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無處安放的小孩:日託名額緊缺,復工父母遭受打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3日 09:32   僑報

【僑報訊】對於仍有工作的父母來說,他們躲過了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與4000萬失業的美國人不同,他們仍有固定薪水。然而,由於學校和託兒所關閉,他們不得不在努力完成工作的同時減少上班時間,或換班來照顧孩子。

CNN 7月13日報道,往常,馬薩諸塞州弗雷明漢(Framingham)的護士伊芙·約翰斯頓(Eve Johnston)都會安排好時間表:她的小兒子一週5天上日託所,上幼兒園的大兒子放學後去課後照料中心。“我們會把一切都安排妥當。”她說。

但現在,由於孩子們待在家中,約翰斯頓只能爭取週末和工作日晚上輪班,保證至少一位監護人在家。

隨着馬薩諸塞州新冠肺炎病例的減少,約翰斯頓一家希望現狀能有所緩解。但是,隨着該州正逐步放寬一些限制,許多父母都非常渴望送孩子去託兒所,因此對約翰斯頓一家來說,爲他們的孩子找到托兒服務難上加難。

約翰斯頓表示:“現在的狀況不能維持多久。我們希望學校和日託所在未來某個時間點重啓。但與此同時,我接受了一份每週六日從晚7時到早7時的工作。”

在獲得州政府批准後,謝麗爾·勒庫西(Cheryl Lekousi)在馬薩諸塞州尼德姆(Needham)附近的家庭日託服務重新營業。她必須限制日託所孩子的數量,提供適當的防護設備,並嚴格遵守衛生規定。她還計劃幫助幼兒保持社交距離。

“我檢查了日託所的玩具,然後又買了一些適合單人玩的玩具。”勒庫西說,“日託所有一輛小玩具車。小孩子們會努力爬進去坐兩個人,但我現在會告訴他們,那是一輛單人車。”

即使有了這些準備和投入,對於61歲的勒庫西來說,未來仍有不確定性。勒庫西擔心自己家庭的健康狀況,以及她是否能夠維持該州規定的較小的客戶羣。

 

 

6月23日,在密歇根州米爾福德(Milford)的卡爾斯家庭YMCA夏令營,一位戴着防護口罩的教練與孩子們一起玩耍。(圖片來源:路透社)

在各學校正在研究如何以及何時重新開放的同時,年幼的孩子們可能會遇到另一個問題,即他們的父母可能根本找不到任何兒童保育機構。

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分析發現,疫情最終可能導致全美近450萬個託兒所關閉。這可能會使員工無法重返其全職工作崗位,並阻礙民衆對經濟完全重啓的渴望。

今年春季,國會曾撥款35億美元用於兒童保育,作爲聯邦紓困法案(CARES Act)的一部分。但康涅狄格州民主黨衆議員羅莎·德勞羅(Rosa DeLauro)表示,這簡直是九牛一毛。她已提出了一項議案,希望將撥款增加到500億美元。

德勞羅說,疫情顯示出美國在爲想要上班的家庭提供負擔得起的、可獲得的兒童保育方面處於“倒退”狀態。

“讓人們重回工作崗位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她說,“該計劃的一部分應與復工的人們照顧孩子的方式有關。”

德勞羅的法案得到了華盛頓州民主黨參議員帕蒂·穆雷(Patty Murray)的支持。

穆雷表示:“我們所有人都希望經濟重啓。但如果人們無法獲得托兒服務,他們將無法重返工作崗位。”

然而,即使學校名額充足、提供托兒服務的機構開放,父母也不得不認真思考該怎麼做。近日得州和佛羅里達州的病例激增更加劇了父母們的擔憂。(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