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年近四十移民加拿大,她做的第一件事竟是放弃已到手的枫叶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13日 02:27   加拿大移民家园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jianadabidu

  编者按:

  本文作者早在2006年就申请魁省移民通过,获得了枫叶卡,不过在温哥华登陆短短几天后,她就回到了国内,继而结婚、生子,为了家庭放弃了移民。然而,11年过后,当作者已经年近40,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的时候,因为操心孩子的教育问题,她又重燃了移民梦想。此时,她的移民身份还在吗?她最后究竟是如何移民成功的?作者分享了她的故事。

  很多人在留学过程中或步入社会工作后,可能会产生移民海外想法。我的移民路程比较波折,也比较特殊,兜兜转转历时十几载却又回到原点,一切从头再来。如今,我把这段难忘的经历记录下来,一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份珍贵的回忆,待年老之时可细细品味,评判各中得失;二是希望我的经历能够给想移民,正在移民和已经移民需要做移民监的朋友一些启发。

  (前传)11年后,我的枫叶卡过期了

  1、受学姐启发,我决定申请魁省移民

  1999年,我到法国留学,成为了当时第一批自费留学生中的一员。海外的经历无需赘述,辛苦也有,收获也有。值得骄傲的是法语虽不是母语,但是专业课上,我的成绩并不比法国同学差,同学们甚至跟我借笔记。

  出国后长达6年没有回国,也恰恰是利用这6年假期打工赚的钱,支付了我所有的学费(法国大部分大学都是公立的,当时包括学生保险,每年的注册费也就是几百欧元)。我当时的学校相当于半私立,虽没有法国高商那么贵,却也比其他专业多收1000多欧,但出国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伸手跟家里要过钱。

  2002年,我进入在法国的最后一所院校就读,当时的大学不在巴黎,中国留学生还非常少,我念的专业同年级只有我一个中国学生。上一个年级,有一位中国学姐。文中我们称她为L学姐,人在他乡,都是同胞,自然而然就亲近起来。冥冥之中,也是她改变了我一生的走向。

  2004年的时候L学姐毕业,开始办理加拿大魁北克移民,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除了留在法国(法国为非移民国家,申请工作签证转永居当时门槛还是比较高)和回国,还有其他的国家可以选择。

  2005年,轮到我毕业了,那时学姐魁北克移民已经办理成功,而我正面临是在当地就业继续深造还是回国工作的两难抉择。我当时对于未来的人生规划非常迷茫,时间太久了,现在我都回忆不起来,为什么我也心血来潮申请加拿大移民?

  可能当时的想法非常简单吧,脱离国内久了,如果回到国内混不下去,加拿大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当时我人在巴黎,没有什么移民中介,也没有想过找其他人帮助,学姐告诉我移民官方网站,我就直接根据网站具体要求申请了。

  加拿大当时的移民项目应该有很多,但是因为我的二外是法语,加拿大的魁北克是法语区,再加上学姐也是申请的魁北克移民,自然而然我也就申请这个项目了。

  2、首次移民闯关成功

  2005年办理移民那是相当容易了,给大家介绍下我当时的条件:26岁,未婚,硕士商务旅游专业在读最后一年,本科学历也是法国大学的。那时申请魁北克移民也无需进行法语考试(可能也是因为我学历就是法国的,时间太久了,细节都已经淡忘了)。

  我记得很清楚,到加拿大驻巴黎的大使馆进行面试时,那是我第一次实际近距离接触加拿大人。当时我的面试官是一位非常和蔼的40多岁的女官员,感觉整个面试就是在跟我聊天。加拿大的职业列表,不同的职业会有不同的分数,综合我其他的条件,用不同的职业提交,我会得到不同的分数来判断我是否满足移民条件。整个面谈都是用法语进行的。

  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的专业是旅游管理,有好几个不同的职业都可以选择。那位女士就一个个地帮我试,告诉我这个职业分不够,那个分够,总而言之就是帮我凑分。简直不要太贴心。

  之后她告诉我,我的基本条件符合,之后还需要进行体检,告诉我要进行验血。但是魁北克人的法语发音跟法国人发音有区别,她发的“血”(sang)跟法国人发的“胸”(sein)几乎是一个发音,面试官太亲和了,以至于我太放松了,直接问她:“是因为我是女性,所以才多了一项胸部检查吗?”

  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当时一愣,之后跟我比胳膊血管,我才猛然意识到她指的是验血而不是验胸,顿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好尴尬!!! Bon,这就是我第一次跟加拿大人的近距离沟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有意思是不是?

