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川普瘟疫” 《大西洋月刊》這篇文章爲美國疫情命了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30日 17:47   鳳凰網

如果“功夫病毒”這個透露着種族主義惡意的命名多少還是一個玩笑的話,《大西洋月刊》昨日刊發的這篇文章,卻鄭重地以萬字長文的詳實論證,將美國這場捲土重來的疫情命名爲“川普瘟疫”。

這篇文章的標題就是:《現在,這是川普瘟疫》。作者大衛·弗魯姆(David Frum,下圖)對自己政治立場的描述是“一個保守的共和黨人”。他曾經擔任喬治·布什總統的演講撰稿人,以布什2002年國情諮文 演講中發明了“ 邪惡軸心 (axis of evil ) ”一詞而著稱。弗魯姆在2008年總統大選中 支持約翰·麥凱恩 ,但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他在唐納德·川普和希拉里·克林頓之間選擇了後者,並在2017年呼籲川普總統應該辭職。

以下爲本文的全文翻譯。

現在,這是

川普瘟疫

4月末,第一次新冠疫情高峯,

可以歸咎於總統的疏忽。

6月,第二次高峯到來,

仍然是他親自造就。

國人原以爲,新冠大疫在4月24日已經達到了頂峯,衛生當局當天報告了創紀錄的36738例新病例。到5月中旬,美國已經將感染率降低了近一半,5月11日爲17618人。取得這一成就的代價巨大:整個國家經濟的大部分領域被封鎖,大蕭條時期的失業率水平,數百萬兒童轉到網絡上學,家庭被拒絕最後一次探望死去的親人。而這些犧牲還是帶來了預期的結果。如果這一進展繼續下去,美國人民和美國經濟很可能會預見到病例的進一步減少,甚至在疫苗出現之前,大疫就可能會接近尾聲。

但事實並非如此。6月24日,感染人數超過了4月24日的峯值。6月25日的數字又超過了6月24日的數字。6月26日,全國新增感染病例近46000例,比4月份最嚴重的一天多了1萬人。過去幾周所有的犧牲,全都被拋棄了。

4月末,第一次新冠疫情高峯,可以歸咎於總統的疏忽。6月,第二次高峯到來,還是他親自造就。

現在,這是川普瘟疫。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6月27日的一篇報道以可怕的恰如其分的方式捕捉到了川普的罪責。俄克拉何馬州的塔爾薩市一直在執行社交距離規則,這是有充分理由的——6月1日至6月15日,該州新增新冠肺炎病例從67例躍升至186例。川普6月20日在塔爾薩舉行集會之前,該市的工作人員在體育場的每隔一個座位上都貼上了“請勿坐在這裏”的貼紙。然而,有人拍到了川普的競選工作人員撕下這些貼紙的過程,這樣,川普就能把與會者擠得更緊密。

《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工作人員在川普塔爾薩集會前撕下數千社交距離貼紙》

6月26日,俄克拉荷馬州僅一天就報告了396例新感染病例。

川普的集會可能無法直接解釋所有這些新增病例。但是,川普將自己的自我需求置於甚至是他最堅定的支持者的福祉之上,這與該病毒在6月的強勢捲土重來有着深刻的關聯。

甚至在4月24日病毒高峯之前,川普就催促美國經濟重新開放。4月16日,川普召集全國州長電話會議,要他們在5月1日之前就解除限制。白宮當天還發布了一套高度寬鬆的指導方針,爲這一進程提供參考。這個方針建議在各州確立14天“記錄病例下降軌跡”後,就可以開始實行三階段重開計劃。而“跌幅有多大”等許多決定則留給了州長們,至少表面如此。

川普在電話中對州長們說:“你們要自己做主。你們要發號施令。我們將和你們並肩作戰。我們將要讓我們的國家開放,讓它運轉起來。人們要開始工作了。”

當時,這種對州長們的尊重看起來像是總統的政治撤退。就在幾天前,川普還宣稱,他獨自擁有重啓經濟的“完全權力”——這將是“我必須做出的最大決定”。但這種尊重很快被證明是虛僞的。川普主張最廣泛、最早最快的開放,他運用其辦公室巨大的政治權力來實現自己的願望。

4月中旬,抗議者——其中許多人公然揮舞着武器——聚集在民主黨執政的各州首府,要求立即重新開放。川普則在推特上表示支持。“解放明尼蘇達!”“解放密歇根!”“解放弗吉尼亞,拯救你們偉大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它被圍困了!”

