫情對競技體育到底產生了哪些改變?除了長時間的停擺和複賽後的空場,2020全國田徑錦標賽給出了特別的答案——每場拼盡全力的激烈對抗,都透着久別重逢的親切。

  9月15日,作爲這個賽季唯一一場全國性場地內賽事,2020全國田徑錦標賽在浙江紹興拉開大幕。第一個比賽日,謝震業和葛曼棋就在男女100米“飛人大戰”中稱王封后,王嘉男跳出了8米36的賽季世界最佳,而劉詩穎則在女子標槍中刷新了個人最佳成績……

  然而,相比於冠軍頭銜,他們更在意的是享受那份重回賽場,與“老朋友”同場競技的熟悉和親切。

  很難想象,這種成王敗寇的殘酷和友人重聚的溫馨是如何融合在一起的,但紹興的上虞體育場卻處處透着這種奇妙的氛圍。

  就像不少運動員在賽後感慨的:“現在能夠一起正式比一場,去找回節奏,真的不容易。”

  謝震業以10秒31的成績奪冠。

  謝震業的玩笑和讚許

  秋雨綿綿,是浙江紹興這座江南水鄉在9月常見的景象。就在這場全國田徑錦標賽正式開賽前,雨水已經持續數日,氣溫也略有下降。

  9月15日,雨水依舊時斷時續,潮溼的氣候並非田徑室外賽的理想環境,但這些不利因素都沒有影響來自全國的近700名運動員對於正式比賽的期待和興奮。

  早上7點40分,謝震業、許周政、吳智強和樑勁生就坐着最早的一班接駁大巴從運動員酒店來到了上虞體育場。

  在走向熱身場地的路上,這幾位“國字號”的短跑運動員有說有笑,分享着過去幾個月在訓練和“體能大比武”中的軼事,一如他們在國家隊集訓時的場景一般。

  “這場比賽的重點並不是要跑出多少成績,而是找到比賽的感覺。”從美國回到國內後,謝震業就跟着啓蒙教練陶劍榮訓練,在陶教練看來,這個賽季能夠擁有一次正式比賽的機會,不管是謝震業還是其他運動員,都需要先找回自己的節奏。

  “我感覺這場比賽,他們能夠恢復到九成,就不錯了。”

  正是這種“找節奏、恢復狀態”的比賽任務,讓大部分運動員在預賽時都顯得格外輕鬆,朋友間許久不見後的問候寒暄,也少了一份臨戰前的敵意。

  在檢錄處,謝震業看到了這次“客串”100米的跳遠小將石雨豪,他自己也禁不住有點驚訝,然後立刻開起了玩笑,“你也來跑100米,到時別再跑道上晃我”。那一刻,石雨豪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調侃給逗笑了。

  這樣親切而輕鬆的氣氛一直延續到了預賽結束,當狀態不佳的許周政在終點處得知正在接受採訪的吳智強跑了10秒51,他不僅調侃道,“你也才10秒51啊?”

  而當吳智強回問許周政的成績時,後者只是回了一句,“可能進不了決賽”,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這樣的氛圍,是在過去幾乎任何一場全國性田徑賽事裏都難以遇到的。

  最終,許周政和吳智強都殺入了決賽。但在決賽的跑道上,真正對謝震業造成威脅的卻是2000年2月出生的陳冠鋒和1996年1月出生的張瑞軒,前者跑出了10秒36,而後者更是跑出10秒34,差一點就趕上了以10秒31奪得冠軍的謝震業。

  “我自己沒有跑好,不過一些小運動員跑得不錯,我很爲他們高興。”賽後,不少媒體又將問題聯繫到了缺席的蘇炳添,但謝震業卻更希望把訪談的內容留給在場的年輕人。

  “今年很多年輕小將都表現得很好,發揮也很亮眼,我真的很替他們高興。”

  謝震業準備起跑。

  葛曼棋的安慰和鼓勵

  相比於謝震業在男子100米比賽中的“驚險奪冠”,葛曼棋在女子100米“飛人大戰”中的封后過程,則輕鬆了許多。

  在預賽中,葛曼棋即便在後程放慢了節奏,依舊跑出了11秒45的成績,位列所有參賽運動員中的第一位。

  而到了決賽,她更是從出發就保持着絕對的領先優勢,一騎絕塵,衝過終點。

  在她的身後,國家女子接力隊的隊友樑小靜最終第四個衝過終點,成績定格在了11秒74。事實上,在預賽中,剛剛從傷病中恢復過來的樑小靜就表現一般,她只跑出了11秒82,排名第五。

