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大選的經濟牌:狡黠的“華爾街之狼”,繞不開的中國議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5日 04:38   鳳凰網

稿 | 記者 卞英豪

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

對於即將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而言,這句中國俗語恰如其分地描繪了“金錢”對這個全球最具權勢的寶座的作用。華爾街,這個全球最懂得“審時度勢”的羣體,正在用一雙無形之手左右着選舉走勢。

川普和拜登,華爾街會做出怎樣選擇?對中國經濟而言,這場舉世矚目的選舉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紅股VS藍股,“華爾街定律”暗示選舉結果?

如果說經濟是衡量領袖治理能力的重要指標,那麼對美國的“大統領”而言,美股則是一個無可比擬的風向標。

雖然美股的走勢不能完全體現美國經濟的形勢,但美股卻無數次準確預示了大選最後的走勢。

在美國,有一條不成文的“股市大選週期理論”——在大選前的3個月,即7月31日-10月31日期間,如果標普500指數上漲,則現任執政黨將會獲勝;反之,現任總統將會失去連任的機會。

自1984年以來,這一定律的預測正確率是驚人的100%。即便追溯到1928年,當時的美股指數剛剛開始對外公佈,在這期間的23次總統選舉中,這一定律僅僅只“失靈”過3次,準確率依舊高達87%。

標普500指數今年7月31日收盤時報收於3271.2點。截至發稿時,標普500已經歷了一輪崩盤,報收於3234.47點。那麼根據這一定律, 如果美國總統選舉在此刻進行,拜登將最終贏得選舉。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8月底,標普500預計市盈率已經高達26.9倍,創下了美股歷史新高。這個數字甚至高於互聯網泡沫時期的26.3倍。那一年,在泡沫戳破後,標普500指數曾經歷了長達數月的大幅下挫。

9月初,標普500指數暴跌如期而至。而在標普500上市的著名美國企業特斯拉,在這一輪行情中大跌超過34%。但有趣的是,標普指數始終沒有把特斯拉納入到成分股中。

而特斯拉還有另一重身份——這是一隻久負盛名的“藍股”。就在一年前,特斯拉CEO馬斯克曾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公開支持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楊安澤。而特斯拉所在的可再生能源領域恰恰是民主黨政策的“座上賓”。

此外,諸如美股上市公司磐石建設、第一太陽能、博通等都是當前熱門的“拜登概念股”。而以石油和化石燃料生產商、大型國防承包商和銀行股爲主的“紅股”,包括洛克西-馬丁、美國銀行等個股則是的“川普概念股”。

而根據CNN Business數據顯示,自7月起至今,“拜登概念股”上漲約10%,“川普概念股”則下跌了9%。

無論是充滿“玄學”色彩的股票定律,還是真金白銀的股票交易, 華爾街似乎在無形中表達了一些想法。

川普or拜登?華爾街人士:我選鮑威爾

“華爾街的本質是一羣商人,他們並不在乎誰是總統,但他們永遠會在乎利益。 如果一頭豬能讓他們持續獲利,相信我,他們會選‘豬’當總統的。”在華爾街擔任對衝基金經理的美籍華裔張力(音)告訴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話糙理不糙。成立至今,如同大部分華爾街機構一樣,張力所在的對衝基金從沒有表達過明顯的政治傾向。一個月前,他們選擇向拜登的競選基金捐助了10萬美元。“但在四年前,老闆捐贈的總統候選人是川普。”

這一變化似乎也是大部分金融機構的選擇。據《華爾街日報》9月21日消息,截至8月底,拜登的競選團隊共持有4.66億美元資金,而川普的連任團隊則擁有3.25億美元可用資金。拜登團隊的現金流首次超過了“億萬富翁”川普。

這其中,來自華爾街的資助功不可沒。據追蹤政治資金的研究機構“響應政治中心”稱,金融領域捐贈者給民主黨的捐款10年來首次超過了共和黨。據統計,華爾街金融圈今年已累計向兩黨捐贈了近8億美元,而民主黨獲得了超過60%的捐款。(注:此類捐款不只是針對總統候選人)

“在華爾街,人們愛把共和黨戲稱做‘減稅黨’,把民主黨叫做‘加稅黨’。”過去的10年,大部分華爾街人士是共和黨的幕後支持者。在川普任期內,美國三大股指一度氣勢如虹,接連創下歷史新高。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來看,支持“減稅”的共和黨、支持“懂王”川普,似乎是華爾街的最佳選擇。

