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亞裔美國人 距離政治舞臺還有多遠?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2月21日 06:52   中國日報

 

 

楊安澤在新罕布什爾州多佛市市政廳與支持者合影。

 

 

趙美心是第一個當選爲國會議員的亞裔美國人。

 

 

前加州財政部長江俊輝在洛杉磯舉行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

 

 

普立茲獎得主阮清越博士指出,楊致遠喜歡以開玩笑的方式談論自己的背景。

楊安澤背後

(洛杉磯報導)衆議員趙美心(Judy Chu)已經習慣了政治生活中的這個事實:每當華盛頓有關於少數民族的討論,她必然要擠進去露個面,以便人們考慮到亞裔美國人。

「我們長期以來有這個問題,亞裔美國人在政治上一直是個看不見的羣體,」趙美心說,她是首位當選國會議員的華裔女性,代表著加州巴沙迪納選區。「每當對話是關於少數民族時,我們總要確保我們被包括在內,我們不得不將自己加到這個過程中來。」

在圍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多元化的辯論進行了好幾周後,一個政治上不同尋常的時刻正在等待著亞裔美國人:七名希望成爲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人本週四晚在這裏登臺辯論,每個人都想把自己推銷爲一個專心致志地把重點放在非洲裔和拉美裔選民身上的政黨的領導人。除楊安澤(Andrew Yang)外,他們都是白人。一年前,幾乎沒有人認爲企業家出身的楊安澤是一位政治上可行的候選人。

這場在美國民族多元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舉行的辯論,將沒有一位非洲裔或拉美裔候選人蔘加。但將有兩名女性——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和克勞布查(Amy Klobuchar)——和一名男同性戀者、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市長布塔傑吉(Pete Buttigieg)參加,這個陣容讓黨內一些人不滿,他們認爲,如果民主黨候選人不反映其選民的人口統計數據的話,該黨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上週,紐澤西州的非洲裔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給民主黨領袖們寫了一封信,指出許多幫助民主黨「多元化」的人已被「排除」在週四的辯論之外。八名其他候選人在這封信上籤了名,其中包括華倫和前住房部部長卡斯楚(Julián Castro),卡斯楚是參加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的唯一拉美裔。(布克和卡斯楚的捐款人總數和民意測驗結果都沒有達到讓他們獲得辯論資格的門檻。)

政治上的這種對族裔認同的強烈關注,再一次讓亞裔美國人社區中的一些人仔細考慮多元化的真正含義——以及多元化中適合他們的地方。

有幾名記者問楊安澤,是否覺得有責任在辯論臺上代表所有少數民族,他表示,這是不可能的——我們的社區太多元了,任何人都代表不了所有的。我見到的大多數美國人都關心著非常相似的事情。」

楊安澤將是本週四晚上對幾百萬選民講話的唯一非白人,對許多政治老手來說,這本身就是非凡的。他從近乎完全沒沒無聞,變成有史以來爲數不多發起了一場值得嚴肅對待的總統競選活動的亞裔美國人候選人。

「通常,人們不把亞裔視爲領導者,但把他們視爲稱職的人,」曾任加州財政部長、參加了去年加州州長競選的江俊輝(John Chiang)說。他爲更多的亞裔和太平洋島國後裔民主黨人選入政壇創立了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這種看法對所有的方面都有影響,不管它是對是錯,已經形成了一種印象。人們對亞裔有一種瞭解,在他們在集體意識中,亞裔不被視爲政治領袖。」

這些印象可能正在逐漸改變。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的民主黨初選中,首次有三名亞裔和太平洋島國後裔尋求一個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他們是臺灣移民的兒子楊安澤,出生於薩摩亞、代表夏威夷州的衆議員加巴德(Tulsi Gabbard),以及母親是印度人、父親是牙買加人的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賀錦麗本來獲得了參加辯論的資格,但她已在本月退出競選。

經過了幾十年的移民排斥後,第二代亞裔美國人已經成熟,專家表示,他們對美國政治表現出越來越高的興趣和參與程度。儘管如此,亞裔美國人仍經常被排除在關於少數民族的討論之外,來自加州河濱市的日裔民主黨衆議員高野(Mark Takano)說。「即使在進步人士中,這也是一個盲點,」高野說。「以我的經驗而言,進步人士中的大多數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他們考慮少數民族時往往只想到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國人,而亞裔美國人不知爲什麼不在其中。」

