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蓬佩奧:美國史上首位“紅色”國務卿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8日 16:29   鳳凰網

【編者按】

美國出了一個“紅色”國務卿

美國政治傳統強調國務卿這個職位以及相應的美國外交政策,代表的是整個國家,而不僅是一個政黨。因此,國務卿通常避免談論美國國內政治,或參加與某一黨派有關的活動。

而隨着大 選臨近,國務卿蓬佩奧越來越接近公然違反現代以來美國國務卿試圖尊重的規則和傳統。 即使正在接受國務院監察長辦公室和國會調查,他依然無視,繼續衝撞這些傳統和規矩。

美國,有了一位紅色(共和黨)國務卿。在美國的歷史上,他是第一位這樣做的國務卿。

Policto文章原標題爲:《蓬佩奧爲川普而破規,並回望他——破壞規矩,國務卿在大選臨近時愈發政治化,所作爲誰?》

來源:Policto

編譯:魏穀子

去年秋天,川普邀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他的一次競選集會上發言,這一亮相將打破長期以來讓美國首席外交官遠離黨派政治的慣例。 據德克薩斯州民主黨衆議員華金·卡斯特羅說,蓬佩奧當時的確想在集會上發言。 但蓬佩奧在被告知這將違反現有規則時,最後退縮了。

將近一年後,蓬佩奧完全無視這樣的警告,一頭扎進了激烈的總統競選中,歷史上沒有任何一位國務卿這樣幹過。

寫過有關美國外交書籍的哈利·科普說:“他的做法完全不同尋常。”但他補充說,“我認爲國務院的工作人員,對這位國務卿的黨派化本質,已經不抱什麼幻想。”

本週三,蓬佩奧訪問了關鍵的搖擺州威斯康辛州,並在州議會大廈發表演講。蓬佩奧的演講表面上是關於外交政策的,但考慮到距離總統選舉只有幾周時間,他的發言可以說是迄今爲止,對指責他將辦公室政治化的批評者最明確的回擊。

就在上月,蓬佩奧在對耶路撒冷進行正式訪問時,打破了他的現代前任們遵守的傳統,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發表了講話。上週日,蓬佩奧還訪問了德克薩斯州達拉斯郊區的一座浸信會大教堂,在那裏他向對川普友好的聽衆宣佈,“把信仰帶入公共領域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是正義的,信仰是美國最重要的傳統之一”。

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裏,他將至少再舉辦三次“麥迪遜晚宴”(注:Madison Dinners。詹姆斯·麥迪遜是美國第四任總統、第五任國務卿,他在任期間有邀請外國外交官在晚宴上交流想法的習慣。),一些國務院工作人員抱怨這些活動是爲了宣傳他的政治品牌,而不是美國的外交。

批評人士稱,蓬佩奧濫用納稅人資助的職位和福利,爲川普的競選助威,同時在川普的選民羣體中提高自己的形象,以備有一天他競選總統。一些人猜測,即使川普在11月贏得大選,蓬佩奧可能也不會繼續擔任國務卿,因爲他需要開始忙乎,爲自己2024年的總統競選,建立競選團隊和募集資金。

儘管蓬佩奧在如何利用政府職位的問題上接受了多項調查,但他仍參與了很多帶有政治色彩的活動,不過其中一項調查爲他洗脫了罪名。此外,川普已經明確表示,他不會懲罰任何爲黨派目的使用政府資源的人,儘管法律禁止此類活動。川普本人也在白宮舉辦了今年的共和黨大會。

“當沒有任何後果時,人們會變得厚顏無恥,”曾長期擔任希拉里顧問的菲利普·萊內斯說。“蓬佩奧很厚顏無恥。但他也知道如何玩遊戲,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1 灰色地帶

蓬佩奧也有支持者,其中一些人說,這些事件被誇大了。阿里·弗萊舍曾在小布什政府擔任白宮新聞祕書,雖然不同意蓬佩奧在共和黨大會上發言的決定,但他對麥迪遜晚宴和威斯康辛之行沒有意見。

弗萊舍說:“無論如何,我都會選擇在威斯康星州的邁克·蓬佩奧,而不是在德黑蘭的約翰·克里。”他對奧巴馬時期的這位國務卿進行了挖苦,後者幫助談判了伊朗核協議(雖然不是在德黑蘭)。弗萊舍補充說,有關蓬佩奧政治前途的流言,只是“愚蠢的華盛頓猜測遊戲”。

蓬佩奧也堅持說,他是在他的合法權利範圍內行動,他經常使用“按照法律要求”這樣的措辭,但他沒有詳細說明究竟怎麼個合法。在德州教堂訪問期間,他在敦促聽衆投票時說:“作爲國務卿,我不允許搞政治,但我可以盡職責。”

