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諾獎美國得主涉學術不端 造假論文增至40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0日 18:43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201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格雷格·塞門扎(Gregg L.Semenza)涉嫌學術不端事件持續發酵,其被曝涉嫌造假的論文增至40篇,時間跨度長達18年。一位業內學者表示:“如果早兩年曝出這種情況,塞門扎很可能不會獲得諾貝爾獎。”另一位研究人員則認爲,塞門扎可能只是對一些研究做了宏觀指導,並不瞭解下面人做的具體工作細節。

若真的造假 將成“大地震級別的災難”

北京《中國科學報》報道,截至10月20日,知名學術打假網站Pubpeer上曝出的塞門扎爭議論文已增至40篇,時間跨度長達18年。這些論文被質疑一圖多用或圖片PS,少數文章還被質疑存在倫理問題。

中國低氧生理學領域教授韓通(化名)與塞門扎是合作者,也是多年好友。前幾天,他收到學生髮來的一條微信文章,稱塞門扎被曝30多篇論文P圖造假,時間跨度長達16年。

“塞門扎最早幾篇奠基性的文章不會有事吧?”震驚之餘,他的第一反應是擔心這會引起整個領域的危機。

“上世紀90年代初,塞門扎發現並探究低氧誘導因子HIF-1(hypoxia-inducible factor1,缺氧誘導因子)的一系列工作,是整個領域的基石。可以說,沒有塞門扎對HIF的發現,後續的研究都無從談起。”韓通稱,在諾貝爾獎這種推崇原創的大獎中,塞門扎的工作稱得上“原創的原創”。

“如果這些文章出了問題,那對學術界將是大地震級別的災難。”韓通說。

截至10月20日,Pubpeer上曝出的塞門扎問題論文已經達到40篇。

這40篇論文的時間跨度爲2001年到2018年,長達18年。其中2013年到2016年的論文就有15篇,超過1/3。

涉嫌造假的論文中,涉及“乳腺癌”“冠狀動脈異常”“高血壓”“紅細胞增多症”等疾病的論文超過一半。

兩篇“關鍵著作”未遭打假

不過,韓通最關心的幾篇論文,也就是諾貝爾獎官方網站上公示的兩篇“關鍵著作”,以及1993年發表於《生物化學學報》(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上的論文《Characterization of Hypoxia-inducible Factor1and Regulation of DNA Binding Activity by Hypoxia》沒有被打假。

在諾貝爾獎官方網站上,2019年生理學或醫學獎的“關鍵著作”列表中,塞門扎的兩篇論文位列最前面,分別發表於1991年和1995年。

塞門扎被曝學術造假後,很多人聯想到2018年哈佛大學教授Piero Anversa因造假被撤31篇論文的驚天醜聞。Anversa所“發現”的“c-kit陽性心臟幹細胞”可能並不存在。這一事件給相關研究領域造成了嚴重和深遠的影響。

但低氧研究領域學者陳光(化名)表示,塞門扎論文出現的問題,大概率不會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塞門扎最重要的貢獻是他上世紀90年代發現低氧誘導因子HIF-1的一系列工作,這批被曝有問題的論文不在其中。事實上,發現HIF-1的工作是非常紮實的,HIF-1的存在也被後續的一系列研究所證實。”陳光說,“我們看到,目前被人質疑的多數是一些向下遊轉化的研究。”

“如果早兩年出現這種情況,塞門扎很可能不會獲得諾貝爾獎。但即便現在曝出來了,他的諾貝爾獎也大概率不會因此撤銷。”他說,“畢竟,歷史上諾貝爾獎還曾頒發給完全錯誤的研究、錯誤的結論,但也沒有過撤銷的先例。”

這張論文配圖中,實驗鼠的腫瘤被質疑長得過大。(圖片來源:北京科學網)這張論文配圖中,實驗鼠的腫瘤被質疑長得過大。(圖片來源:北京科學網)

可能只做了宏觀指導 但“細思極恐”

在Pubpeer上搜索塞門扎的名字,每隔幾個小時就會有更新。知名學術打假人Elisabeth Bik也加入了這場“大家來找茬”的活動。

這批被爆涉嫌造假的論文,其中存在的主要問題是:

1、詬病最多的套路:一圖多用或圖片PS。

2、少數文章被質疑存在倫理問題。

此外,已有一篇文章已經撤稿,有兩篇已勘誤或更正。

“我們看到,塞門紮在這些論文中要麼是通訊作者,要麼是合著者。他可能未必直接參與了一線工作,但的確需要爲此負責。”陳光說。“你想,這麼大的人物,他不缺論文,不缺聲譽,甚至不缺經費。他何苦造假呢?所以我想很有可能他只是對一些研究做了宏觀指導,並不瞭解下面人做的具體工作細節。”

“我說這些,不是要給他洗地。”陳光說,“而是在這樣的科研組織方式下,在這樣的科研生態下,類似情況可能比我們想象得還要普遍——這讓人細思極恐。”

2合作者回應

針對質疑,截至10月20日,共有2位論文作者回應了相關評論。

一位是塞門紮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合作者、其中一篇論文的通訊作者Akrit Sodhi。Sodhi首先承認有兩個圖像被“無意地交換了”,但“重要的是,這不是在不同的實驗條件下使用重複圖像的情況”。他表示:“這個無意的錯誤並不影響從這個具體實驗得出的結論。”

另一位也是塞門扎的合作者、康奈爾大學威爾醫學院的Rajiv R Ratan。他表示,“儘管有些圖片看起來幾乎一樣,但它們並不是同一張圖片”“當初做這些工作的人已經離開實驗室很久了,但我們會回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截至發稿,塞門扎未對《中國科學報》作出回應。

塞門扎簡介。(圖片來源:諾貝爾獎官網)塞門扎簡介。(圖片來源:諾貝爾獎官網)

塞門扎簡介:生於紐約 現供職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格雷格·塞門扎於1956年出生於紐約,今年64歲。他在上世紀70年代在哈佛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就讀本科及研究生,後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做博士後研究,並於1999年成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全職教授,2003年起擔任該校細胞工程研究所血管研究項目主任。

上世紀90年代初期,塞門紮實驗室發現了低氧誘導因子HIF-1,並在1995年純化克隆了它。此後,拉特克利夫和凱林發現了HIF的降解機制。

近年來,塞門扎的主要研究方向是HIF-1與腫瘤、缺血性心臟病、冠狀動脈疾病、慢性肺病等疾病的關係。

他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非常重視“科研成果轉化”,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走向臨牀,造福更多病人。

2019年,塞門扎因“在細胞感知和適應氧氣變化機制中的發現”而與英國醫學家拉特克利夫(Peter Ratcliffe)和美國醫學家凱林(William Kaelin)共同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