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付款後資金被凍結 多位留學生遭遇網購國際機票騙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18日 14:26   中國新聞網

  “行騙賬號多是粉絲10萬+、皇冠會員、自稱專業認證”

  付款後資金被凍結 多位海外留學生遭遇網購國際機票騙局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 劉秋鳳

  一批中國海外留學生在新組建的“社交平臺詐騙申訴溝通”微信羣中,寫下了自己的被騙金額。

  這個羣現有87人,大多爲滯留海外的中國留學生。其中一名在日本的留學生楊小白說,已知受騙者上百名,詐騙金額至少幾百萬元。

  由於海外新冠肺炎疫情形勢依然嚴峻,3月26日,民航局發佈《關於疫情防控期間繼續調減國際客運航班量的通知》,自3月29日開始,1家航空公司在1個國家保留1條航線,1周至多1個航班。在抵/離中國的航班上採取嚴格的防控措施,確保客座率不高於75%。

  在“五個一”政策下,很多留學生買不到回國的機票,想回國的他們只能通過“票代”來想辦法,而一些不法分子也從中找到了“商機”。

  近日,在美國、日本和馬來西亞的3名中國留學生向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講述了他們的被騙經歷。無一例外,這個“回國機票”騙局的操作者全是“粉絲10萬+的某社交平臺會員”。值得關注的是,這些行騙賬號依然在該社交平臺活躍。

  同一招數 “備註信息有誤”

  “我們已經幫你預定了機票,如果你不付款,就會被所有的航空公司拉黑。”聽到對方的警告,21歲的楊小白慌了,趕緊付了3750元的定金,隨後又轉了9050元尾款。在被告知尾款凍結後,她又轉了9050元尾款……

  楊小白今年大三,去年到日本做交換生。按照學業計劃,9月就要回國繼續學業。

  6月30日,焦慮的楊小白把目光投向了某社交平臺。通過搜索“日本回國機票”,搜索到一個叫“航班查詢-售票處”的賬號,私信後,她很快得到機票預定成功的短信,但蹊蹺的是,“對方一直收不到尾款”。

  楊小白在首次匯款信息的備註中寫明:某社交平臺名+真名+日本飛上海。但對方稱,“你付款備註的字太多了,才被凍結。下次少備註點字。”隨後,她縮減了字數再次轉了9050元尾款,第二次尾款依然被凍結。

  “備註信息有誤”,這個陷阱看似簡單,卻似乎挺有效。

  6月16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實習的張鳴也“中招”了。他在匯款信息上備註“7月14日+航班號+本人姓名”。對方卻告訴他資金被凍結,“需要去掉日期,以航班號加本人姓名重新備註”。他又連續匯款兩次,共損失了33200元。

  22歲的張鳴讀大四,去年9月被學校安排到吉隆坡實習。實習因爲疫情已於3月底終止,且在馬來西亞租房6月底到期,他急需回國。正規途徑的機票只能在8月之後,所以他選擇去某社交平臺上尋找“黃牛”票代,結果中招。

  27歲的張萌,在美國讀研畢業,由於簽證和租房都即將到期,她在網上找票代,結果被騙46000餘元。“因爲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受騙者,他們就成立了一個微信羣‘社交平臺詐騙申訴溝通’,希望能團結起來共同維權。”張萌說。

  截至7月10日,“社交平臺詐騙申訴溝通”微信羣成員達87人,來自英國、日本、美國、韓國、馬來西亞、加拿大、白俄羅斯等多個國家,其中大部分是留學生。

  共同特徵 自行編輯“認證信息”

  楊小白受騙的是某社交平臺一個叫“航班查詢-售票處”的賬號。

  7月12日,該賬號依然在更新,發佈了韓國和日本的回國機票信息。其註冊時間是2013年10月30日,第一條信息發佈時間是2013年11月2日。截至2020年7月12日,共發佈了6462條信息,有超12萬粉絲。它有社交平臺會員皇冠會員頭像,自稱“國際航空認證”。實際上,皇冠會員可以花錢購買,簡介和公司可自行編輯,但這具有迷惑性。楊小白說,證書、十萬粉絲,皇冠長相的VIP會員……這些看起來“挺專業”的信息,讓她昏了頭。