從4月中旬到下旬,在喬治亞州、佛羅里達州和得克薩斯州等州的感染軌跡只是相對平穩,還沒有下降。儘管如此,川普還是歡呼州長們越來越快的重開。4月29日,川普宣佈聯邦的社交距離準則將“淡出”。川普在白宮橢圓辦公室談及南部和西部各州競相在5月1日之前重開時說:“我非常支持他們的做法。”這些州長們是在應對當地企業主的政治壓力,沒錯。但他們也在服從總統的意願,以及,屈服於右翼媒體的壓力。

起初,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和嘉賓把新冠肺炎視爲民主黨反對川普經濟的陰謀。衆多例子中的一個是這樣的:3月9日,肖恩·漢尼提(Sean Hannity)說,“他們把人們嚇得半死。”“我看到他們就好像在說,‘好吧,讓我們用這個新騙局來打擊川普。’”然後,在3月中旬,福克斯突然改變了編輯路線。主持人不僅表達了擔憂,還堅決否認他們做過的事情。漢尼提在3月18日表示:“本節目一直嚴肅對待新冠狀病毒,我們從未稱病毒爲騙局。”

但隨着川普敦促重開,福克斯的新聞路線再次改變。主持人和嘉賓們爭先恐後呼籲更多重開,更快重開,更大重開。他們對新冠狀病毒帶來的任何持續危險都嗤之以鼻。“這種病毒並沒有我們——我們所有人,包括這個節目裏的人——想象的那麼致命。”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4月27日的節目中說。

4月29日,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漢尼提的節目裏宣傳佛州對病毒的勝利。“我們知道哪些人是脆弱的羣體。我們知道,如果你看一下50歲以下沒有慢性疾病的人的統計數據,我的意思是,你因這種病毒和這些情況而死亡的機率極低。我們知道如何保護鄉親們以及這兩個羣體之間的社會距離,所以我認爲在過去的六週裏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5月份我們可以再向前邁出一步,繼續在此基礎上再接再厲,讓美國回來。”

5月3日,川普將他臭名昭著的市政廳搬到了林肯紀念堂——這裏通常被禁止用於黨派目的,但川普可以通過特殊豁免進入。川普藉機再次力勸州長們以比準則規定的速度更快地重開。他說:“據我所知,沒有多少州會漲。幾乎所有人都在朝着正確的方向前進。”“我們在正確的一邊,但我們希望保持這種方式,但我們也希望重返工作崗位。”他表揚了那些迅速採取行動重開經濟的州——特別點名弗吉尼亞州行動太慢。

從4月23日的喬治亞州開始,共和黨領導的各州已經開始讓他們的在家留守令失效。川普最初讚揚了喬治亞州的計劃,後來又批評——但最終批准了。5月1日,德克薩斯州跟進重開;5月4日,佛羅里達州也啓動了第一階段的重開。

川普承諾,在今年年底之前提供疫苗,在2020年第三季度前實現經濟激增。如果有什麼與所有這些快樂的言論相矛盾的話,總統已經準備好了他的答案。川普4月29日在推特上說:“美國報告了100萬例新冠狀病毒病例,唯一原因是我們的檢測比世界上其它國家都好得多。”“其他國家在檢測方面遠遠落後於我們,因此出現的病例要少得多!”

