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難不死平安降落 戰機飛行員後成爲太空人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0日 05:55   中國日報

  愛德華的戰機因雷達罩飛脫,打到座艙罩而嚴重受損,但身受重傷的愛德華仍然成功降落。

  成爲太空人的愛德華。

  (綜合報導)1991年,一架美國海軍F-14戰機,在飛行過程遇到突發故障事故,機首的雷達罩飛脫,並砸破到座艙蓋上,飛行員因此也身受重傷。但是這名堅毅的飛行員,仍然將戰機駕回航空母艦,並且在沒有其他無線電指導的情況下,成功將戰機落在航艦甲板上。雖然他因重傷而不能擔任飛行員,但是他之後卻成爲了太空人,在太空的時數是8天19小時。

  航空極客俱樂部(The Aviation Geek Club)報導,事件的主角是前美國海軍中校飛行員喬•法蘭克•愛德華(Joe F Edwards),他於1984年畢業於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TOPGUN),並於1986年畢業於美國海軍試驗飛行員學校。隨後,他擔任飛行測試官,參與F-14A+和F-14D超級熊貓戰機的試驗飛行員。

  他在超過25 架不同的艦用機(大多是F-14)上飛行了4,000個小時,併成功著艦650 多次。

  然而,1991月11月13日是他最後一次戰機飛行任務,那一下他的戰機雷達罩的扣鎖故障,整片雷達罩向後飛脫,更糟的是,雷達罩擊中了前座駕駛的座艙蓋,還敲到了愛德華身上。

  以下是愛德華接受訪問的內容:

  航空極客:說一下你駕駛‘敞篷F-14’的驚險經歷吧!

  愛德華:那時我在艾森豪號航艦(CVN-69)上,隷屬惡靈騎士中隊(VF-142,Ghostriders squadron),那一天在波斯灣空域巡邏,我後座的雷達武器官是我的朋友,他叫史考特•格倫迪(Scott Grundy),他是我遇過最高明的的雷達官,這很重點,我們能返回成功,也是多虧了他的導引。

  當時我們的飛行高度大約海拔8200公尺,以0.9馬赫的巡航速度,然後事情就發生。F-14機鼻雷達罩的扣鎖在6點鐘方向,雷達罩是往上開的,我不知發生什麼事,可能是扣鎖生鏽還是怎樣,總之它在飛行過中鬆開了,並且打到我右邊的座艙罩,擊碎了玻璃,駕駛艙的壓力被破壞,座艙罩碎的更嚴重,所幸沒有蔓延到後座的部分。

  更糟的是,雷達罩還打到我的臉上,打碎了我的頭盔鏡,敲到我的右肩。我立刻感覺得右眼劇痛,知道有一些碎片扎到眼裏,但我不能做什麼,我只能慶幸我的氧氣面罩戴得很牢,不然這一擊下去,我可能臉骨都碎了。但是這一擊還是扯斷了氧氣軟管,甚至無線電通訊線都斷了,我的頭盔耳機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只剩下風聲。

  我知道後座的格倫迪會想知道我的情況,我舉起左手向他表示我還清醒。並示意我們現在必須立即返航,我不知道他的座艙通訊是否還能用,但他已經把母艦的相對位置傳到我的面板上。

  我找到了艾森豪號,但是因爲無線電不能用,我沒辦法告訴母艦我的飛行速度、高度等資訊,我只能放下起落架,以慢速的方式飛掠過艦島,讓他們看到戰機的情況。當時艾森豪號的艦長是比爾•克羅斯(Bill.Cross),也曾是飛行員,一看到我這不尋常的飛行動作就明白了,所以艾森豪號做了一個轉彎,讓母艦迎著逆風,這樣子戰機降落的升力與減速效果都會比較好。

  即使如此,我還是花了10分鐘觸地重飛兩次,然後終於成功著降,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著艦了。

  我在航艦的醫護室得知,右眼被扎入玻璃、肺部有塌陷、右肩鎖骨骨折,艦上的醫護室沒辦法做那麼大的手術,所以海軍直升機把我送到巴林國際醫院,我在機場上救護車時,希望司機不要因爲急著送我到醫院而亂飆車,我和他說‘我寧可死在醫院,也不要死在救護車上’,他笑了,瞭解我的意思,平安的到達醫院。

  雖然我沒有辦法再駕駛戰機,但是我在4年後成爲太空梭駕駛員。

  愛德華的太空任務是1998年1月22日至31日,第八次的太空梭與和平號太空站對接任務,他是奮進號太空梭(STS Endeavour OV-105 )的副駕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