  “腳踝受傷之後,我就暫停了一切訓練,只能做一些力量方面的訓練,所以一直沒有怎麼系統地跑。”樑小靜在預賽後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對於這個成績,她難言滿意。

  “這個成績對我來說挺打擊的。昨天他們就有采訪就問我,對自己有什麼期待。我就不敢有什麼期待,因爲我擔心期待越大,失望越大。”

  曾經也受到傷病困擾的葛曼棋,或許比旁人更瞭解樑小靜的心情。這次在浙江紹興見到了樑小靜,葛曼棋在比賽之餘也一直關心隊友的傷病,並且鼓勵她要更加堅持和振作。

  “我們一直都在訓練,小靜他們可能有傷,之前都沒有怎麼訓練,所以今天也沒有怎麼發揮,但是我覺得不用急,今年只是一個小小的比賽,只是一個錦標賽而已。我相信她在明年會有最好的調整,然後在明年有所突破。”

  不知道是比賽後現場的音樂太響,還是太過在意樑小靜的賽後情緒,當葛曼棋被問及“今天的兩槍都跑得非常出色,你是怎麼調整自己”時,她一句都沒有在聊自己,而是在給予樑小靜安慰和鼓勵。

  直到提問的記者再次點名這個問題是“談談自己”,葛曼棋才輕描淡寫地說,“我發揮得還可以,太久沒比賽,後面還要再調整。”

  一個小插曲,透出了隊友間許久不見的關心;而不經意的言語,也讓競技賽場上的那種殘酷消失得無隱無蹤。

  劉詩穎標槍奪冠。 新華社記者王麗莉攝

  一場互相成就的競爭

  確實,在幾個月沒有正式比賽並且集中訓練體能的情況下,要通過整個賽季裏的“唯一一戰”就找回狀態和節奏,並且展現出高水平的競技能力,的確強人所難。

  正因如此,運動員們更珍惜的是在賽場上“以賽會友”的相逢和重聚。而這種“亦敵亦友”的微妙情感,有時候也能幫助他們在競爭中相互成就。

  一年前的多哈田徑世錦賽上,劉詩穎和呂會會就曾幫助中國田徑隊贏下了女子標槍項目的一枚銀牌和一枚銅牌。彼時,“標槍一姐”呂會會是奪冠大熱,但她的發揮出現起伏,最終輸給了劉詩穎。

  如今,當她們重新回到浙江紹興的投擲賽場上,呂會會的目標不僅是“投出66米”,更是贏得冠軍。

  不過,劉詩穎並沒有打算輕易讓出奪冠的機會。她在第一擲就投出了65米08的成績,超過了東京奧運會的資格線64米;而呂會會的第一投則比較“慢熱”,只有61米06。

  在紹興的秋雨中,狀態出色的劉詩穎“逼出”了越來越專注的呂會會。她在第二投擲出62米71後,又投出了64米98,並且在第五投擲出了65米70的成績,反超劉詩穎。

  眼看呂會會就要將冠軍收入囊中,劉詩穎再次展現出了她在關鍵時刻的沉着冷靜——最後一投,她投出了67米29的個人最佳成績,逆轉“絕殺”了呂會會,贏下了含金量十足的全國錦標賽冠軍。

  “我認爲我們這樣你追我趕,非常好,這樣才能激發出更好的標槍成績。”賽後,劉詩穎也將自己刷新個人紀錄的功勞歸在了她和呂會會的良性競爭之上。

  而作爲相對年長一些的“一姐”,呂會會也大度地送上了她的祝福,“我也替她高興,這幾年我們標槍的整體水平比較高,令人欣喜。”

  王嘉男以8米36的成績獲得男子跳遠比賽冠軍。新華社記者王麗莉攝

  這種競爭中的相互成就,同樣出現跳遠賽場和男子400米的跑道上。

  來自四川的黃常洲在第一跳就拿下了8米33的好成績,這個成績也刺激了來自江蘇的王嘉男——他在隨後的第二跳中跳出8米36的賽季世界最好成績。

  要知道,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的國內賽場上,都不曾出現過兩名選手在同一場比賽跳出8米30以上的場景。

  而來自上海的400米名將郭鍾澤則在奪冠之後笑着說,正是感到“身旁一直有人在逼着他,最終才能堅持衝到終點,贏下冠軍……”

  這半年多來疫情確實打亂了全世界的田徑比賽計劃,也打亂了所有運動員的訓練狀態和節奏,但卻成就了一場別有味道的全國錦標賽——帶着溫情全力以赴。

  可以預見,這樣的場景在未來也不會總是重複上演,但就如謝震業所說的,“今年就這樣一場比賽,且跑且珍惜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