例如,在有關移民和夢想者的辯論中,高野和趙美心都說,他們曾努力確保美國的亞裔無證移民被納入戰略會議和新聞發佈會。高野把造成這一問題的主要原因歸咎於「模範少數族裔」的神話,這種神話過度地把亞裔概括爲勤奮、有成就的人,認爲亞裔美國人不面臨任何與非洲裔或拉美裔相同的挑戰。

「現在思考亞裔美國人的問題很重要,因爲他們爲理解種族關係、身份認同和特權提供了一個窗口,」馬里蘭大學研究亞裔美國人政治的美國研究系教授黃吉娜(Janelle Wong)說。「亞裔美國人是一個非白人族羣,有種族歧視的經歷,但與此同時,我們作爲一個羣體也展現了優勢元素,」她補充說。「這是一個我們未曾放在重要位置考慮過的窗口。」

在楊安澤引人注目的政治上升過程中,他基本上一直試圖避免過多地討論自己的背景,而是選擇把重點放在他的想法上,比如全民基本收入這個標誌性的政策。在大城市,參加其集會的人羣年輕且多元,其中包括亞裔美國人,他們說,他們被楊安澤的想法所吸引,但也很高興能看到一位長相和他們一樣的人競選總統。

但儘管如此,在競選期間,楊安澤選擇的討論種族問題的方式,仍受到了亞裔美國人社區其他成員的密切審視。例如,他的競選口號——「與川普正相反,是一個喜歡數學的亞裔男子」——以及他在今年早些時候的一場辯論中聲明「我是亞裔,所以我認識很多醫生」的說法,招致了嚴厲的批評,因爲這些話延續了人們對亞裔美國人的刻板印象。

「他實際上把自己的亞裔身份當做一種幽默或轉移目標的起點,他可能認爲這是必要的,」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教授、小說家阮清越(Viet Thanh Nguyen)說,阮清越曾在臺上採訪過楊安澤。「我覺得,他還沒有找到一種認真對待族裔的方法,而不是隻把它作爲一種讓許多可能不瞭解亞裔的美國人放下戒心的方式,這很說明問題。」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的政治學教授拉馬凱瑞什南(Karthick Ramakrishnan)說,楊安澤「沒有被人視爲一名典型的少數族裔候選人,因爲他沒有以能吸引廣大非洲裔、拉美裔和亞裔選民的方式談論問題」。

在這一點上,亞裔美國社區的幾位專家和活動人士說,他們希望楊安澤能在辯論臺上,唯一少數民族候選人的時間,從正面處理種族問題。「他需要更全面地闡述他的標誌性議題——自由紅利——如何在少數族裔社區發揮作用,」拉馬凱瑞什南說。

在這個有全國三分之一的亞裔和太平洋島國後裔美國人的州里,楊安澤將成爲公衆關注的焦點。當然,亞裔美國人並非鐵板一塊,亞裔包擴了很多不同的族裔、國度、語言和政治觀點。(一個例子是:民主黨候選人這次辯論由巴基斯坦裔美國人、《新聞一小時》[NewsHour]的阿姆納·納瓦茲[Amna Nawaz]主持,社區活動人士表示,這將是首次由亞裔美國人主持的辯論。)亞裔的多樣性在加州表現得最爲明顯——加州有相當數量的菲律賓裔、越南裔、韓裔、華裔、日裔,以及其他亞裔。

亞裔美國人約佔美國總人口的6%,作爲一個投票羣體還不夠大,不能憑自身的力量把一個全國性候選人推向勝利。但亞裔和太平洋島國裔美國人約佔加州註冊選民的六分之一,而搖擺州的亞裔美國人選民在勢均力敵的選舉中可能至關重要。(例如,布克特別重視內華達州的亞裔美國選民,那裏的菲律賓移民可以爲他提供關鍵的選票,本月他舉行了菲律賓他加祿語的預選會培訓。)

亞裔美國人也是美國增長最快的族裔羣體。許多專家認爲,得到川普領導下的共和黨越來越多支持的反移民言論,有助於確保亞裔作爲一個投票羣體更多地向民主黨傾斜。「毫無疑問,民主黨的骨幹是非洲裔美國人;我們不是在說,『關心我們,而不是他們』。我們在說,『也關心一下我們』,」庫爾卡尼(Manjusha P. Kulkarni)說,她是亞太政策與規劃委員會(Asian Pacific Policy and Planning Council)的執行主任,這是一個由40多個社區組織構成的聯合體,爲洛杉磯縣150萬亞裔美國人服務,並代表他們。「候選人和政黨忽視我們,會是個錯誤,」她補充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