  加拿大的魁北克省在众多省份里是最独立的一个,拥有自己的决策权。2005年11月,我收到了CSQ (Certificat de selection du Quebec), 魁省甄选证书,意味着魁省已经接受我的移民申请了,之后再申请加拿大联邦的移民签证就可以了。魁省通过的话,联邦基本都不会拒绝的。

  2006年7月 ,我取得了移民签证,8月就离开法国回到国内。总结下来,当时在巴黎申请魁省移民,简直不能太简单、太迅速。当时手续费算下来估计就是1万多人民币,历时一年,感觉在法国办理魁省移民就像走后门似的。

  3、温哥华短登后,我决定留在国内

  回到国内,我本来先去三亚某五星酒店当大堂经理,我国内大学的男友,也是我的同班同学(国外的时候一直没有太联系,感觉分处两地未来太渺茫)和我双双意识到,在彼此心里对方就是那个对的人,如是乎我又回到家乡,在家乡找工作。

  我当时的移民签证是2007年3月16号过期,为了给今后留一条后路,在3月5号实在不得不去的情况下,我飞去加拿大进行了登陆。

  我当时有两个国内的大学同班同学都在温哥华,一位Y同学是大学跟我一样没念完,留学加拿大之后移民留下来;另外一位D同学是国内医学研究生毕业后,嫁给当时是加拿大PR的竹马移民过去的。之后的分享中,会陆续跟到大家分享我加拿大朋友们这么多年的经历。

  登陆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因为温哥华比魁北克近太多,机票也便宜好多,而且当时没有魁省提名不能外省登陆的意识。正所谓,不知者无畏,也就直接温哥华登陆了。落地之后,是D同学开车到机场接我,并在温哥华机场直接办理的枫叶卡,邮寄地址留的是已在魁省安家的L学姐的地址。毕竟稳妥起见,不管怎样,还是得留一个魁省的地址呀。

  老同学多年不见,当然很happy,D同学又给我介绍了D和Y的朋友-- 钻石王老五C先生,老乡G哥。当时D同学跟老公也是才在加拿大落脚,两人租住一个房间,没有地方安排我,这样就给我安排到一对香港老移民的家里暂住,按天付费。同学朋友们非常热情地招待了我,做客、聚餐、K歌样样齐全。

  D同学还带我去了温哥华的Service Canada办理社会保险号码(SIN),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工卡,打工报税用的。当时窗口接待我的是一位先生,非常和蔼,得知我是魁省移民,就用法语跟我交流。所以,加拿大还真的是一个双语国家,而且很友好。当然,工卡的邮寄地址一样是留的是魁省L学姐家 。

  相处的时间是短暂的,虽然我的同学们都很鼓励我留下来,但她们同时也是我当时国内男友的同班同学,也不好太留我,当然都取决于我自己的个人意愿。就这样,在我登陆温哥华5天完成了手续之后,我就又返回了国内。不久,L学姐收到了我的枫叶卡和工卡,给我邮寄到家。

  那今后怎么办呢?枫叶卡会过期,我之后又是如何生活的呢?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回国后,我就步入谈婚论嫁、结婚生子的人生阶段。朋友们可能会问,那就不回加拿大了吗?是的,当时的想法是不要回去了的,因为我老公不会跟我去加拿大。

  原因有二:1。 我跟老公都是独生子女,我家还好说,我爸妈已经习惯了我常年在外。但是我老公的家里比较传统,从没想过让儿子出国;2。 我老公的职业是医生,比较稳定。如果他办团聚移民申请过去倒是不难,难的是他的资格证书在加拿大并不受认可。

  国内的工作丢了比较可惜,而且他语言不好,不是能够适应国外生活的人,到国外找不到适合的工作,我们又何谈舒适的生活呢?我们当时讨论这个问题,已经到了白热化,如果我老公跟我走,公婆就不认我们的地步。

  就这样,结婚后,我的工作慢慢安定,我也就放弃了回加拿大生活的想法。毕竟,哪里有家人,哪里才有家。

  4、儿子的教育问题让我重燃移民梦

  2009年我儿子出生,当时因为我是移民身份,本是可以去加拿大生下他的,他落地就是加拿大公民,而且加拿大免费医疗,我生产也不会花钱,需要承担的就是当地生活的费用。

  但是怀孕的时候比较特殊,完全性前置胎盘,6个月以后卧床养胎,33周大出血入院,36周大出血又入院,完全不敢冒险长途跋涉去加拿大生孩子(事实证明,没去也有没去的好处,之后慢慢聊)。后期长时间住院对我就是心理上的折磨,我保胎足月37周的那一天,就剖腹产生下儿子,这个经历又给我们今后的人生道路的拐点埋下伏笔。

  儿子一周岁的时候,机缘巧合,我成功的进入家乡一个法国政府的办事机构工作。每天的工作都是用法语跟法国人沟通。这份工作,收入不错,社会地位也很高,而且也很轻松,最主要的是学以致用,不会荒废法语。家人都很满意,我们也就彻底放弃了回加拿大生活的想法。

  日子一天天过去,儿子一天天长大,我们逐渐发现孩子的注意力不太集中,分析下来跟太早出生,剖腹产,试管婴儿,新生的时候黄疸太严重,我小时候散养得太散……都有关系。

  不管怎样,从3岁起,我们就开始带孩子报各种感统训练的课程,提高注意力。到了小学,儿子在学业上的各种表现更是让我跟他爸爸怀疑是不是亲生。当然其实也不是学不会,就是不爱学,我跟他爸爸每天下班回家就是陪娃写作业,对娃从不要求考试排前面,只要求跟上,这样到了初中男孩子发力也好追。

