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疫情之下,美國富人的錢包卻越來越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16:58   鳳凰網

▲ 資料圖:Getty▲ 資料圖:Getty

受疫情影響,很多美國人日子過得捉襟見肘。 但有媒體發現,一些富人的錢包卻越來越鼓。 美國《時代》週刊14日刊文稱,本屬於底層90%人羣的50萬億美元收入,被佔美國人口1%的高收入人羣收入囊中,這使美國人的安全感不斷降低。 分析人士表示,社會收入和財富差距擴大是美國社會長期暗涌的問題,持續加重的疫情顯然加劇了這種不平等。

“劫貧濟富”

根據Worldometer實時統計數據,截至北京時間9月15日6時30分左右,美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674萬例,累計死亡近20萬例。美國依舊是世界上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危機中,美國不少大型科技企業在疫情衝擊下不僅“倖存”,甚至業績比以前更好。根據美國稅收公平協會和政策研究協會發布的分析結果,自3月18日美國政府因新冠疫情暴發而推出封鎖舉措以來,該國467位億萬富豪的財富總和至少增加了7300億美元,增幅高達30%。

▲ 由左至右:貝索斯、扎克伯格、馬斯克(路透社)▲ 由左至右:貝索斯、扎克伯格、馬斯克(路透社)

有媒體統計顯示,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在疫情期間財富猛增63%,淨身價約1840億美元; 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所擁有的財富增加近三倍,淨身價升至700億美元; 而臉書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淨身價爲880億美元。

與這些超級富豪身價一路上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新冠疫情期間,超過3200萬美國人失去了工作。估算數據顯示,單就在今年第一季度美國家庭財富就損失了6.5萬億美元。有媒體甚至稱,目前美國社會貧富差距達到自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的最高點。

分析人士表示,這種現象與美國政府放松管制、減稅降息、縮減福利開支等政策的出臺息息相關。比如,美國政府推出了旨在援助中小企業的“薪資保護計劃”,但一些資金較充裕的大企業卻利用規則漏洞趁機獲得鉅額貸款,而一些急需貸款“續命”的小企業、小商鋪卻無法得到救助,不得不關閉或裁員。

更嚴重的是,白宮爲“救市”多次通過降息、重啓量化寬鬆甚至無底線量寬來大水漫灌。此舉推高了資產價格,但有能力購買金融資產的多爲富人。批評人士稱,這些刺激經濟的措施僅着眼於使富人受益,而沒有考慮如何使低收入人羣減輕負擔。

美式痛苦

一邊是商業巨頭股價高歌猛進,一邊是低收入羣體飽受疫情和失業折磨、中等受收入羣體規模嚴重萎縮,一些美國有識之士也致力於縮減這種鴻溝。美國民主黨參議員伯尼·桑德斯等人今年8月提出一項“讓億萬富豪付費”的新法案,對美國的億萬富豪們在疫情危機期間“驚人的財富收益”徵稅。

桑德斯在推特上公佈了自己的《讓億萬富翁付費法案》(Make Billionaires Pay Act)的構想: 對2020年3月18日至2021年8月3日之間億萬富翁們的財富增長征收一次性60%的稅。 這筆資金將用於支付所有美國人一年醫療保健的自付費用。

“我們可能正在見證着美國現代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由窮人和中產階級向富人轉移。 ”桑德斯在推特上表示,美國現在有超過3000萬人在領失業救濟金,但自疫情開始以來,美國467位億萬富翁的財富增加了超過7300億美元。 他認爲,在過去的幾個月中,富人更加富有,而美國家庭的財富卻減少了6.5萬億美元。

諷刺的是,有媒體統計,就算美國政府真的落實了這項徵稅舉措,在繳納大筆稅款之後,467位美國超級富豪在這場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經濟衰退中的財富收益仍高達3100億美元。美國《時代》週刊在文章中將這種極端不平等現象稱作“美式痛苦”。

文章直言,美國幾乎所有的經濟增長收益都裝進了高收入羣體的腰包。如果這50萬億美元用於支付工資,而不是被納入企業利潤和超級富豪的離岸賬戶,那麼所有美國工人會更加安全、健康和有保障。普通美國民衆將變得更加富裕,應對疫情更有韌性,也就不會有那麼多無辜的生命離去。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也提到,疫情帶來的沉重負擔落在了最貧窮的美國人身上,他們更有可能面臨失業,也沒有足夠的積蓄來度過危機。“經濟衰退對窮人來說總是最困難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劇了這種影響。”不斷加劇的不平等現象可能導致政治和金融動盪,並且加劇社會動盪和經濟衰退。

復甦艱難

儘管美國面臨前所未有的貧富差距,但在白宮看來,美國經濟似乎正在快速復甦。近幾個月來,美國主要經濟指標明顯好轉,就業增加、零售復甦、工業生產反彈、股市走高等。以就業爲例,美國勞工部數據顯示,8月份美國非農業部門新增140萬個就業崗位,失業率環比下降1.8個百分點至8.4%。7月經季調後職位空缺升至661.8萬,按月增加61.7萬個,高於市場預期。

這些數據表面上看相當不錯,但與疫情前相比,美國仍損失約1100萬個就業崗位,失業率也遠高於2月份3.5%的水平。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馬克·贊迪指出,即便疫情結束,零售、旅行、娛樂等行業的許多就業崗位都不大可能恢復,如何創造更多新的就業崗位解決永久性失業問題是美國經濟面臨的重大挑戰。

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8月下旬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三分之二受訪經濟學家認爲美國經濟仍處於衰退之中,近80%認爲美國經濟出現“雙底”衰退的機率至少爲25%。美聯儲9月初發布的全國經濟形勢調查報告也顯示,新冠疫情對美國消費和其他商業活動的負面影響持續發酵,經濟活動仍遠低於疫情前水平。

白宮對貧富差距懸殊視而不見,這令美國《時代週刊》十分氣憤。 最新的一期文章連續發問: 爲什麼美國的死亡人數如此之高? 而美國的失業率卻如此驚人? 爲什麼美國沒有準備好,經濟如此脆弱? 爲什麼美國和大多數發達國家一樣,缺乏耐力以及控制病毒的意願? 原因擺在人們面前: 日益加劇的不平等現象,年復一年地踐踏着絕大多數美國人的生命和生活。

文章反思了美國自1975年以來選擇實施的“涓滴”(trickle down)經濟政策指出,“我們選擇對億萬富翁減稅,並放鬆對金融業的管制。我們選擇讓首席執行官通過股票回購來操縱股價,並用收益來慷慨地回報自己。我們選擇允許大型企業通過併購來積累巨大的壟斷力量,決定收取的價格和支付的工資。我們選擇削減最低工資,降低加班門檻以及勞動力討價還價的能力。過去的四十年中,我們選擇的領導人,把有錢、有權的人的物質利益置於美國人民的物質利益之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