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身处疫情中的温村,怀念往日的咖啡与茶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2日 18:22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熙妈

言情小说里但凡出现咖啡,言必称“蓝山”“美式”,顿时显得高级或小资有没有?于是,多年前第一次出差澳洲的时候,每天早上在酒店公寓里也煮点咖啡找找那种小资的感觉,一天下来不光白天神采奕奕,连带着夜里都无法入睡。开始以为是时差原因,几天下来每晚睡不着觉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神经系统无法承受这款饮品,从此告别咖啡。

来到温哥华之后,发现咖啡馆简直是星罗棋布,到处都是陈奕迅歌里唱的那样随便个街角就遇上一间。就连麦当劳都凭着物美价廉的麦咖啡跻身温哥华受欢迎咖啡排行榜前十之列。不管是Starbucks、Tim Hortons还是Waves、Blenz或别的各种品牌,基本都是走着加拿大的朴实无华路线,像是亲切的隔壁邻居,给你的全是温馨又随意的氛围。

店里不同的时段会有不同的人在此盘踞。学校开学的时段里,会有中老年人在店里或店门口街边的小桌旁守着一杯咖啡惬意的聊天。中午多是工作族来来往往。下午放学后就是大量学生党的涌入,店里顿时热闹起来,人间烟火弥漫。一波点餐高潮过后,学生们开始进入学习模式,或三五成群拿出作业热烈讨论,或戴上耳机,静静坐在面街的窗旁高桌上对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查资料、写文章。人们进进出出,带来或带走一阵阵美好生活的微风。忙的时候,年轻的店员们如小蜜蜂样穿梭,不时叫着杯子上客人的名字,开一两句玩笑。店里人少的时候,店员会与客人聊几句。店门口路边偶尔会有homeless坐着看书或冥想,也一定有人为他们奉上一杯咖啡作伴。

送孩子上课外班的空档,会与闺蜜到旁边星巴克坐上一两节课。闺蜜总是点一杯摩卡,而我,为了不失眠,则要一个大杯的茶,还只能容一个茶包,倒是顺便爱上了他们家的现烤三明治。唉,我这不争气的睡眠系统,咋就降不住一杯咖啡呢,明明闻上去那么香。

西方文化中当然也有茶的一席之地,尤其是老牌资本主义大英帝国。去伦敦度假时,专程去了著名的丽兹卡尔顿酒店预约下午茶,不曾想一周内的位子根本都订不上。机缘巧合,前台有位华裔姑娘,试探的聊了几句,竟然是来自深圳的同胞刚好毕业后在此实习。热情的姑娘主动跑去找主管帮忙,竟然加塞安排了一张三天后的桌子。再次感受我中华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论熟人关系的重要性。按预约时间去喝茶时被告知不论男女,一律正装入座。估计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很多,酒店大堂的礼宾部还提供西装借穿服务,不少高矮胖瘦身型不一的的男士排队领西装上衣,竟然尺码齐全,也是贴心了。在古典音乐中饮茶,耳边是抑扬顿挫的伦敦英语,侍者坚守每一道流程,每一个动作都认真规范的布茶摆点心,偶尔低声与你寒暄一下。总之,一顿茶吃下来,真挺累的。

也去过约克小镇品味小巷里的网红下午茶,不大的店面里几乎都是当地的老年人,除去我们这桌游客,目测平均年龄60岁以上,总体感觉比较安静内敛。

而我们的温村就不同了。有朋友说,一起喝茶啊,那就是到广式酒家来一次惬意随性的早茶体验。多年前第一次跟朋友在温村喝早茶,一进餐厅,扑面而来的热闹非凡,穿梭席间的小推车,满耳朵的鸟语花香,顿时像中了乾坤大挪移法术,穿越回了祖国怀抱,不禁问自己这难道不是在广州?大桌小桌满满的同胞,间或夹杂几个白人朋友,也吃的满面红光,小宝宝坐在儿童餐椅里,咿咿呀呀的玩着小碗小勺子,大人们则高谈阔论,肆意欢笑。收银台上摆着标配的星岛和明报,有人会买上一份边看报边喝茶。商务也可以谈,经常见三两穿着西装的男士坐在一起对着点心喝茶交谈,应该是在工作呢。服务员推着小车过来,掀开内容不同的小蒸笼让你选一道心仪的点心,香味扑鼻的热气不断提醒你,这人间很值得。

我喜欢喝茶,但还是品不出铁观音、普洱、香片哪个更胜一筹。要好的妈妈朋友们偶尔会约上一起喝茶,叫几道点心摆着,喝的什么茶其实都没人在意,因为从头到尾都在聊孩子聊教育,当然少不了交流孩子们报的课外班,哪个哪个朋友的孩子今年又考上了藤校。有孩子跟妈妈说,最怕你去和阿姨们喝茶,一喝茶我就要报新的辅导班了。

其实,咖啡也好,浓茶也罢,我们喝的不仅是那入口的唇齿留香,更多贪爱的是它们提供的契机和氛围。有了这媒介,我们能在繁忙的生活中寻一个驻足的机会,享受与家人好友共处的闲暇与温馨,它们就是亲情与友情汇成的暖流,从胃里流到心里,熨帖着情感的神经末梢,令人沉醉。

疫情以来,那些爱去的咖啡馆不再如往日热闹,粤式酒家门前的停车场也门可罗雀,每每开车路过,不免感慨世事无常。怀念那些咖啡与茶的馨香,怀念那些与家人朋友喝茶吃点心的烟火气,盼着那样的时光早点回来。

 

 

熙妈

原国内211高校副教授,热爱讲台,享受春风化雨的成就感。定居温哥华以后,继续从事教育项目对接及留学生服务工作。家有在读少年,有幸成为中西教育观察者。业余爱好码字,常有篇章见诸报刊,以文会友,人生快事。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