  我们家庭和美,身体健康,就是围绕孩子的学习愁。当然,我儿子还是有很多优点的,比如说敏锐的观察力,超强的记忆力,丰富的想象力,乐观的心态等等。

  时间慢慢过到了2016年,那是我人生中比较灰暗的一年。工作单位一朝天子一朝臣(全世界哪里都一样),再加上孩子的学习问题,索性我就脱离原工作单位,当了一年的全职妈妈。这一年,我白天送孩子上学,之后就去书店看书,下午接完孩子回家就陪他学习,这一年调整得非常不错,孩子的学习也进步很多。但是孩子今后的发展一直都是我心里的难解的结。

  儿子走科举肯定是太累了,初中的学区房我要不要考虑?等到了初中,周末基本就是天天补课。按小时收费的1对1私教要不要了解一下?即使这样,确定孩子能考上好一点的大学吗?今后如果留学又花多少钱?如果考不上大学,今后又能做什么?

  2017年,我又开始在一家出入境公司工作,跟之前的行业相关。工作中,认识一位同事Y女士,当时正在办理魁省移民(现早已生活在加拿大), 我们共同分享经历,她也劝我为了孩子的教育,重新考虑回加拿大念书,换个非应试教育的环境,可能孩子会有所转变。

  这么多年下来,我老公周围有同事去国外当了陪读妈妈分享国外教育的,有同事孩子初中补课考高中大学的,也有送孩子出国念书花了很多钱的。根据我们孩子当时的情况,她也认为如果孩子换个环境,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商量下来,可以先打听一下,如果想回加拿大具体如何操作(我那个时候经Y同事启发,神秘地进了一个魁省移民Q群,机缘巧合了解到一个移民项目非常适合我。从2017年5月份开始,我就开始慢慢地准备材料,之后会详细介绍我申请的项目和timetable,具体的程序)。

  5、移民身份到底还在不在?

  我的枫叶卡2012年3月到期,根据加拿大移民监的规定,为了续枫叶卡,我必须5年内在加拿大停留730天。但是,之前提过,我2007年登陆的时候只停留了5天,所以我当时判断我是肯定没有办法再回加拿大生活的,如果真想回去,只能重新申请加拿大移民了。

  由于本身我所属公司就从事加拿大移民业务,近水楼台先得月,咨询了我加拿大的移民律师同事,问我的这种情况是不是重新再一次申请移民就好。同事答复,虽然我没有坐满移民监,但是并不意味着我的移民身份的丧失,只不过人家不给续卡罢了。

  如果不想保留移民身份,就应该跟加拿大政府做放弃声明,之后可以申请旅游签证入境加拿大。如果不放弃之前的移民身份,新的移民申请不是我们想当然就可以申请的。

  同时,我也多方了解到,像我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办法操作,有的移民公司会比较冒险。加拿大政府规定,我持过期的枫叶卡是不可以乘坐商务运输工具进入加拿大的,比如说,飞机、火车、客车。但是有一个方法似乎可行:先到美国,之后别人或自己驾车通过美加边境。这样做的结果有两个:

  海关不放行,因枫叶卡过期,拒绝入境;

  海关放行,抵达加拿大境内做法律文件,连续住满730天,续枫叶卡,期间不能离开加拿大。

  这两种可能都不是我希望的。1的问题是太不稳妥,遣返的记录我从来就不希望获得的;2的问题是我独自入境待满2年,根本就没有解决我陪儿子出国念书的需求,跟孩子分离2年,还真就不如我继续在国内全家人在一起。

  6、为了再次移民,我主动“抛弃”枫叶卡

  如是乎,我去加拿大签证中心递交了申请放弃移民身份的声明,还记得办事儿的小伙子再三跟我确定是否要放弃。我当时的答复特别拽,有自己的打算,确定放弃(因为如果不放弃,我就没有办法重新递交其他的移民申请。不管之后的移民申请我能不能获批,当时过期的移民身份对于我来说,本就是无用)。

  不过,我刚刚出签证中心的大门,又收到加拿大同事的微信,告诉我如果这样,还不如尝试申请一下加拿大移民的旅行证件(Permanent Resident Travel Document,简称PRTD)呢!这个证件是给枫叶卡过期,人又不再加拿大境内的移民提供的,目的是让他们借此回到加拿大。

  虽然我短登的停留期实在太短,而旅行证件的获批率逐年下降,但是尝试一下没有错,万一能获批呢!我当时感觉又开了一扇窗,连忙又回到签证中心找到那个小伙子说需要撤回刚刚的申请,哈哈,这真是彻底的打脸,当时放弃声明的那个服务费也是白花了。旅行证件的审核主要是审核移民监了。

  通过PRTD的申请,我其实想达到两个目的:1。如果拒批,我就自然丧失了移民身份;2。 是加拿大政府取消我的移民身份,而非我主动放弃移民身份。这样,今后申请其他移民的时候,不会被找茬(当然,可能是我多虑了)。

  结果不言而喻,我成功地被取消了移民身份,如愿以偿恢复了自由身。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