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姥姥斗大麻:當華裔家長出頭抗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09日 04:18   中國日報

  2019年3月5日,‘山景城反大麻’示威行動的抗議者舉起標語,其中可見到一些華裔身影。

  市議會會議的與會者,聆聽一名發言人講述她對大麻店的看法。

  白髮姥姥手舉標語,反對第五號加州憲法修正案。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楊安澤和支持者。

  (綜合八日電)9月份氣候罷工,牌子上寫著‘一個地球,一個未來’;3月份學區老師罷工,孩子們喊,‘我們的老師應得更多’。去年反對川普在墨西哥邊界修牆,市民上街遊行,鄰居七歲的兒子跟他父母在一起,一邊蹦一邊唱‘手太小,牆造不了’。

  在加州奧克蘭,孩子們一般很小就開始學習如何發聲來促進社會變化。以前,許多亞裔父母強調孩子上學的目的是增加知識,不是關注政治。

  有一位美國老師大聲批評一位韓國同學,說他說話聲音太小,老師聽不見。接著,老師把我們全班帶到了學校的運動場,讓他一個人衝著學校邊上的一排紅木樹大喊。他喊了一次,老師不滿意,說聲音不夠大,讓他再喊。他又喊了一次,聲音比前一次還小,於是哭了起來,亞裔在美國社會的聲音真的太小。

  其實,最近幾年,美國亞裔的政治參與度在慢慢上升,尤其在教育方面的問題上,體現了亞裔保守派的崛起。但是選舉數據顯示,亞裔的政治參與算是所有美國族裔當中最低的之一。2016選總統大選,亞裔投票率由2012年的47%上升到了49%,但是跟60%的總體投票率來比,還是低。亞裔在地方選舉也並不積極,2018年期中選舉,加州33%的亞裔投了票,由2014年的18%差點翻了一倍,而整個加州合格選民的投票率是51%。‘我們沒時間,忙工作’或者‘我不懂政治’是我身邊許多亞裔所聲稱的理由。

  今年三月份,90歲的姥姥她舉著標牌,跟一羣中國移民站在她所住的山景城市政廳示威。標牌上的英文寫著‘山景城反對大麻’(No Marijuana in Mountain View)。一個90歲的老太太,又不會說太多英文,沒有車,也不會用社交網路,怎麼突然出現在市政府反對大麻?

  原來,山景城這家老人公寓一共有近兩百位老人,其中四分之三都是華人,每天有人組織廣場舞和太極拳,開窗戶可以聞到鄰居炸魚的味道,這都讓姥姥想起了她90年代初搬到美國前在北京一直住的那個小區。

  一羣30到50歲的中國移民來到了姥姥住的老人公寓,挨家敲門,說需要老人出馬,幫助保護山景城的孩子們。2016年加州64號提案將休閒大麻合法化以後,今年山景城計劃批准四到五家大麻店,一家中國超市旁邊就要開一家,反對者提出,那裏是孩子放學去參加課外活動的必經之路,把店開在那裏對孩子不好。這些家長創立了一個將大麻商逐出山景城的基層運動,他們需要更多人的支持,於是請求老人們的幫助。各位老人想起了自己的孫子,也開始替這些山景城的華裔家長們著起急來。

  姥姥很多年前考公民入籍考試,花了很多時間背面試會問的問題:美國一共有幾個參議員、誰是第一任總統、美國國旗什麼顏色等等。但沒有人明確地告訴她民主需要積極參與。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政治生活活躍,學校大門前差不多每週都有各種各樣的罷工遊行、政治抗議等。2014年,有很多華裔家長反對第五號加州憲法修正案,因爲擔心招生中恢復使用種族平權措施會破壞亞裔孩子在加州大學的錄取機會。當年,姥姥也被認識的華裔家長朋友拉去遊行去了。

