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國“甩鍋”屢試不爽:經濟大蕭條遷怒猶太人,黑人成黃熱病“替罪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7:28   鳳凰網

【環球時報報道 記者候濤 武彥】多名美國政要近日頻繁用“中國病毒”的說法,試圖將新冠疫情蔓延“甩鍋”中國。儘管此舉引起廣泛批評,但在部分美國人看來,面對逆境時不去反思自己,而是企圖尋找替罪羊的“甩鍋”做法是過去數百年間屢試不爽的習慣性做法。

經濟大蕭條遷怒猶太人

除了因“中國病毒”的說法遭威脅的華人羣體外,美國聯邦調查局23日警告稱,種族主義極端組織也將矛頭對準了猶太人,傳播謠言稱“猶太人制造新冠病毒來銷售疫苗”。這不禁讓人想起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美國社會將經濟不景氣的原因遷怒猶太人的那段歷史。

用謠言讓白宮脫困

1929年,美國股票市場崩盤導致持續四年的經濟大蕭條,經濟危機迅速從美國蔓延到其他國家。爲了甩鍋,美國將矛頭對準猶太人,參衆兩院議員、保守派人士、宗教頑固派和種族歧視煽動者紛紛跳將出來。

從美國建國開始,猶太人就長期生活在反猶主義陰影下,許多美國人對猶太人的看法建立在早期基督教對猶太人的敵對描述上。大蕭條發生後,美國總統胡佛信奉“自由放任”政策,頑固地奉行“國家不干預市場”信條。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大蕭條愈演愈烈,越來越多的美國媒體批評總統冷漠、無能、保守和脫離民衆。爲擺脫不利局面,美國當局需要替罪羊,而猶太人長期在歐洲就扮演這個角色,因此美國政要和極端分子決定將大蕭條甩鍋給猶太人。這些人四處宣揚“猶太人控制着美國的商業”“猶太銀行家制造大蕭條”“猶太人引起美國經濟衰退”和“猶太人攫取美國財富”等謠言,無休止地攻擊猶太人,試圖掀起反猶主義高潮。天主教牧師查爾斯·科格林公開號召民衆攻擊猶太人以“展現他們的愛國熱情”;汽車行業大亨福特發行僞造的反猶小冊子《錫安長老會紀要》,渲染猶太人計劃接管美國和世界;傳教士傑拉爾德·伯頓·溫羅德告訴追隨者,美國原本應該成爲“天國”,“撒旦製造了大蕭條”,這是猶太共產主義者的陰謀。

掀起反猶高潮

在這些羣體提高嗓門的宣傳下,美國的反猶浪潮達到頂峯,很多在大蕭條中損失慘重的美國人遷怒於猶太人。全美各地幾百座猶太人墓碑被人推倒、隨處可見牆壁上的反猶塗鴉,針對猶太人的暴力活動也愈演愈烈,甚至有人朝猶太教堂開槍掃射、縱火焚燒猶太人房屋。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猶太人均受到歧視:招工告示寫明只要“基督徒”;對猶太醫生進行限額規定;許多旅館拒絕猶太人入住;美國軍方不信任猶太人,猶太軍官晉升緩慢;大部分常春藤聯盟大學限制猶太學生數量,阻斷猶太人進入上層社會的通道。

根據統計,在美國甩鍋猶太人之後,美國境內反猶組織大量涌現,從農村和小城鎮爲基礎的“銀衫黨”到以大城市爲中心的“基督教陣線”比比皆是,僅1934年至1939年反猶組織就發展到105個。其中一個名叫“德美聯盟”的反猶組織甚至試圖在美國建立納粹政權。1939年2月20日,“德美聯盟”在紐約市麥迪遜廣場花園組織了一場多達兩萬人蔘加的集會。“德美聯盟”領袖弗裏茨·朱利葉斯·庫恩宣稱美國總統羅斯福的新政是“猶太人新政”,羅斯福是布爾什維克猶太裔美國領導人。他還叫囂說:“本組織正在與愛國的美國人並肩作戰,以保護美國免受不是美國種族、甚至不是白人的種族之害,猶太人是美國的大敵。”