  事實上,這些皇冠會員和該社交平臺官方認證的藍V完全不同,其實就是一個精心包裝的私人賬號。

  留學生小皮,原計劃購買7月5日從吉隆坡飛往上海的機票,結果被一個名爲“回國航班-全球免籤”的賬號騙走9800元。“回國航班-全球免籤”同樣是該社交平臺會員,頭像旁邊有一個“皇冠”符號。簡介自稱“中國國航客服經理”。註冊時間是2014年4月16日,截至2020年7月11日,共發了2951條信息,顯示粉絲超過10萬。

  同樣,張萌中招的是一個名爲“國際旅遊服務”的賬號,註冊時間是2013年8月23日,顯示有11萬粉絲。

  和前兩個賬號不同的是,該賬號將流量引入微信公衆號,簡介上寫着“正規國際旅行社出票,無需刷票搖票!全都是現票。購票請認準我司對公企業賬戶和企業公衆號。”張萌私信該賬號後,關注了一個叫“龍騰國際旅遊”的微信公衆號,並在公衆號客服的引導下支付了46000餘元。

  “我們總結了一下,感覺這是同一批人、同一個套路。”楊小白分析,這些賬號都購買了超過10萬殭屍粉,併購買“社交平臺會員”爲自己加印象分,同時,每天頻繁發佈機票信息,造成一種專業的假象。

  維權困難 涉騙賬號依然活躍

  7月12日,記者在該社交平臺上搜索回國機票,仍能搜索到大量黃牛票務賬號,真假難辨。

  這些賬號有共同特點:社交平臺會員、10萬+粉絲、頻繁發佈機票信息。記者查詢發現,“回國航班-全球免籤”的賬號有1000多條評論,其中有多條評論指責其是騙子。而“航班查詢-售票處”的賬號7月9日發佈的俄羅斯回國機票中有8個評論,都指其爲騙子。

  掉入“回國機票代理”陷阱後,維權非常困難。

  張萌意識到自己被騙後,曾向戶籍所在地天津警方尋求幫助,但因不能立即去現場錄口供而無法立案。她也曾與騙子提供的公司所在地重慶警方取得聯繫,警方稱該公司名稱被冒用,無法立案。此外,她也曾與騙子收款賬號所在地甘肅警方、留學地美國警方以及我駐美大使館取得聯繫,但都沒有立案。

  求證國航

  國際客票代理已全面取消

  7月18日晚,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致電國航客服熱線95583,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國航已經全面取消了國際客票的代理權限。去哪兒、攜程等平臺都沒有銷售國際客票,更別說社交平臺了。

  目前購買國際客票的途徑,只有航空公司的官方渠道,如官方App、官網、機場現場銷售櫃檯等。目前,航空公司依然在執行“五個一”政策,國際客票依然緊張。工作人員建議,需要回國的旅客可以提前在航空公司官方App中進行購票預約。

  律師說法

  社交平臺和商業網站應認真審查入駐成員身份

  四川明炬(龍泉驛)律師事務所王仁根律師表示,在代購機票性質還不明朗的情況下,暫時可以區別看待。如果代理方主體真實、資質符合,雙方成立代理合同法律關係,合同約定能購得機票卻沒購得,構成違約,可以主張違約責任;存在欺詐、趁人之危等情形,也可主張合同無效、解除或撤銷合同,退還費用、賠償損失等,可以通過協商和訴訟解決。

  同時,社交平臺和商業網站應該切實履行主體責任,認真審查入駐成員身份,如疏於審查和管理,也應承擔連帶責任。

  如果代理方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以騙錢爲目的,則涉嫌詐騙,應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對於受騙人說的立案難的問題,最高法關於適用《刑訴法》的解釋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作出過相關規定:針對或者利用計算機網絡實施的犯罪,犯罪地包括犯罪行爲發生地的網站服務器所在地,網絡接入地,網站建立者、管理者所在地,被侵害的計算機信息系統及其管理者所在地,被告人、被害人使用的計算機信息系統所在地,以及被害人財產遭受損失地。也就是說,上述行爲只要有一個點能與中國境內相關聯,當地公安機關就應當立案偵查。

  (文中留學生均爲化名)

【編輯:吉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