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紐約時報》:請叫它“冠狀病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4日 02:31   僑報

【僑報訊】《紐約時報》23日刊登由其編委會撰寫的題爲《叫它“冠狀病毒”》的社論。全文編譯如下:

我們已經在這條路上走了太多次了。14世紀,黑死病引發了針對猶太人、加泰羅尼亞人、牧師和乞丐的大規模暴力;當梅毒在15世紀傳播時,它被稱爲那不勒斯、法國、波蘭和德國疾病;1899年,當鼠疫襲擊檀香山時,官員們燒燬了唐人街。諸如此類的事情,一直延續到我們這個時代。埃博拉、非典(SARS)和茲卡病毒等都加劇了人們對特定地區或人羣的敵意。

3月21日,美國紐約曼哈頓往日車水馬龍的42街如今已冷冷清清。(圖片來源:中新社)

現在是2020年,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亞洲人被攻擊爲所謂“中國流感”“武漢冠狀病毒”或“外國病毒”的源頭。一種神祕的、快速傳播的、有時是致命的疾病正在加劇種族主義和仇恨,現在還藉助了強大的社交媒體的幫助。

隨着新冠病毒從中國武漢蔓延,古老的反亞洲偏見也隨之而來。“黃禍”謠言導致了19世紀70年代的中國人被處以私刑,還有將中國人視爲骯髒和腐朽的刻板印象。

據媒體報道,從東海岸到西海岸,美國華裔和其他亞裔遭到種族主義者毆打、辱罵,這迫使他們購買槍支,以防隨着大流行病的蔓延而發生最糟糕的事情。

美國並不是唯一一個遭受仇外心理摧殘的國家。日本共同社描述了在新冠病毒襲擊過的地方發生的類似反亞洲偏見事件:英國萊斯特郡的亞洲學生遭投擲雞蛋,亞洲人在埃及街道上被大喊“corona”。社交媒體上的惡意帖子已經因爲新冠病毒做出了針對亞洲人的卑鄙的威脅。

無論新冠病毒有多少神祕之處,這都不是黑暗時代,真的沒有理由提醒人們這種可怕的新病毒不分種族和國家。雖然和一個曾去過高感染地區的人保持距離有醫學道理(現在其實已經遍佈各地了),但認爲中國人(或其他地方的人)應該爲病毒的傳播負責,或者斷定他們更有可能是病毒的載體,則是又蠢又壞。

一個充滿巨大恐懼和危險的時代需要團結、人道、犧牲和希望,而不是歇斯底里或仇恨。這應該是全世界政治、社會、宗教和企業領導人競相尋找應對這一致命病毒的方法時發出的信息。許多領導人也正是這樣做的。

不幸的是,川普總統和他的一些內閣成員,以及一些保守派政客故意使用“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來煽動這種偏見。此前幾個月一直將該病毒稱爲冠狀病毒的川普,上週開始爲使用“中國病毒”做辯護。他正在閱讀的演講稿的照片似乎顯示,“冠狀”一詞被劃掉了,“中國”是總統手寫的。週一,川普在推特上表達了對亞裔美國人社區的支持,但他在網上的許多支持者已經接受了他此前的說法。

在將病毒與中國進行捆綁時,總統還採納了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觀點,即提及武漢或中國是對中國提供虛假信息、拖延讓世界知道疫情的報復。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對一個擁有13億多人口的國家或在世界各國安家落戶的中國人進行詆譭。

世界衛生組織(WHO)強烈反對以地名、人名或動物的名字來命名新的傳染病,而使用“冠狀病毒”(coronavirus)等通用描述詞,其原因就在於這種做法會導致仇外心理和偏見。世衛組織說,像中東呼吸綜合症、西班牙流感、豬流感或猴痘這樣的名字可能會產生嚴重的後果,可能會激起對某個特定羣體成員的反感,或導致不必要的動物屠殺。

最後,由新冠病毒傳播引發的反亞洲仇恨並不僅僅是政治的產物,也伴隨着對致命疾病暴發而產生的深深的恐懼。當疾病侵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時,所有美國人都應該盡其所能,保持團結和同情心。(李怡編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