正如川普所希望的那樣,5月初開始傳來好消息。病例呈下降趨勢,死亡人數也在下降。5月11日,他在推特上寫道:“冠狀病毒的數字看起來好多了,幾乎所有地方都在下降。巨大的進步!”5月17日,川普又跑贏了。“做得真真太好了!在解決新冠疫情(瘟疫!)上,太好了。一定會的!”同一天,他又補充說:“整個美國的新冠狀病毒病例數量都在下降,幾乎沒有例外。”“真是個好消息!” 這真是致命的時機。從5月中旬開始,新冠病毒的消息幾乎全都是壞消息。

底哪裏出了錯?只有採取嚴格的安全措施,包括使用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提前重新開放才能奏效。然而,總統卻破壞了他自己強行要求的重新開放。然而,川普總統在其整個任期內,爲了挑起惡性文化戰爭,將理性的政策置於次要地位。而口罩,則成了爲他的支持者集會動員的符號。

川普從未公開戴過口罩,他還曾嘲笑喬·拜登戴口罩。5月21日,川普對《華爾街日報》說:“我看到拜登,好像整個臉都被遮住了。就像他在臉上套了個揹包。他可能喜歡這樣。”訪問他的邁克爾·本德(Michael C. Bender)接着問川普經常負面評價戴口罩,尤其是白宮記者戴的口罩。“你認爲這是對你的抗議嗎?你覺得人們是通過戴口罩來表達他們對你的不滿嗎?”川普承認如此——接着攻擊口罩對健康的危害——然後又說他的支持者戴不戴口罩無所謂。

5月15日,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嘲笑口罩是“恐懼的象徵”。前福克斯(Fox)主播布里特·休謨(Brit Hume)也加入了進來。5月27日,親川普的網絡刊物《聯邦主義者》(the Federalist)發表了一篇題爲《強制性口罩與安全無關,而與社會控制有關》的文章。作者莫莉•麥卡恩(Molly McCann)警告說:“如果每個人都戴着口罩,這就表明社會普遍接受了現狀已經改變的事實。”那天早上,支持川普的作家李·史密斯(Lee Smith)在推特上轉發這篇文章,放大麥卡恩的偏執。說“@molmccann 在@FDRLST上的精彩文章——《口罩與安全無關,而與社會控制有關》。拜登戴着黑色口罩的形象支持沉默、奴役和社會死亡的文化。”史密斯是媒體界支持川普的重要人物——曾是比爾•克里斯托爾(Bill Kristol)《標準週刊》(Weekly Kristol's Standard)的中東記者,現在仍與主流的哈德遜學院(Hudson Institut)保持着聯繫——已經深深投身於支持川普的事業中。5月28日清晨,川普本人轉發了史密斯的推特。

你可能會覺得不可能再有很大的空間來升級“沉默、奴役和社會死亡”的反口罩言論。那你就錯了。亞利桑那州的一名市議員甚至挪用了喬治·弗洛伊德的臨終遺言 “我無法呼吸 ”,來嘲諷戴口罩。而川普前顧問塞巴斯蒂安•戈爾卡(Sebastian Gorka),在6月23日的廣播節目中找到了一種更升一級的方法。

來電者:我想討論一下我所說的民主黨獨裁者要求的口罩,伊斯蘭/毛主義口罩。

塞巴斯蒂安•戈爾卡:“你是說新冠長袍,新冠面具。...... 你知道,這有點不人道,不是嗎?遮住臉部的想法,它不僅使個人在與另一個人的互動中失去人性,而且,你是對的,它是一種屈服的行爲。”

數百萬公民聽從了川普、右翼媒體和主導Facebook的醫療狂人的暗示。大多數美國人贊成在公共場合戴口罩,但只有40%的共和黨人贊成。6月20日,推特上出現了一個短視頻,一名穿着短褲的中年男子試圖不戴口罩進入佛羅里達州沃爾瑪。當一名戴口罩的店員禮貌地提醒顧客遵守店裏的規定時,這名男子猛推這名店員,卻因用力過猛自己摔倒了。他起身後,又推了店員一把,強行闖入超市。這位顧客有可能帶了一張假“防口罩免檢卡”,這種卡目前正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上流傳,人人可在家裏打印。