  山景城,像許多美國的郊區,給人一種乾淨、空蕩蕩的感覺。住在柏克萊大學城,習慣了街頭滿是腳步匆匆趕去聽課的學生,以及許多舉著標牌、酷勁十足的乞丐,比如:‘太懶,做不了強盜;太醜,賣不了身體’。柏克萊的街頭散發著自由、青春的氣息,而山景城的住宅區多,42%的居民是房主,感覺是老百姓安安靜靜養孩子的地方。跟許多南灣的城市一樣,山景城的亞裔人數相當多,佔全部人口的30%。

  雖然2016年加州通過公投將大麻合法化,但下面各個城市能否合法開店,還要看地方法規。在南灣,許多城市通過立法禁止或限制大麻的買賣,比如聖荷西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大麻商不能在學校、公園、圖書館,或住宅區1000英尺之內開店。據當地媒體報導,山景城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選民當年投票支持大麻的合法化,但兩年以來,賣大麻的矛盾一直存在。去年,大麻零售商建議在山景城開兩家店面業務、兩家送貨業務,但是許多華人活動人士希望全面禁止大麻生意。

  家長們說,他們抗議行動的參與者以華裔爲主,主要的引擎是微信羣,但在掃街時候,以及在家長教師組織發言的時候,他們也看到了山景城許多反對大麻的印度移民、西裔和白人家長。山景城最早發起反大麻運動的實際上是西班牙裔,但是最近幾年當地西班牙裔活動人士更關注租金上漲問題,而前一屆的市長西格爾雖然支持大麻商,但反對漲房租。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去年10月份有初步的成果,市議會限制計劃開四家大麻店,對家長們來說,至少比無限開店要好。但他們還是不滿意,爭取一家大麻店都不要開。到了去年11月,該選下一屆的市長和三位市議員時,候選人都知道山景城有一個華裔團體反對開大麻店。也許是老天不負有心人,西格爾市長選下來了,一位反對大麻店的候選人麗莎·馬蒂恰克(Lisa Matichak)當選爲新市長,新當選的市議員也不是大麻店的支持者。

  今年五月份,市議會終於決定山景城不許開大麻店,只允許送貨業務,運動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雖然是市議會投票決定山景城和大麻的未來,但華人團體似乎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前年紐約時報廣場有一場街頭表演,內容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運動有關。當時,表演者嘲笑了川普對穆斯林移民的態度,觀衆爆發出歡呼。接著,表演者現場選了一位亞裔男士參與表演,看起來應該是外國來的遊客。當他被問到叫什麼名字,他開始回答,表演者打斷他的話,告訴觀衆他叫‘ching chong’就可以了,還笑他眼睛小,把他的手放在一名女觀衆的腰部,說亞裔男人性變態。

  亞裔是美國的‘模範少數民族’,經濟上成功,政治上安靜,所以許多人不把亞裔看爲少數,認爲不能嘲笑其他種族的困難,但亞裔可以。

  這不是因爲亞裔做錯了什麼,而‘模範少數民族’是其他種族給亞裔貼的標籤,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總的來看,亞裔總的來說確實在美國很成功,但另一方面,持續這個比較安靜、乖乖工作的刻板印象導致了美國亞裔的意見被其他人忽略。

  可以說,反對大麻的家長、之前反對種族平權措施的抗議者、甚至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的現象,都體現亞裔在美國民間政治領域越來越活躍、直言不諱。但在這方面,有時候亞裔也是自己的敵人。楊安澤最近受到批評,因爲他在競選活動中認同了‘模範少數’的影像,還有反大麻的家長們堅持告訴我他們平常認真工作,只是逼得沒辦法擔心孩子有危險才出頭。如果亞裔在美國希望顛覆這個刻板印象,必須開始放大他們的聲音,不能怕煽動。

  上個月在柏克萊的一家小拉麪餐館,兩位白人顧客欺負亞裔女服務員,嘲笑她的口音。熱心的客人提醒兩位顧客不要歧視別人。那位客人買單的時候,女服務員小聲地耳語了一句‘謝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