但事實並非如此。今年8月底,《紐約時報》曾發表了一篇主題爲“川普餵飽了華爾街,但金主卻對拜登敞開了錢包”的報道。報道中援引了多位對衝基金高管以及機構管理者的觀點,《紐約時報》稱, “部分金融業高管認爲川普早就該被解職了”。

這其中就包括張力本人。“從專業角度來說,川普的經歷,也註定了他確實比拜登更瞭解商業。這點確實無可指摘。”張力告訴記者,“但對華爾街來說,似乎並不需要一個懂業務的總統。”

張力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表示,“我們不喜歡一個無常的、沒有原則的人,更不喜歡一系列不連貫的、毫無預兆的政策。對金融來說,最大的風險點正是‘不確定性’,而這恰恰是川普最大的特點。”

不過,在張力看來,拜登和川普的這道選擇題中,其實並不存在“最優解”。“拜登在經濟方向的競選綱領並沒新意可言。”張力表示,“只能說,比起動不動要加關稅搞制裁的川普,沒新意的拜登至少能讓華爾街稍微正常點。”

東方智庫特約作者、資深國際議題媒體人餘淺告訴記者,對拜登而言,既不得罪民主黨的基本盤,同時對華爾街的資金支持敞開大門,正是他在經濟領域的競選策略。

餘淺表示,雖然,拜登在競選綱領中提出了徵收“富人稅”這一經濟議程,但這些政策相比川普時期,僅僅只是進行了小幅修改,遠遠沒有觸及華爾街最核心的利益。因此, 對華爾街而言,拜登的競選政策是易於接受的。

“如果我能選擇,或許我會填鮑威爾(現任美聯儲主席),甚至是巴菲特?但很可惜,我只能在川普和拜登裏做選擇。”張力調侃道。

美國經濟,全球最大矛盾體

歷史數據表明,避免經濟衰退同樣也是美國總統連任的的關鍵指標。過去的100年中,所有獲得連任的總統都成功避免了經濟衰退。

然而,對川普來說,他與連任之間隔着一座名叫“美國曆史最大經濟衰退”的大山。根據美國公佈的第二季度經濟數據顯示,美國GDP大幅下降31.7%(注:該數值爲8月底的修正值)。 這是美國曆史上前所未有的“衰退”。

避免經濟衰退,對這兩位候選人而言,顯然不是一道“送分題”。相反,如果政策處置不善,這很可能會是一道“送命題”。當前,無論川普和拜登誰最終當選,又或是採取怎樣的經濟政策,他們都將面對當今世界最大的矛盾體——美國經濟。

今年4月,受疫情重創的美國選擇了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救市”。然而,從目前的數據來看, 美國政府“救”下的是股市,卻並不是市民。

此前,美股三大股指悉數收復了疫情帶來的跌幅。納斯達克指數和標普500指數更是接連創造了歷史新高。截至發稿時,納指在6個月的時間內飆升了70%,標普500指數的漲幅也超過了50%。

4個月的時間,以股市爲代表的美國金融市場快速復甦,但底層民衆的日常生活卻在極速墜落。據《紐約時報》援引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調查稱,美國已有近11%的人自稱家中沒有足夠食物,超過四分之一的人無法按時繳納租金或抵押貸款付款,40%的成年人推遲了就醫時間。

就在美國GDP大幅下降31.7%的第二季度,美國申請破產保護的企業同比激增43%,首次申請失業金人數連續突破100萬人。但在同一時期,納斯達克還上漲了10%。

如果說市場和民生脫鉤,展現出的是“國進民退”的矛盾。美國同時還陷入了經濟和疫情“同進退”的怪圈。

截至發稿時,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統計數據顯示,美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人數高達710萬例,死亡人數更是超過20萬例。

然而,在疫情不斷攀升的同時,川普政府還自信地表示,美國經濟復甦也是全球最強。包括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財政部長姆努欽在內都堅稱美國經濟將經歷V型復甦。

不過,這一說法在本週被美聯儲的官員們頻頻“打臉”。當地時間9月23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表示,美國經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如果政府不加大財政支持,經濟的復甦很可能會在未來放緩。

