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楊揚任WADA副主席:接力棒接過來 我要跑好下一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8日 20:35   新民晚報

  第5屆世界反興奮劑大會昨天在波蘭卡托維茲舉行,波蘭體育和旅遊部部長班卡當選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新一任主席,中國首枚冬奧會金牌得主楊揚當選爲副主席,兩人的任期均爲3年,2020年1月1日正式就職。

  人生跑道再一次轉變,今晨在接受本報記者連線採訪時,楊揚信心滿滿:“接力棒接過來,我要盡全力跑好下一程。”

  人生跑道再轉變

  波蘭卡托維茲,第5屆世界反興奮劑大會。一襲白色西裝,款款站上臺用英語演講的楊揚清新美麗,猶如一朵盛開的茉莉花。

  這一次,楊揚本已傳奇的履歷上又多了一個新的頭銜: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副主席——這是中國人在WADA擔任的最高級別的官員。

  從國際滑聯運動員委員會委員到國際奧委會委員,到北京冬奧組委運動員委員會主席,再到如今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副主席,楊揚一直在世界體育舞臺的最前沿展現着中國體育人的風采和獨特魅力,一直在用她的努力爲中國體育在世界領域爭取更多的話語權和地位。

  出發去波蘭前,楊揚在自己的朋友圈留下這麼一段話:“人生開始新的一頁。半年前,也曾緊張擔心,但現在一切都開始了。”她坦言,5月時,國際奧委會執委會提名自己作爲副主席候選人,有些驚訝,更有忐忑。“這個工作的複雜性在我原來的經歷中不曾遇到過。”

  而如今,經過半年的學習,她已能坦然面對種種全新挑戰。在波蘭參會期間,楊楊因時差睡不着時,一直在學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5年10月通過的《反對在體育運動中使用興奮劑國際公約》,這一公約是世界各國政府第一次同意在反興奮劑問題上運用國際法的力量。

  事實上,這並不是楊揚第一次接觸世界反興奮劑工作。2005年至2013年,楊揚曾擔任WADA運動員委員會成員。她告訴本報記者:“這是全新的角色。面對複雜的工作環境,我感覺自己在一個全新的世界裏。我有信心勝任這份工作。消除用藥欺騙,保護體育的純潔性,保護乾淨的運動員。”

  當選背後有期待

  在波蘭參會的幾天,楊揚參與了多個論壇以及WADA的體育展示活動。讓她尤爲動容的,是兩位退役運動員的感受分享——因爲有運動員用藥,在退役10年後,他們獲得了“遲到”的金牌。而更讓她感觸的是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先生的演講,他在大會上呼籲要加大對運動員“隨行人員”的處罰懲戒力度,以運動員的身份來思考這件事,楊揚感慨,反興奮劑要從教育做起,“讓他們瞭解反興奮劑工作,同時要有相關處罰辦法,遏制欺騙。”

  某種意義上,楊揚的當選,是中國體育國際話語權增強的標誌,也是世界對中國反興奮劑工作的一種肯定。楊揚坦言:“能夠提名並當選,是對我近年來在反興奮劑領域工作的一種認可。讓我非常驕傲的是,中國近年來在反興奮劑工作上取得巨大成就。”

  從國際奧委會到WADA,楊揚一直活躍在國際體育界的前沿,用她的行動展示着中國體育這些年來的鉅變風采,用她的堅持爲中國體育爭取更多的話語權。楊揚表示,中國發展到今天應該有這樣的胸懷去發揮中國人的影響力,幫助反興奮劑工作在世界範圍內更好推動。本報記者 厲苒苒

  楊揚退役以後

  ■1999年 楊揚當選爲國際滑聯運動員委員會委員。2016年,楊揚以高票當選國際滑聯第一理事。

  ■2010年 楊揚當選爲國際奧委會委員,成爲繼何振樑、呂聖榮、於再清後,第4位來自中國內地的國際奧委會委員。在這期間,楊揚曾以國際奧委會道德委員會委員身份,參與有關俄羅斯興奮劑事件調查。

  ■2017年11月 北京冬奧組委成立運動員委員會,楊揚當選爲主席。過去這兩年,楊揚時常往返上海、北京兩地,爲北京冬奧會的籌備建言獻策。

  ■今年5月 楊揚被提名爲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鄄DA)副主席,11月7日在波蘭正式當選。在此之前,她從2005到2013年擔任WADA運動員委員會委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