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智慧手機控制配偶 助長富人「經濟家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14日 05:06   中國日報

 

 

(綜合報導)科技不斷髮展,正讓配偶之間的「經濟虐待」行爲變得更容易,對富裕的美國人來說尤其如此。

爲受害者伸張權益的人士表示,智慧型手機和追蹤設備爲虐待者提供了更多監視和控制配偶的工具。但與此同時,科技也幫助了受害者發現隱匿的資產。

配偶間的經濟虐待行爲,包括一方試圖以金錢來控制、操縱或恐嚇另一方。過去,施虐方可能會嚴格控制伴侶的預算,並對他們隱瞞銀行賬戶和資產。

WomenSV創始人達琳(Ruthven Darlene)稱,如今,施虐方還可以在受害方的筆記型電腦中安裝鍵盤監控軟體,以查看配偶是否在找救兵或開設自己的帳戶。WomenSV總部位於加州洛思阿圖斯(Los Altos),是一家爲倖存者維護權益和提供支持的組織。

微型攝影機是另一種監控配偶日常活動的常用工具。GPS跟蹤設備也是監控的幫兇。例如,WomenSV一名成員的丈夫發現妻子與律師會面後勃然大怒。他就是透過追蹤妻子的特斯拉(Tesla Inc.)汽車得知這件事,該車配備了來自這家汽車製造商的一款應用程式。

特斯拉沒有回應記者詢問。

倡議者稱,富裕女性面臨的風險比許多人想像的更嚴重。如果這些女性的家庭在社區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她們就不太可能向執法部門報告虐待行爲。她們通常會擔心無法支付孩子的學費等家庭開支。

萊爾(Laurie Lile)在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Naples)的受虐婦女兒童庇護所裏替富裕倖存者提供幫助,萊爾稱:「如果你住在價值500萬美元的房子,開著豪華汽車,孩子在私立學校上學,很多人都會認爲很難相信你的配偶在經濟上有虐待行爲。」

家庭暴力顧問、以及與富裕受害者合作的網路安全和金融方面專家,都已經適應瞭如何幫助受害者們逃脫虐待。

第一步要做的是提供援助,讓受害者減少孤立感。在達琳管理的兩個團體,每週例會上發言人可能都會討論一些值得注意的問題,比如受虐倖存者是否應該出售他們的房屋或其他資產,他們要如何才能重建被配偶毀掉的信用,以及如何設立預算。某些情況下,達琳可能會替倖存者介紹私家偵探,他們善於尋找配偶隱匿的資產。

塞諾爾(Joe Seanor)是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簡稱CIA)分析師,目前是一位調查員及安全顧問。他表示,現在的施虐者對科技的掌握程度比幾年前厲害。

他說,若一位丈夫要虐待妻子,科技正是一種快速而簡單的方式。

塞諾爾調查過的幾名施虐者都使用了加密貨幣來向妻子隱藏資產。他們的目的是離婚後可以減少應付的贍養費和子女撫養費。施虐者還可能利用公司的虛擬專用網路對通信進行加密,從而增加了追蹤線上活動的難度。

不過,科技也替調查人員提供了便利性。例如,從一位施虐者遺留在舊SD記憶卡上的已刪除資訊中,塞諾爾復原了一些證據,顯示他有一個藏有130萬美元的祕密帳戶。從一名女性客戶iPad得到的刑事影像讓塞諾爾看到,這名客戶的丈夫曾透過那個平板電腦進入一個客戶完全不知道的經紀帳戶。

男性配偶也可能受到虐待,儘管這種情況不太常見。據美國司法部統計,85%的家庭暴力受害者是女性,這些家庭暴力包括經濟虐待。

Allstate Foundation高級項目管理人員利薩克(Ellen Lisak)說,受害者可以採取一些步驟來做逃脫計劃。Allstate Foundation是一家由好事達公司(Allstate Corp.)子公司資助的獨立慈善組織。該組織透過「紫色錢包行動」(Purple Purse)爲遭受過財務虐待的人提供資源。

她說,受害者應該努力存錢,哪怕每次只存一點點。利薩克幫助過的一位受害者每次去雜貨店用簽帳金融卡買東西時,都會要求找回5美元現金。然後她把錢放在衛生棉條盒和鞋盒裏。等到她擺脫這種關係的時候,她已經存下了幾千美元。

利薩克稱:「這讓她能夠重新嘗試財務獨立。」

簡單小步驟可能至爲重要。全美家庭暴力熱線(National Domestic Violence Hotline)首席執行長雷-瓊斯(Katie Ray-Jones)表示,女性約嘗試七次左右才能成功擺脫一段受虐關係。缺乏經濟來源是一個人重回受虐關係最常見的原因之一。

富人也是如此。韋茨曼(Susan Weitzman)是心理治療師,也是《我們不會碰到這種事:富人婚姻中的隱性暴力》(Not to People Like Us: Hidden Abuse in high-end marriage)一書的作者,她每年爲富有的倖存者舉辦兩次週末靜修,還提供爲期兩天的訓練營。

韋茨曼說,與會者經常談到如何應對高額的訴訟費用,以及應對「殘酷的訴狀和瑣碎的訴訟」所帶來的壓力。韋茨曼說,最近一次聚會上,一名受害者講述她如何經歷一場歷時八年的離婚,並欠下了100多萬美元的法律費用。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