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挑戰體育組織權威的運動員 泰勒田聯如何對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2日 18:29   中國青年報

  國際田聯(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簡稱IAAF)在11月13日宣佈正式更名爲“世界田徑”(World Athletics),有意思的是,兩屆奧運會、四屆世錦賽的男子三級跳遠冠軍,美國選手克里斯蒂安·泰勒在11月8日剛剛宣佈成立一個新的國際田徑組織——田徑協會(The Athletics Association)。當然,國際田聯的更名與泰勒創辦新的國際田徑組織並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這兩件事都揭示了一個問題——體育組織的革新既需要內在動力也往往有外部力量的推動。

  國際田聯的更名是國際田聯的管理者希望爲這一有着百年曆史的國際體育組織打造一個更有活力、更現代的品牌形象,而泰勒則認爲,當一個國際體育組織已經無法保障旗下運動員的正當權益時,運動員完全可以新建一個體系去抗衡它和伸張自己的權利。

  11月8日,泰勒通過社交媒體平臺宣佈,發起成立“田徑協會”,他說“我拒絕繼續保持沉默”。泰勒表示,之前自己也與多名優秀的田徑運動員溝通過,大家都希望能有一個更好的維護自身權益的發聲渠道,雖然國際田聯也設有運動員委員會,但是畢竟是依附於國際田聯,而運動員們需要一個更加獨立的能夠爲自己伸張權利的組織。

  作爲兩屆奧運會、四屆世錦賽的男子三級跳遠冠軍,泰勒已經是這一項目的巨星,但是,他依然感到自己對命運的無力。不久前,國際田聯公佈了2020年鑽石聯賽的設項計劃,其中,三級跳遠、鐵餅、3000米障礙、200米等項目被排除在了總決賽設項之外,這引起了包括泰勒在內的一衆選手的強烈不滿。競技實力強大的泰勒是過去8年來世界男子三級跳遠項目的絕對統治者,在獎金豐厚的鑽石聯賽上,泰勒已經連續7年奪得年終總決賽的該項目冠軍。然而,當國際田聯作出取消三級跳遠在鑽石聯賽的設項時(僅少數分站賽繼續保留),作爲受此影響最大的泰勒卻毫無話語權可言。

  國際田聯是希望鑽石聯賽更加精簡,但是泰勒認爲,田徑運動應該保持完整性和多樣性。更何況,國際田聯是如何作出鑽石聯賽保留哪些項目、取消哪些項目的決定的?包括泰勒在內,與國際田聯的這一決定利益攸關的運動員們是否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是否能夠干預國際田聯的決策,至少目前來看,都缺少相應的渠道。

  泰勒創辦的“田徑協會”實際上並不是翻版的國際田聯,而只是維護運動員權益的發聲渠道。在泰格宣佈“田徑協會”成立之後,包括英國短跑名將阿什·史密斯在內的知名田徑選手紛紛表示支持。但是,對於泰勒來說,他與國際田聯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匈牙利著名女子游泳運動員霍蘇則已經在與國際泳聯的“鬥爭”中取得勝利。

  與泰勒相似,霍蘇也是以成立新的國際游泳組織的方式向國際泳聯表達不滿。她在2017年7月宣佈成立全球職業游泳運動員協會,還在2018年年底與另外兩名游泳運動員一起以“違反反壟斷法”爲名,在美國對國際泳聯提起訴訟。

  今年30歲的霍蘇,依然保持着較高的競技狀態,她曾在2016年裏約奧運會上奪得3枚金牌,是當今世界泳壇女子混合泳項目實力最強的選手。霍蘇是一名游泳職業運動員,她的訓練、生活、參賽費用主要來自比賽獎金。爲了爭取到更多的比賽獎金,霍蘇往往在比賽上一人身兼多項,曾經創下一次比賽參加15個小項的紀錄。據統計,2016年霍蘇參加了9站國際泳聯的短池世界盃系列賽,平均每站參加的小項超過10個,共豪取了105枚獎牌。在以“鐵娘子”的精神著稱的同時,霍蘇也有了“搶錢姐”的外號。

  不過,爲了限制像霍蘇這樣兼項過多的運動員,國際泳聯在2017年出臺新的規定,一名運動員在參加短池世界盃系列賽時,每站比賽最多隻能兼項4個。毫無疑問,霍蘇是這一新政的最大犧牲品,這意味着霍蘇通過參賽獲得的比賽獎金將大幅縮水,直接導致她發起成立全球職業游泳運動員協會,旨在保護職業游泳運動員的正當權益。全球職業游泳運動員協會剛一成立,就有15名游泳奧運冠軍宣佈加入。

  游泳是奧運大項,也是國際主流體育運動。高水平的國際游泳比賽具有很高的觀賞性,但是相比起已經高度職業化的高爾夫、網球等個人運動項目,游泳比賽的商業化程度很低,游泳運動員的參賽收入也難以與游泳項目的國際地位相匹配。短池世界盃系列賽是國際泳聯推出的最主要的一項商業化賽事,但是2016年,即便是在霍蘇“瘋狂”參賽、奪得105塊獎牌的情況下,其獎金收入也僅有30餘萬美元,甚至不如一名優秀的女子職業網球運動員參加一次比賽的收入多。

  2018年,意大利泳協與國際游泳聯盟(ISL)計劃推出一項獎金總額遠超短池世界盃系列賽的國際游泳比賽,這對於像霍蘇這樣的國際一流游泳選手當然是好事,但是,這項賽事很快夭折,因爲國際泳聯警告各國游泳選手,參加非經國際泳聯批准的國際賽事,很可能遭到禁賽兩年的處罰。

  這件事情再次激怒了霍蘇,她與另外兩名游泳選手隨即在美國起訴國際泳聯,指控國際泳聯違反了反壟斷法。

  雖然霍蘇一直在與國際泳聯抗爭,但實際上她從未離開過國際泳聯的賽事,畢竟,她的生活來源還是要依靠比賽獎金。不過,霍蘇的抗爭從某種程度上成爲推動國際泳聯進行改革的一種力量。2018年年底,國際泳聯宣佈推出冠軍賽,總獎金高達350萬美元,單項冠軍獎金爲1萬美元。雖然相比起高爾夫、網球等項目動輒上百萬美元的冠軍獎金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從游泳運動來說,國際泳聯冠軍賽的冠軍獎金已經是短池游泳世界盃系列賽冠軍獎金(1500美元)的6倍多。對於霍蘇,她對國際泳聯的“抗爭”已經爲自己和其他游泳選手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自從職業體育運動誕生以來,運動員與體育組織的抗爭就從來沒有停止過,即使是像國際泳聯、國際田聯這樣具有絕對壟斷地位的體育組織也從來都不是不可“冒犯”——從40多年前創辦了女子職業網球協會(WTA)的比利·金,到後來的霍蘇,再到不久前成立“田徑協會”的泰勒,在諸多的運動項目發展歷史上,運動員扮演的角色絕不止於賽場。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