謊言終釀悲劇

美國走出大蕭條得益於羅斯福新政,對猶太人的攻擊絲毫無助於擺脫困境。但在多年甩鍋宣傳下,到20世紀30年代末期,超過一半的美國人認爲猶太人貪婪和不誠實。在1938年的民調中,60%的受訪者對猶太人評價很低。事實上,到1939年,美國國內銀行家中的猶太人比例只有0.6%,“猶太人控制美國銀行”只是流行的謊言。

反猶排猶思潮還造成美國在20世紀30年代中後期拒絕接納來自歐洲的猶太難民。1939年5月,“聖路易斯”號郵輪滿載936名猶太難民駛出德國。6月4日,當這艘輪船在加勒比海海域待命時,羅斯福下令拒絕猶太難民上岸。走投無路的猶太難民們不得不乘“聖路易斯”號返回。6月17日,這艘船回到歐洲,停靠在比利時安特衛普港。歷史學家估計,“聖路易斯”號的936名猶太難民中,約有1/4後來死於納粹集中營。

黑人成黃熱病“替罪羊”

美國暴發過多次傳染病疫情,由於防疫不力,美國當局往往甩鍋黑人,把黑人當作替罪羊。

1793年的夏天,美國臨時首都費城氣溫飆升,這座擁擠的城市裏沒人意識到,幾個月前,一艘英國帆船帶來的強致病性黃熱病毒正從加勒比海地區快速向周邊蔓延。8月,《獨立宣言》簽署人之一、著名美國醫生本傑明·拉什記載了“異常數量的頭痛發燒病例,伴有不常見惡性症狀”。由於缺乏準備,疫情迅速在5.5萬名費城居民中擴散,城市很快失去秩序,華盛頓、傑弗遜等聯邦政府領袖倉皇逃離,留下來的人生活在恐懼之中,至少5000人因此喪命。

面對慘烈的疫情,謠言四起,當時沒人知道黃熱病是通過蚊子傳播的,只能猜測腐敗垃圾產生的惡臭污染空氣導致疫情蔓延,而黑人聚集的貧民窟衛生環境糟糕,被當作罪魁禍首。費城的上層社會立即甩鍋給黑人,當地著名出版商馬修·凱里宣稱,是骯髒的黑人造成這場黃熱病疫情。拉什則認爲,黑人天生對黃熱病有免疫能力,他讓黑人社區領袖勸說黑人走出家門,充當照顧患者的護士甚至是掩埋屍體。但事實證明拉什錯了,黑人們因此暴露在攜帶黃熱病毒的蚊子面前,死亡比例非常高。即便如此,疫情結束後盡心盡力的黑人護士們還是遭到各種誹謗,例如指責他們利用混亂中飽私囊,收取天價照顧費甚至洗掠患者的家。

費城黑人神職人員理查德·艾倫和阿布索倫·瓊斯澄清說,黑人護士們在惡劣的環境中工作,卻經常沒有任何報酬。“一個叫桑普森的貧窮黑人經常從一家到另一家幫助危難中的感染者,沒有協助也沒有報酬。他最後也不幸染病而亡。但桑普森死後,他的家人被他救助過的人所忽視。”

美國黑人被“甩鍋”的經歷並非只有黃熱病。1981年,美國疾控中心首次報道艾滋病病例,隨後所謂“黑人病毒”的謠言立即在美國多地流傳,聲稱艾滋病是黑人男性同其他男性發生性關係產生的傳染病。當時美國政府出於對同性戀和黑人的雙重歧視態度,在相當長時間裏拒絕撥款展開研究和防治,導致艾滋病飛速蔓延。而美國社會的冷漠態度反過來催生了黑人的敵視情緒,至今仍有不少人相信艾滋病是用來消滅黑人的種族滅絕工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