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媒披露川普避稅操作:申報“鉅額虧損”,理髮也能退稅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00:02   鳳凰網

美國總統川普的稅務問題再次引發關注。近日,美國總統川普的稅務問題再次引發關注。美媒27日爆料稱,川普在2016年與2017年均只繳納了75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其名下企業報告虧損所致。通過追溯川普及其公司20年來的納稅記錄,美媒還對川普及其企業利用總統地位獲取收益,以及支付“諮詢費”、退稅等一系列操作提出了質疑。

針對媒體爆料,川普本人回應稱有關他避稅的報道完全是假新聞,川普集團首席法律顧問也聲稱,川普事實上在過去10年裏繳納了高達數千萬美元的個人所得稅。

“官商一體”

《紐約時報》27日披露了川普所從事的部分海外交易,長期以來,因爲擔心外國投資者可能會通過川普經營的業務來討好他,以便在政治上獲得好處,這些交易一直受到輿論關注。文件顯示,在川普任期的前半段內,川普集團至少在海外賺取了7300萬美元。

《紐約時報》報道稱,川普在美國國內和世界上無數地緣政治熱點地區都有大量商業利益。在入主白宮後,川普繼續經營自己的生意,雖有相關記錄,但要全面衡量川普商業利益與政治的交集範圍仍然很困難。

川普和他的數百家公司的稅務記錄準確地顯示了他多年來收到了多少錢,以及他的品牌與總統身份產生了多少潛在或直接的利益衝突。通過這些記錄,得以一窺川普在2014年之前的財務狀況。川普從2014年起被要求每年公開個人財務報告,這些報告描述了他各項收入的大致範圍。稅務記錄表明,他從美國以外項目獲得的總利潤比有限的公開文件所顯示的要高得多。

具體來看,2008年,土耳其-美國商務委員會主席亞爾金達格幫助川普的公司通過談判達成了一項授權協議,使其可在伊斯坦布爾開發兩座川普大廈。稅務記錄顯示,這筆交易給川普帶來了至少1300萬美元的收入,遠遠超過此前所知的數目。亞爾金達格還透露稱,自從他們多年前首次合作以來,他一直與川普“保持友好關係”。

然而,根據公開報告,川普從伊斯坦布爾兩座川普大廈獲得的收入僅約320萬美元。

另外,2010年前後,川普還將自己的名字授權給菲律賓馬尼拉的一座大廈,公開報告稱川普此舉僅使自己入賬410萬美元,還不到稅務記錄顯示的實際收入——930萬美元的一半。

《紐約時報》對此刊文指出,在川普於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後,他的總統身份使自己的各項商業活動陷入了道德困境,政治地位對商業活動施加影響力的情況屢屢發生——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選擇管理馬尼拉川普大廈的商人擔任美國貿易特使;曾參與一筆涉及烏拉圭許可交易,併爲川普賺得230萬美元的一名關鍵人物在阿根廷內閣中獲得了職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政府以及該國商界利用川普的企業爲自己服務,土政府官員曾出席在華盛頓特區川普酒店舉行的會議,土耳其航空公司還選擇了弗吉尼亞州的川普國家高爾夫俱樂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舉辦活動。

《紐約時報》披露稱,除此之外,川普在擔任總統期間還通過其他方式獲取收入。第三方信用卡公司向美國國稅局上報的每月信用卡收據顯示,從2015年開始至今,川普的度假村、高爾夫球場和酒店成了民衆青睞的場所。隨着川普的政治地位上升,相關場所的信用卡交易量顯著上升。

2015年6月川普宣佈參選後,截至2015年8月,川普多拉國家酒店(Trump National Doral)信用卡收入同比增長了一倍多,達到1300萬美元。他的海湖莊園俱樂部由於會員人數激增,入會費收入增至原先的10倍,從2014年的66.4萬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約600萬美元。在2015年至2018年期間,川普從自己名下商業場所獲益的金額高達2600萬美元。

“只進不出”

然而,“賺得盆滿鉢滿”的川普在過去十多年裏卻幾乎沒有繳納什麼稅款,這與川普爲避稅所採取的一系列操作不無關係。

《國會山報》27日報道稱,2017年,川普和2016年一樣,在美國只繳納了750美元的個人所得稅,而他和他的公司當年在其他國家繳納了更多的稅,包括在巴拿馬繳納了約1.56萬美元,在印度繳納了約14.5萬美元,在菲律賓繳納了約15.7萬美元。不過,這些稅款的總數目與川普的收入相比依然微不足道。

《紐約時報》刊文指出,川普和川普集團旗下公司自1990年代以來的納稅申報單以及川普2016年和2017年的個人納稅申報單顯示,在過去15年間,川普有10年根本沒有繳納個人所得稅。在2000年至2017年間,他的聯邦所得稅總額僅爲每年平均140萬美元,與其收入不成比例。

