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彭博社:美國驅離中國STEM留學生將適得其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28日 10:48   僑報

【僑報訊】美國大學吸引着世界各地最優秀的人才,而中國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每年輸送的留學生數量最多,尤其是研究生水平的學生。在2018至2019學年,有超過17.1萬名中國學生在美國大學就讀了科學和工程課程,印度學生人數居第二位,爲15.5萬人。儘管短期內,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會改變這種狀況,但國際教育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於3月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除了0.4%的中國學生外,其餘所有國際學生仍留在美國。而從長遠來看,移民政策和公衆態度對於美國高校國際學生的組成比例更爲重要。

彭博社5月29日報道,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卡頓(Tom Cotton)希望結束這一留學潮。他與共和黨同事,田納西州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曾提出一項法案,該法案將禁止所有中國公民來美學習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科目,並獲取研究生或博士生學歷。

“如果中國學生想來美學習莎士比亞和聯邦法案,我們很歡迎,因爲這些是他們應向美國學習的東西。而不是量子計算和人工智能。”卡頓上個月表示,這表明美國正“非常認真地考慮對中國公民來美學習簽證的發放,特別是對在先進科學技術領域學習的研究生,政策將會收緊。”

卡頓認爲知識是固定的,美國教授將這些知識注入到研究生的大腦中,這些國際生便可以從中獲得寶貴的知識和技能。然而,事實並不如他所想。研究生所掌握的不僅是現有的知識,他們還會參與到新知識的生產過程中。每位有實驗室做項目的教授都有十幾位研究生和博士後幫助解決特定的問題。這些學生中有許多來自海外,中國學生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與此同時,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希望在完成學業後留在美國。

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數據顯示,事實上,有90%的中國STEM學生在獲得學位10年後仍留在美國,相比之下,印度學生和歐洲學生的比例分別爲83%和69%。儘管近年來更多的中國人選擇畢業回國,但中國學者發佈的一項研究表明,“從美國返回中國的學者與留美學者的比例是1:1.4”。此外,從中國移居美國的研究人員也更多。

俄亥俄州立大學國際事務教授卡羅琳·瓦格納(Caroline Wagner)致力於分析研究國際科學人才的合作模式,她表示:“越來越多的人回到祖國,但更多人選擇來美。”

阻止中國人才流向美國似乎不是明智的戰略舉措。這看起來是對中國的攻擊,但實際上卻是自毀前途。

將學生送到美國接受研究生教育的確增強了中國的科研實力。但之所以中國能取得進步和成效是因爲中國的研究人員採用了美國的模式,即通過專業學會的支持對科研成果進行同行評審,發佈獨立期刊。瓦格納說:“他們(中國)教育系統的結構很像美國的教育系統。”儘管在某些與國防有關的領域可能需要謹慎,但僅僅因政治聯繫對中國科研人才不公平對待依然不可取。

5月8日,全球抗擊新冠病毒肺炎聯盟(TheGlobalAlliancetoCombatCOVID-19)發起首場線上研討會“抗疫無國界——抗擊COVID-19一線經驗與戰略的多邊分享”。中國頂級防疫專家鍾南山、張文宏和喬傑越洋對話哈佛大學教授BarryR.Bloom、耶魯大學教授StenH.Vermund和紐約大學教授BrianP.Bosworth,分享抗疫經驗,共同探討如何應對全球疫情新常態。圖爲BrianBosworth.(圖片來源:視頻連線截圖)

即使美中兩國政府近期掀起口水戰,但兩國的科研人員,特別是來自中國的科研人員仍在美國繼續合作。亞利桑那大學的珍妮·李(Jenny J.Lee)和約翰·豪普特(John P.Haupt)的一項分析發現,如果將與中國學者合著的論文除去,2014年到2018年間美國本土科研人員關於科學和工程的論文數量將下降約2%。而事實上,因爲有中國學者的助力,這一數字增長了2.6%。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美中兩國政府處於爭執狀態。但儘管如此,一篇針對“新冠病毒”的研究文章經初步分析指出,與前兩年相比,美中研究人員的合作在2020年初有所增加。由於科研團隊規模縮小,研究人員更青睞與他們認識的研究員一起工作。但是美中合作仍然很強勁。

瓦格納說:“科學家們仍在共同努力。他們傳遞數據,彼此交談,並且一起工作。”在全球危機中,國際研究的力量是無價的。(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