但對任何密切關注蓬佩奧的人來說,很明顯,他越來越處於灰色地帶,越來越接近公然違反現代以來美國國務卿試圖尊重的規則和傳統。儘管面臨國會民主黨人的壓力,儘管他和他的妻子蘇珊因使用部門資源,正接受國務院監察長辦公室和國會調查,他還是照做不誤。(蓬佩奧堅稱,這些調查是出於政治動機,他和妻子沒有做錯任何事。)

雖然法律禁止將納稅人的錢用於黨派事業,但國務卿傳統上回避國內政治,還有另一個原因,目的是倡導這樣一種理念,即國務卿這個職位,以及相應的美國外交政策,代表的是整個國家,而不僅僅是一個政黨。因此,國務卿通常避免談論美國國內政治,或參加與某一黨派有關的活動。

蓬佩奧以一種高度黨派化的行事方式在華盛頓出名。他以國會衆議員身份從堪薩斯州來到首都,是共和黨籍、茶黨成員,在2010年的茶黨浪潮中贏下該國會席位。他大聲批評奧巴馬政府,似乎特別樂意攻擊希拉里,尤其抓住2012年班加西襲擊事件不放,該次襲擊導致一名美國大使和另外三名美國人喪生。他和另一名共和黨人拒絕了共和黨同僚對班加西事件的調查結果,發表了他們自己對希拉里更爲嚴厲的報告。

蓬佩奧在川普政府的第一份工作是擔任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據報道,他願意讓自己的黨派化本能影響自己對有爭議問題的看法,有時會讓CIA的官員們感到不安。

2018年春天,他辭去了這一職位,進入國務院任職。在那裏,他對外交官(如他自己)政治活動中經常出現的詳細限制感到惱火。2018年9月,他在價值取向選民峯會上的講話令許多人感到意外。這個由保守派活動人士參加的集會,吸引了許多傑出的共和黨人發表講話。

在那之後的幾個月裏,蓬佩奧因頻繁在美國境內旅行而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這些行程包括在總統競選的搖擺州如愛荷華州停留,以及數次訪問堪薩斯州,當時傳言他要從該州競選參議員。

蓬佩奧還在國內活動中發表了講話,這似乎是爲了迎合共和黨基本盤的關鍵部分,尤其是福音派選民。去年10月,他在田納西州的美國基督教輔導協會發表了題爲《成爲基督徒領袖》的演講。今年2月,蓬佩奧在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上發表了講話,有抱負的共和黨總統競選人都愛亮相這個活動。

蓬佩奧和他的助手們爲這些露面進行了辯護,援引了諸多官方理由,並堅稱他們遵守了法律條文。通常,蓬佩奧出現的官方理由是,爲了提高人們對國務院使命和活動的認識。對於蓬佩奧在共和黨大會上的演講,國務院堅持說他用的是“個人身份”。蓬佩奧當時是在俯瞰耶路撒冷的大衛王酒店的屋頂上發表講話的。

在價值取向選民峯會上,蓬佩奧談到了宗教議題,這對福音派教徒來說是一個重要問題,也是川普政府國務院的一個優先事項。蓬佩奧在2019年第四次訪問堪薩斯時,還與總統的女兒兼高級顧問伊萬卡一起參加了一場有關勞動力發展的活動。蓬佩奧說,擁有一支強大的美國勞動力大軍,與他的工作息息相關,因爲“如果沒有強勁和成功的經濟,其他國家就不會尊重我們”。

對於上週末對德州教堂的訪問,國務院最初表示,蓬佩奧計劃“討論國務院的優先事項”。但雖然蓬佩奧確實談到了宗教議題,但演講的大部分內容是關於他自己和他的信仰,以及他如何將它與他的工作相融合。

蓬佩奧之前對堪薩斯州的訪問引起了國會重要民主黨人的抱怨,其中包括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排名第一的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梅嫩德斯要求聯邦監察機構特別檢察官辦公室,對這些訪問進行審查。最終的審查結果是,“沒有證據”認定蓬佩奧違反了《哈奇法案》,該法案禁止行政部門官員用納稅人的錢進行競選活動。特別檢察官辦公室還指出,蓬佩奧最終決定不參加參議員競選。

有兩位法律教授,其中一位曾擔任小布什的高級道德顧問,已經要求特別檢察官辦公室再次關注蓬佩奧,這次是因爲他在共和黨大會上的演講。

2 黨派偏好

自去年秋天啓動對川普的彈劾程序以來,蓬佩奧在利用自己辦公室方面,受到了更嚴格的審查。

蓬佩奧所在的部門未能將任何文件,交給領導彈劾調查的衆議院民主黨人,議員們指責蓬佩奧是出於黨派偏見這麼幹。他們還指責蓬佩奧虛僞,因爲他在擔任國會衆議員時曾向國務院施壓,要求其交出與班加西襲擊有關的材料。