然而,鮑威爾口中的“政府財政支持”,遲遲沒有出現。目前,被視作“救命索”的失業金救濟金方案已失效近2個月,然而,川普和拜登所在的兩黨就該方案爭吵不斷,卻始終沒有達成一致。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提出,當前美國政府鬆懈的財政支持,正在阻礙經濟復甦。埃文斯預計,即使在最樂觀的情況下,美國也需要到2021年底,才能將失業率降低到5.5%。而此前白宮方面的預計是將在今年年底,將失業率降低到這一水準。

爲了避免衰退,謀求連任,川普更多依靠的似乎是他的嘴。今年8月,川普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美國正在經歷“史上最佳經濟”,“美國經濟表現遠勝於歐洲,每個人都該知道,美國表現得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市場都要好。”此後,川普還明確表示,“如果我不能連任,經濟反彈將會停止。”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川普上任1267天共發表虛假或誤導性言論20055次。其中,疫情以來,他共重複了“史上最佳經濟”的說法100多次。

繞不開的中國議題,命運多舛的中概股

作爲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中美兩國經濟總量超過世界三分之一,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50%。雙邊貿易額較建交之初增長了250多倍,達世界五分之一,雙向投資從幾乎爲零攀升到近2400億美元,每年人員往來達500萬人次。中美無疑是對全球經濟影響最大的雙邊關係。

因此,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在經濟領域,都無法回避與中國的貿易問題。

然而,雖然兩者在具體施政的方式上存在差異,他們在對待中美貿易問題的大方向卻是相似的——向中國施壓。

對川普而言,“關稅”是其對待中美貿易的重要“武器”。拜登則在其競選綱領中明確表達了不考慮徵收單邊關稅。但在提到中美貿易時,拜登也明確提出,與中國打交道的最好方式是——“團結盟友,共同施壓”。

由此不難看出,無論華爾街亦或是美國民衆更傾向於哪位候選人,中美貿易等經濟問題都將會是未來的政策重點。同樣的,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中美經濟想要在未來四年保持相向而行,依舊任重而道遠。

作爲美國總統選舉的參考指標,同時也是被兩位候選人“集火”的“靶子”,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正是這場總統選舉對中美經濟影響的一大縮影。如今,中概股正承受着來自中美地緣政治之間,甚至是兩位總統候選人之間的“夾板氣”。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共247只,累計市值佔全部美股的比例大約在5%左右。其中,互聯網、科技類的企業在佔據主導地位。

老虎證券指出,中國公司在美上市存在兩大劣勢,其一是公司易被低估,美國投資者對部分中國的公司情況十分陌生,鮮有資本的關注。其二,低市值的公司若沒有重大事件影響,成交量十分平淡,甚至有全天無交易的情況。這也將導致其股價的大幅波動,對公司的經營存在影響。

今年4月以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曾多次發佈"中概股預警",提示投資者"不要將資金投入中概股"。5月,美國參議院通過了《外國企業問責法》。分析稱,該法案的部分條款指向的正是中概股。

而在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的競爭中,中概股成了兩者共同的“打擊對象”。現任總統川普已多次通過行政令等手段對中概股進行限制。而拜登也在競選綱領中明確指出,將在知識產權、信息保護等問題上對在美的中國企業進行約束。

隨着國內經濟形勢更加開放,政策趨於完善,今年越來越多的在美上市的中概股選擇“回歸”。另一方面,在兩黨的共同壓力下,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相比以往將更加阻礙重重。可以想見,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當選, 未來,優質的中國企業或許都未必會把美國作爲上市的首選。

“賭博和投資之間的那條線是人爲的。”美國電影《大空頭》的這句經典臺詞,描繪的是華爾街的貪婪,講述的卻是一個純粹的邏輯——人們總是願意選擇賠率對自己有利的“賭博”。

因此,選川普還是拜登,這道看似非此即彼的選擇題,無論是精明的華爾街還是仍在爲麪包奮鬥的基層人士, 其選擇本質就是一場對未來的“投資”。

只是,身處波詭雲譎的國際局勢,面對充滿矛盾的經濟體,以及兩位潛在執政者充滿不確定性的經濟方針,這一次賭上未來的投資,似乎又是一場誰都“輸不起”的“投機”。

當渴望利益的華爾街與謀求地位的政客,共同開啓了一場政治遊戲。普通百姓要面對的卻是那看不到“終點”的疫情、遲遲難以確定的失業金、大幅減少的工作崗位、無休無止的破產潮。

無論兩位候選人打出什麼樣的經濟牌, 那些無法享受到美股紅利和“量化寬鬆”的人們,或許很難找到真正對自己有利的“賠率”。

來源:東方網·縱相新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