在調查川普集團的稅務記錄後,《紐約時報》分析稱,川普的商業活動中有“一個奇怪的模式”:2010年至2018年間,川普在他幾乎所有項目的業務支出中,把大約2600萬美元的“諮詢費”勾銷了,而這些費用通常佔他收入的五分之一。在阿塞拜疆,川普從一筆酒店交易中收取了500萬美元,並報告說支付了110萬美元的諮詢費。

《紐約時報》推測稱,川普在商業活動中常把一名家庭成員當作顧問,然後把這筆費用稱作“諮詢費”,將其作爲做生意的成本來扣除,從而減少了自己的應繳納稅款的收入。

通過將川普及其公司的稅務記錄與川普女兒伊萬卡2017年進入白宮工作時所提交的財務信息進行對比,《紐約時報》發現,伊萬卡報告稱她從自己共同擁有的一家諮詢公司收到了約74.76萬美元的款項,這與川普集團在溫哥華和夏威夷的酒店項目中聲稱的免稅諮詢費總額完全相符,與此同時,伊萬卡一直在川普公司內擔任執行官。

資料顯示,在美國,僱主可以將諮詢費作爲業務費用扣除,這也可以避免與工資相關的預扣稅。根據美國國稅局的規定,這種諮詢安排必須是企業經營中“正常且必要的”部分,且費用合理,並基於市場標準,不過,接受這些費用的人仍然需要繳納所得稅。值得注意的是,沒有跡象表明國稅局對川普扣除數百萬美元諮詢費的做法提出了質疑。

《紐約時報》刊文稱,除了減少納稅,目前尚不清楚川普爲什麼會以這種形式向女兒支付報酬。另一種可能是,這些費用是將資產轉移給子女的一種方式,因爲這一方式無需繳納贈予稅。

除諮詢費外,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7日報道稱,川普還“通過可疑的措施減少了自己上交的稅款,其中一項操作是高達7290萬美元的退稅”。《紐約時報》分析稱,川普“每年繳納的所得稅總額比超級富豪的平均稅額少了大約4億美元”。

以海湖莊園爲例,它從應該繳納稅款的收入中扣除了數百萬美元,其中包括2017年亞麻製品和銀飾的開銷——10.94萬美元,以及用於園林綠化的19.78萬美元。被扣除的費用還包括一名佛羅里達攝影師多年來在該俱樂部拍攝大量活動的報酬——21萬美元。

與此同時,川普自己乘坐飛機產生的燃油費和餐費等開支也獲得了退稅,甚至連川普理髮的開銷,包括包括他爲主持《學徒》系列節目爲支付的7萬多美元美髮費用,也都獲得了退稅。

資料顯示,美國允許企業獲得商業開支方面的退稅,雖然美國國稅局要求這些開支是“普通和必要的”,但是《紐約時報》分析稱,這是一個寬泛的標準,因而經常被企業主廣泛運用。

“虧損避稅”

除此之外,川普還通過報告鉅額虧損來規避稅收。英國廣播公司(BBC)27日報道稱,在2018年的一份公開文件中,川普表示,他至少獲得了4.349億美元的收入,但《紐約時報》駁斥了這一說法,聲稱川普的納稅申報單顯示,川普當年虧損了4740萬美元。

《紐約時報》還刊文指出,川普“大部分”最大的業務“即使沒有數千萬美元,也有數百萬美元的連年虧損”,比如他的高爾夫球場和酒店就一直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

此外,2018年,川普總統從《學徒》系列節目中獲得了高達4.274億美元收入,當年他還授權一些組織使用自己名字,以此賺得收入。同年他還投資了兩座辦公樓,賺了1.765億美元。

 

然而,川普在這些收入幾乎沒有納稅,因爲他報告稱他的企業出現了重大虧損。《紐約時報》對川普財務狀況的分析發現,川普集團的企業持續虧損了數百萬美元,例如,2018年,川普擁有的最大的高爾夫度假村——邁阿密川普國家多拉度假村虧損1.623億美元,而他在蘇格蘭的兩個高爾夫球場以及在愛爾蘭的一個球場總共損失了6330萬美元,上述鉅額虧損使川普當年避免繳納大量個人所得稅。

“這個操作是川普收支模式的一個關鍵元素:用他的名人地位購買和支撐高風險企業,然後利用它們的虧損來避稅。”《紐約時報》寫道,“身爲總統的川普沒有補全稅法的漏洞,卻一直在利用這些漏洞,使自己作爲企業主可以‘結轉剩餘損失,以便在未來幾年減稅’。”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