最近,美國國務院迅速拿出了數千份文件,供共和黨人調查川普在11月大選中的民主黨對手拜登,卻無視民主黨人對這些材料的要求。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埃利奧特·恩格爾(紐約州民主黨人)因此對蓬佩奧提起藐視法庭的訴訟。恩格爾上週五說,國務院終於交出了與拜登有關的文件,他將放棄藐視法庭的訴訟程序。

衆議院民主黨人還在調查蓬佩奧在5月中旬解僱史蒂夫·利尼克一事中所扮演的角色。利尼克自2013年以來一直擔任國務院監察長。監察長辦公室一直在調查蓬佩奧夫婦,是否利用納稅人的資源爲自己謀私利。根據國會調查人員的訪問,這包括要求國務院工作人員爲他們跑腿,幫助他們製作個人聖誕賀卡。

該調查還可能涵蓋NBC首次詳細報道的麥迪遜晚宴。這些晚宴都是精心安排的親密聚會,大約有24次是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前舉行的,但沒有列入蓬佩奧的公開日程。他們聚集了來自許多領域的知名人士,但除了蓬佩奧之外,外交官或國務院官員相對較少。

蓬佩奧的助手們堅稱,這些晚宴是爲了宣傳國務院。批評人士說,這是爲了在公共資金的幫助下,建立蓬佩奧未來支持者和競選捐贈者的關係網。衆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恩格爾說:“我希望國務院有人能跟蹤這種濫用行爲給納稅人帶來了多少損失,當這屆政府最終結束時,他應該交出費用清單。”

本月早些時候,儘管疫情仍在蔓延,公衆批評不斷,蓬佩奧還是恢復了主持麥迪遜晚宴。據NBC報道,上週一的第一次晚宴,客人包括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羅納·麥克丹尼爾。

國務院現任和前任工作人員對蓬佩奧的舉動越來越失望。儘管如此,他們中的許多人對蓬佩奧會在大選前幾周出現在威斯康辛州,依然感到驚訝。一位美國高級外交官說:“他甚至都不打算謹慎行事,這是完全不知廉恥。”前副國務卿帕特里克·肯尼迪表示,蓬佩奧不應該去這個搖擺州,“這發出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國務院不再是它200多年來一貫的無黨派機構了”。

3 他改變規則了嗎?

蓬佩奧最近的舉動讓很多國務院工作人員感到困惑,他們不知道在外交和政治活動方面,什麼是允許的,什麼是不允許的。

有國務院內部人士透露,去年秋天涉及川普集會的插曲,導致國務院代理法律顧問馬里克·斯特林(Marik String )簽署了一份備忘錄,向蓬佩奧提出了兩個選擇:保留國務院長期以來對此類活動的嚴格限制,或者取消一些限制,以便蓬佩奧可以從事更多的政治活動。當時,蓬佩奧決定保持嚴格的限制。

去年12月,國務院對外交官政治活動限制的法律備忘錄,進行了一些更新,但這些規定仍明確禁止蓬佩奧等經參議院確認的總統任命人員參加政黨大會。

今年2月,副國務卿斯蒂芬·拜根(Stephen Biegun)給國務院工作人員發電子郵件,提醒他們有義務避免黨派政治活動,尤其是在海外的時候。幾個月後,國務卿本人於7月24日向所有崗位發出一封電報,提醒他們注意同樣的限制。2月和7月的說明都提到了去年12月更新的備忘錄。

在7月的電報發佈一個月後,國務院工作人員震驚地看到,蓬佩奧在共和黨大會上發表了事先錄製好的演講。尚不清楚的是,在7月電報和共和黨大會之間的一個月時間裏,蓬佩奧是否決定改變國務院的規定。蓬佩奧有比較大的自由度來調整國務院的規章制度,但不能超過《哈奇法案》等旨在禁止將稅款用於競選活動的法律限制範圍。

 

國務院官員沒有回應蓬佩奧對規則做出了哪些改變(如果有的話)的問題。他們堅稱蓬佩奧是以“個人身份”在大會上發言,沒有動用國務院的資源。但他們沒有解釋這裏邊的矛盾,因爲蓬佩奧正在中東進行正式訪問,他一直有安全保障,並使用政府資助的飛機抵達耶路撒冷,在那裏錄下了自己的講話。

蓬佩奧一直宣稱他的演講經過律師批准。他說:“作爲國務卿,我所能說的是,國務院已經審查了這一協議,它是合法的。我個人認爲,讓全世界聽到本屆政府取得的成就是很重要的。”

一些美國外交官指出,蓬佩奧在一年半前制定了國務院的道德聲明(ethos statement),他希望他的工作人員能夠做到這一點。隨着2020年大選的臨近,許多外交官認爲他正在無視這些聲明。

“我以毫不妥協的個人和職業操守行事,”道德聲明中說。“我對自己的行爲和決定負責。我在言行上對我的同事和所有與我並肩作戰的人表示無限的尊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