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何曉玫編創舞作極相林 從肉身痛楚昇華平靜堅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07日 23:10   中央社即時

(中央社記者洪健倫臺北8日電)2019舞蹈秋天舞作「極相林」舞者大步踩著觀衆席椅背登上舞臺,身體大幅度層層堆疊,觀衆彷彿感受到舞者肉身上的疼痛。編舞家何曉玫說,痛是連結也是鍛鍊,經歷痛楚才能茁壯堅強。

國家文藝獎得主編舞家何曉玫,受國家兩廳院邀請,爲2019舞蹈秋天編創舞作「極相林」。舞作名稱來自生態學名詞,指植物羣落經一系列消長後,達到生態平衡的最終階段。

但何曉玫卻將此一關於終極演化的概念,透過痛覺串聯、近乎儀式化的過程呈現。何曉玫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痛覺是「極相林」的一種強力媒介,用來消弭大劇場中舞臺與觀衆的距離。她也說:「痛在生命中必然存在,我們只能去看痛能帶給我們什麼。」

何曉玫認爲:「痛跟力量是綁在一起的,身心每經歷一次痛苦,就增加一份力量。」她透露自己過去曾經歷低潮,心情不好,身體也跟著崩壞。之後,何曉玫試著透過練習瑜伽,讓身體回到舞者狀態。

鍛鍊身體伴隨著肌肉疼痛,但她說:「承受了痛,才能帶來改變。」身體因爲疼痛而強壯,「心也一樣,我們的心也受過很多傷,也是一種鍛鍊,讓我們從中變得更堅強。」

舞蹈秋天的「極相林」是她首次帶著「何曉玫Meimage Dance舞團」在國家戲劇院中呈現舞作。和以往在中小型劇場演出不同,大型劇場裏,觀衆離舞臺好遠。但何曉玫說,「舞蹈最大的魅力,是觀衆可以感覺到舞者的身體與力量」,距離越遠,就越要想辦法讓觀衆感受到。

何曉玫說:「『痛』是跟觀衆的強力連結,讓觀衆不置身事外,感受到舞者的身體。」

因此,舞者格外辛苦。何曉玫表示,「極相林」中,舞者有很多舞蹈少見的動作:近乎特技的扛舉,大角度的身體動作堆疊,或是身體如萬人冢般堆疊,「要去經歷痛苦,人自然會抗拒。」而她也必須強迫舞者抵抗這種排斥感,過程中少不了與舞者間的拉扯。

何曉玫嘗試打破的不只是舞臺與觀衆的距離,還有人與萬物的界線。何曉玫說:「如果身體是由原子構成的物質,某種程度上,我們和萬物都是同類。」所以擅長透過舞者身體打造奇幻視覺的她思考:「能不能再次讓舞者的身體跳脫時空、肉身的界線,讓身體的相異性更大。」

此外,何曉玫讓舞者身穿宛如神靈的服裝入場,在舞臺上褪去外衣,回到單純的肉身形貌,開始一連串的變化。何曉玫說:「舞者的身體可以是人、也可以是自然萬物,甚至是更抽象的煙霧、流水。」

何曉玫將這種參雜了痛楚的感受,化爲具儀式性的表演。她說:「人爲了度過難關而創造儀式,好讓自己心安。痛也是一種難關,但痛過之後,隨之而來的是平靜,痛跟儀式因此連結在一起。在我們的生活中,終究也是如此。」

「極相林」是2019舞蹈秋天的閉幕作品,將於11月23日至24日於國家戲劇院演出,爲兩廳院最後一屆的舞蹈秋天劃上句號。(編輯:張芷瑄)1081108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