着美國臨近7月4日國慶節,新冠疾病正在捲土重來。一些川普支持者想將飆升歸咎於“黑人命也是命”抗議活動。但自喬治·弗洛伊德死亡以來,發起了最大抗議活動的州的病例數量是下降的。明尼蘇達州在5月26日報告了645例新增,6月26日是493例。在同樣的時間,紐約記錄了1044例,和804例。同樣,華盛頓特區5月26日的109例病例在6月26日也下降到26例。當然,並不是每個在這些地方抗議的人都住在這些地方,所以也許有些示威者把病毒帶到了其他州。但目前肯定還沒有明顯的聯繫。而與此同時,摩根大通發現,餐館消費的增長與三週後新冠感染病例的增加之間存在強大的聯繫。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Jesse Edgerton分析了來自3000萬大通銀行信用卡和借記卡持卡人以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案件追蹤器的數據,發現當地餐廳支出的增加預示了三週後那裏新感染病例的增加。

這種疾病正是在州政府急於重開酒吧、賭場、餐館、商場和其他室內娛樂場所的地方激增。鳳凰城、休斯敦和其他南方城市突然報告的病例量,就像紐約市最糟糕時的情況一樣。佛羅里達州在6月26日報告了近9000個新感染病例,幾乎相當於紐約最糟糕的一些日子。德克薩斯州當天則記錄了近6000個新病例。亞利桑那州也在6月26日報告了近3400個新病例,目前其人均病例數超過了巴西或所有歐洲國家。

面對這場日益惡化的危機,川普沒有采取行動,反而在轉移目標:他現在主張不要關注發病率,要看死亡率。上週,他在推特上說:“新冠狀病毒死亡人數正在下降。世界上死亡率最低的國家之一。我們的經濟正在復甦,不會被關閉。必要時,‘餘燼’或火苗將被熄滅!”但是死亡人數落後於感染人數,6月下旬病例的上升,預示着7月下旬會有更多的死亡病例出現。我們的死亡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了川普8周前在林肯紀念堂預測的10萬人。

而川普對第三季度經濟復甦的希望也破滅了。消費數據顯示,在過早開放的各州,5月和6月初的上升軌跡已經停止並逆轉。5月份就業率的小幅上升現在可能被證明歸於枉然。對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家庭來說,最艱難的日子將在7月31日到來,屆時聯邦政府將停止向各州政府提供失業保險補助。那些保住了工作的人還將面臨其他困難。學校九月還能重新開學嗎?現在看起來越來越可疑了。

一開始,川普的疏忽和漠視加劇了疫情的蔓延。他拆除了美國的疫情防備措施,否認了疾病兩個月,犯了一個又一個致命的錯誤。

即便如此,川普至少還是有可能把新冠疫情部分歸咎於他人。它確實起源於美國以外, ⃞ ⃞( 此處刪除兩個字,編者注 )確實掩蓋了這個疾病,而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也確實讓 ⃞ ⃞(此處刪除兩個字,編者注)能這樣做。川普還可以辯解,即使是那些反應最好的國家,也遭受了長達數週的重創。

美國6月發生的事情,以及7月將發生的事情,完全是川普的錯。總統對待病毒的態度,一直是以他畢生的信念爲指導:你要準備做好事,就說成真的你已經做得很好;你要否認失敗,就說成真的你已經成功。(It’s just as real to say you have done a good job as to do a good job. Denying you failed is just as real as actually succeeding. )不過這一次,現實不會被唬住。數萬人死亡,數百萬人失業,所有這些都是因爲川普不能也不願做疾病控制的工作——包括給那些信任和追隨他的美國人樹立一個積極的榜樣。

在其他發達國家,新冠疫情一直在退潮,邊境重開,經濟復甦。然而在美國,美國人正在遭受新的,比最糟糕的4月份還要嚴重的疾病高峯。這個新的高峯有多致命?我們將——以似乎是我們在這個川普時代學習一切的方式——瞭解到這一點:艱難的方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