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無緣東京奧運!俄羅斯未來4年被禁止參加國際體育大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9日 06:08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9日在瑞士洛桑召開特別會議,禁止俄羅斯在今後4年內參與重大國際體育賽事,包括2020年東京奧運會以及2022年卡塔爾FIFA世界盃。

中新社報道,在這4年期間,俄羅斯運動員將只能以中立身份參賽,不能升俄羅斯國旗、奏俄羅斯國歌。同時,俄羅斯政府官員也不能出席此類賽事活動。在4年處罰期內,俄羅斯同樣無法主辦甚至申辦重大國際賽事。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主席克雷格·裏迪9日在瑞士洛桑的發佈會上講話。(圖片來源:美聯社)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消息稱,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作出這一禁賽決定,主要基於2019年初送交WADA的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數據可能被操縱。

WADA於11月25日稱,由於在檢查中發現“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的數據‘既不全面,也不完全可信’”,因此提議取消俄羅斯申辦大型國際賽事的資格,爲期4年。據今日俄羅斯消息,11月26日,美國反興奮劑機構(USADA)負責人特拉維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發表聲明稱,應該全面禁止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國際大賽。泰加特在聲明中說,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處罰提案允許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身份參與比賽,這樣的提案“不夠徹底”。

此前美財政部去年12月發佈的新聞稿指出,俄情報機構入侵了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和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的網絡數據庫,竊取並篡改有關報告。

 

 

2016年5月24日,俄羅斯國家藥物檢測實驗室工作人員在工作。(圖片來源:美聯社)

俄羅斯將對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裁決提出申訴

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總幹事尤里·加努斯已經證實了這一消息。

衛星通訊社的報道還稱,俄羅斯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第一副主席斯維特蘭娜·茹羅娃宣佈,俄羅斯將對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裁決提出申訴。

她補充說,在這件事情上根本不應該歸咎於運動員。

她說,總之要等待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在這個問題上的反應。俄方將於12月19日討論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這一決定,她表示下一步將取決於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所做出的決定。

 

 

2014年2月23日,索契冬奧會閉幕式上,俄羅斯國旗與奧林匹克會旗飄揚。(圖片來源:美聯社資料圖)

梅德韋傑夫:這是“一部沒完沒了的反俄劇集”

綜合中新社、新華社報道,對於WADA的提議,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1月26日曾指出,這無疑是某些西方國家在國際事務上“試圖孤立俄羅斯的又一次嘗試”。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12月5日表示,WADA對俄羅斯體育事業提出的要求是“一部沒完沒了的反俄劇集”。

梅德韋傑夫當天接受俄羅斯電視臺採訪時說:“做決定、懲罰、禁賽……周而復始,所有相關興奮劑醜聞好比‘一部沒完沒了的反俄劇集’。”

梅德韋傑夫表示,制裁運動員對俄羅斯來說是極其艱難的決定,俄羅斯體育部及相關部門已被責成捍衛俄羅斯和其運動員利益,允許其參加體育賽事。

梅德韋傑夫指出,俄羅斯存在興奮劑問題,這在現代體育發展的趨勢中是不可接受的,俄方將繼續致力於打擊興奮劑。他還說,其他國家存在同樣的問題,但只有俄羅斯被責罰,顯然這與政治局勢相關。

此前,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也曾被暫停工作近3年,理由是2015年一份應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要求作出的報告顯示,俄羅斯存在政府支持的大規模使用興奮劑現象。

俄羅斯興奮劑事件時間點梳理

近年來俄羅斯飽受興奮劑醜聞困擾。體育媒體人“OlyExpress”在微博上梳理了俄羅斯興奮劑事件的重要時間節點:

2015年11月:由WADA首任主席龐德領導成立的獨立委員會發現俄羅斯田徑項目中存在“根深蒂固的作弊文化”,並認爲俄羅斯國家安全部門涉入其中,建議禁止俄羅斯參加國際田徑比賽。報告發布後的幾天,國際田聯對俄羅斯田協施以禁賽處罰,WADA宣佈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RUSADA)不合規。

2016年5月:《紐約時報》報道說,包括至少15名獎牌得主在內的2014年索契冬奧會數十名俄羅斯運動員,是一項國家興奮劑計劃的一部分。該報告基於冬奧會期間俄羅斯反興奮劑實驗室負責人羅德琴科夫檢舉的證據得出。

2016年7月:由加拿大法學教授和體育律師理查德-麥克拉倫領導的獨立委員會成立,負責調查《紐約時報》的指控,指出俄羅斯運動員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期間存在大範圍的由國家支持的使用興奮劑行爲。調查認爲俄羅斯體育部監管操縱了運動員興奮劑檢測樣品的分析結果和樣品掉包,並建議禁止俄羅斯參加里約奧運會。國際奧委會在7月24日舉行的會議上表示,將由各個單項體育聯合會自主決定。 俄羅斯仍被禁止參加奧運會田徑比賽,但參加了其他大多數項目,並獲得19枚金牌。

2017年8月:俄羅斯被禁止參加在倫敦舉行的田徑世錦賽,但有19名運動員以中立身份參賽。

2017年12月:國際奧委會暫停了俄羅斯奧委會的工作並禁止俄羅斯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但允許俄羅斯運動員在“滿足嚴格條件,表明無使用興奮劑背景”的前提下以中立身份參賽。

2018年2月:168名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的“俄羅斯奧運選手”(OAR)身份參加了平昌冬奧會,但有兩名運動員藥檢陽性——冰壺獎牌得主克魯謝爾尼茨基和雪車運動員謝爾蓋耶娃。後者以陽性結果“很有可能來自被污染的產品”爲由向體育仲裁法庭申訴並獲成功。

2018年2月:在平昌冬奧會其餘檢測結果無一陽性後,國際奧委會恢復了俄羅斯奧委會的工作。

2018年9月:WADA執委會投票決定在RUSADA達到“合規路線圖”中規定的要求之前恢復其工作,該路線圖包括允許訪問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中存儲的數據。

2019年1月:WADA在爲俄羅斯設定的最後期限後3周,從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提取了超過2萬個樣品的數據。

2019年9月:WADA表示,RUSADA提供的歷史數據存在“不一致之處”,RUSADA面臨再次被停止工作。國際田聯繼續對俄羅斯實行禁賽,俄羅斯運動員被禁止參加多哈田徑世錦賽。

2019年11月:WADA合規委員會建議對俄羅斯施行包括未來4年禁止參加奧運會在內的一系列處罰,以懲罰其提供了篡改過和不完整的興奮劑檢測實驗室數據。

2019年12月9日:WADA宣佈對俄羅斯全球禁賽4年。(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