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反智主義”盛行 成美國抗疫一大阻礙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7日 00:02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美國新冠疫情形式再度嚴峻之際,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Mark Meadows)表態“不會去控制疫情,因爲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樣”讓抗疫一線的醫務、科研人員惱火又無奈。面對尚無特效藥的病毒,唯有遵從科學、積極抗疫才是正解,但“反智主義”總是讓謠言跑在了科普的前面。

“反科學”潮流盛行 科學抗疫阻礙重重

綜合南京《揚子晚報》、成都封面新聞報道,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25日接受CNN採訪時表示,美國“不會去控制”新冠疫情,因爲“新冠病毒就像流感病毒一樣。”此前,副總統彭斯的兩名親信感染新冠,作爲白宮應對疫情工作組的負責人,彭斯不僅沒打算自我隔離,反而無視美疾控中心(CDC)的防疫指南,繼續競選活動。這些高官的言行再次驗證了聯邦政府不遵從科學進行抗疫的態度,也凸顯了美國社會當下的一個顯著分化:科學與反科學的矛盾愈發激烈。

白宮辦公廳主任梅多斯(右)25日接受CNN採訪,堅持表示新冠病毒就是“大號的流感”,政府“不會去控制”疫情。(圖片來源:CNN截圖)

“反智主義”通常指對智識、知識的反對或懷疑,對知識分子的懷疑和蔑視。今年新冠疫情暴發後,美國反智、反科學的現象出現爆發,並且和政治分化同步——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民調顯示,有63%的共和黨支持者認爲新冠疫情被誇大,而民主黨支持者中只有14%認爲疫情被誇大。

在川普的很多支持者都認爲疫情只是“大號流感”,甚至把疫情視爲“騙局”的也不少見,其原因與政治人物的言行密不可分。早在2月份,川普就聲稱“有一天,病毒會奇蹟般地消失”。川普的支持者也淡化疫情,嘲笑防疫。右翼網站“紅州(RedState)”發佈了大量陰謀論、反對傳染病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支持川普的文章,還稱福奇是“口罩納粹”。

民衆被此類媒體和政客“帶節奏”,導致荒唐事層出不窮:多地出現“病毒派對”導致集中感染;自8月中到9月底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裏,加入臉書(Facebbok)“反口罩”羣組的用戶增長了1800%;有人相信口罩中用來在鼻樑處定型的金屬條是5G天線……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一些媒體專門爲此進行事實覈查報道,以正視聽。

頂級期刊打破百年傳統 批評政府抗疫不力

反智現象如此洶涌,讓學術界多個權威機構打破不介入政治的傳統,公開抨擊政府抗疫不力。

10月14日,頂級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發表社論,以前所未有的強烈語氣譴責川普任總統四年來對科學及科學政策的踐踏行爲,公開表示希望拜登當選新一屆總統。

有從事科研的網民指出,川普是美國建國200多年來,首位同時獲得《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自然》《科學》《柳葉刀》“四大頂刊”集體炮轟的總統。

10月8日,創刊208年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首次以全體編輯名義發表社論《在領導力真空中死去》(Dying in a Leadership Vacumm),抨擊政府“無能”,使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死於新冠疫情,“使危機變成了悲劇”。

5月16日,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發表題爲《把權力還給美國疾控中心》(Reviving US CDC)的社論,批評政府對疾控中心橫加干預。文章最後寫道:“美國人必須在2021年1月前讓一位總統入主白宮,而這位總統需要明白,公共衛生不應受到黨派政治的影響。”

3月,頂級期刊《科學》(Science)的主編、化學家Holden Thorp就以“幫我們個忙”(Do us a favor)爲題發表了一篇措辭嚴厲的社論文章,呼籲川普尊重科學。10月份,該刊採訪了多位科學家及多個科研機構,梳理川普對科學界的所作所爲,批評其抗疫不力。

另一本歷史悠久的科普雜誌《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於9月15日公開宣佈,將在今年總統選舉中“選邊站”。這是該刊創立175年以來首次就美國大選明確表態。該刊10月號發表社論指出,雖然疫情會給所有國家帶來壓力,但白宮排斥證據和科學,“一直在嚴重損害美國及美國人民的利益”。

另外,81位美國諾貝爾獎得主9月2日聯名發表公開信,力挺拜登,“我們國家前所未有地需要領導人重視科學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的價值”。

頂級學術機構美國國家科學院(NAS)和美國國家醫學院(NAM)也於9月24日發表聲明:“不斷有關於科學政治化的報道和事件,特別是公共衛生官員無視事實和專家建議,以及嘲笑政府科學家的行爲,令人震驚。”

“反智主義”滋長有土壤

美國一直存在“反智主義”的土壤,新冠疫情則爲其提供了新的動力,特別是保守派與自由派輿論的對立,加劇了人們對科學和專家的認知分歧。芝加哥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觀看福克斯新聞主持人漢尼蒂(Sean Hannity)的節目與“減少保持社交距離”之間存在關聯,因此,看福克斯新聞很可能對部分觀衆產生“致命”的影響。

美國學術界認爲,反智、反科學不是當前問題的全部。《自然》雜誌在社論中指出,民粹主義正在崛起。民粹主義者將世界分爲“民衆”和“精英”兩類人。科研人員被歸爲“精英”,他們的知識和工作不被信任。不僅如此,“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公職人員和記者之類的人也遭受了類似的攻擊”。

學術界“介入”政治,表明了打斷“反智主義”循環的迫切性。然而,當下的美國貧富分化加劇、種族矛盾尖銳、政治兩極化,種種撕裂都成爲“反智主義”成長的溫牀。正如美國人文主義協會前主席尼奧斯(David Niose)所評論的:美國的經濟不安全和不平等現象日益普遍,滋生了更多的恐懼和焦慮,導致對批判性思維和理性的貶低,其結果是“反智主義”成爲社會的一個特徵,而這與個體的智力水平無關。(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