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奧巴馬憶2009年豬流感疫情:當時我被H1N1病毒嚇壞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6日 18:24   僑報

【僑報網綜合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回憶錄《應許之地》(A Promised Land)第一卷將於11月17日出版,《紐約客》雜誌10月26日發表了該書部分內容。現年59歲的奧巴馬回憶了入住白宮的早期經歷,包括如何通過奧巴馬健保、應對H1N1疫情(俗稱豬流感)以及他任期內的重重阻礙和他遭遇的種族主義言論。

關於豬流感:在遵從科學和“不過度反應”之間平衡

2009年,當H1N1病毒演變成全球性大流行病時,奧巴馬召集了一個小組,幫助評估美國對此類事件的準備情況。他被建議參與該過程,但要遵循醫學專家的領導。

“在參議院參與美國大流行的防範工作後,我對H1N1的瞭解遠遠超過了過去。”他回憶說,“我所知道的(豬流感相關內容)把我嚇壞了(What I knew scared the hell out of me)。”

奧巴馬在回憶錄中寫道,科學家發現美國實際上並沒有爲那次疫情做好準備。儘管白宮團隊權衡了分發藥物的方式、醫院指南以及“如果情況明顯惡化,則有可能關閉學校並實施隔離”等政策。

前總統傑拉爾德·福特(Gerald Ford)1976年應對豬流感的團隊成員提醒奧巴馬的團隊,要在避免過度反應、引發恐慌的前提下,在疫情暴發前擺脫困境,是非常困難的。

“顯然,福特總統想在連任競選中採取果斷行動,在確定疫情嚴重程度之前已迅速進行了疫苗接種,結果,因疫苗患上神經系統疾病的美國人比死於流感的人更多。”奧巴馬在書中寫道。

“我對公共衛生團隊的指示很簡單:決策將基於可獲得的最佳科學,我們將向公衆解釋我們應對措施的每一步,包括詳細說明我們做了什麼和還不瞭解的事。“奧巴馬寫道。

奧巴馬在書中悼念了超1.2萬名死於豬流感的美國人,同時也對這種疾病沒有像專家們最初擔心的那樣嚴重表示感激。

左爲奧巴馬,右爲他的新書《應許之地》封面。(圖片來源:美聯社、亞馬遜官網截圖)

關於種族主義:我不抱怨,因爲總統不該抱怨

奧巴馬回憶說,大約在豬流感暴發的同一時間,茶黨的一些“令人不安的衝動”變得“難以忽視”,其中一些人將奧巴馬比作“動物或希特勒”。

他寫道““茶黨還‘復活’了當初競選時的一個古老謠言:我不僅是穆斯林,而且實際上是在肯尼亞出生的,因此根據美國憲法我不能當總統。”

奧巴馬決定“對此不予置評”,因爲白人選民“對關於種族問題的演講不感興趣”,也因爲他不認爲應該對這些批評進行抱怨。

“從原則上講,我不認爲總統應該公開抱怨選民的批評,這是你在簽約這份工作時所包含的內容。我很快就提醒記者和朋友,我的白人前任(總統)都忍受着惡毒的人身攻擊和阻礙主義。”他寫道,“無論我的直覺告訴我什麼,無論歷史書所暗示的真相如何,我都知道,我不會通過給我的反對者貼上種族主義標籤來贏得選民的支持。”

關於健保:曾過度自信,但困難重重

奧巴馬在新書中說,他對總統任期初期通過奧巴馬健保(Affordable Care Act,平價醫療法案)立法的可能性感到過分自信。“當我回想起那些早期的談話時,很難否認我的過度自信。我堅信醫療改革的邏輯是如此明顯,以至於即使面對那些有組織的反對派,我以爲也能爭取到美國人的支持。”

奧巴馬健保計劃是他擔任兩任總統期間的標誌性成就之一。奧氏健保受到民主黨人的廣泛支持,但遭到了共和黨及一部分民主黨人的批評。共和黨人試圖在2017年廢除該立法的一部分,但已故參議員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當時投下決定性的一票,使共和黨提出的法案未能獲得通過。(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