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7岁孙艺珍为了“不结婚”机关算尽,却还是躲不掉玄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8日 19:58   凤凰网

继2018年凭借一部《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掀起热烈讨论和广泛关注后,人称“孙仙”的韩国“国民初恋”孙艺珍,最近又因和玄彬合作《爱的迫降》而被频繁地刷上热搜。

虽然“朝鲜特级军官+韩国财阀女继承人”的剧情设定仍旧“套路”,但却一点儿不妨碍各路少女们“隔屏磕糖”——“玄彬和孙艺珍的配置让我时隔多年重拾了看韩剧的欲望!甜到爆炸。”

“民政局给你们搬来了,请原地结婚!”

-

如果说剧中两人的一颦一笑、暧昧拥抱是逢场作戏,那现实中的亲密互动则叫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一向沉稳内敛的玄彬,在孙仙儿面前总是忍不住情绪荡漾;

-

-

而感情上一向低调、谨慎的孙仙儿更是在社交平台上连发7张动态合影;在公开的各类访谈和宣传活动中,俩人间的气氛也是浓情蜜意、恩爱有加。

-

-

-

之前玄彬和孙艺珍在洛杉矶一起逛超市的照片登上热搜时,有网友激动表示:“后脑勺都那么般配!都是心中的‘白月光’,一时间不知该羡慕谁。”

圣诞节的时候艺珍还专门更新了ins

的确,同样事业有成、不相上下的37岁,同样无可挑剔、令人赏心悦目的颜值,同样优秀、自律且光彩夺目的人生。

我想无论这样的两个人最终能否走在一起,他们都是我们所能够想象的“美好人生”的最佳范式:自爱、沉稳,而后爱人。

02

尤其是被形容“以她的演技根本不需要长相,以她的长相根本需要演技”的孙艺珍。

出道20年,不仅颜值出众、演技在线,事业上更是屡攀高峰,作为韩国唯一的六大奖最佳女主角大满贯得主,孙艺珍长期稳居韩国女演员身价排行榜前三。

-

在与玄彬的绯闻被广为热议之际,有一种声音这样评价孙艺珍:“我丝毫不怀疑,即便孙仙儿始终不婚,她也可以一直美好下去。”

37岁的孙艺珍的确是女明星中少有的一股“清流”,她从不遮掩自己在事业上的企图心,也从未有过“人到中年,该选择结婚生子,还是继续打拼”的纠结和焦虑。

从经典之作《假如爱有天意》、《我脑中的橡皮擦》中的“小清新”;

-

到《外出》、《白夜行》中的“欲女”;

-

再到《海盗》、《摩天楼》中的“硬派女主”;

-

事业上的挑战、突破与进阶始终是她人生的主旋律。

因此当被媒体反复追问“什么打算结婚?”时,孙艺珍帅气地说:“工作得太开心了,结婚的事要随缘。”

我想在美貌之外,孙艺珍的人气与银幕好感度,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于她的自爱与笃定——期盼爱情但从不炒绯闻;可以自如地屏蔽掉外界的干扰,坚定且执着地追求着自己的“错位人生”。

-

闲暇时就看书插花、四处旅行;

自律的她还拿到了普拉提教师资格证。

别人都说她驻颜有术,但却鲜有人注意——

她的天真与烂漫,她笑容里没有一丝焦虑的自在,是源自于坦然接受孤独感的勇气,是任何时候都只遵从于内心声音的诚实。

03

和孙艺珍一样,现实生活中,即便一个女性活得自洽而充满乐趣,但如果没有顺从大多数的人生模式,就仍会被当成“异类”,时刻接受着来自“主流人群”的拷问——

做这份工作有什么前途啊?

过了这个年龄能挑的就不多了。

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事儿……

这种单一的价值评判体系,总是在生活中处处制造着“你好像不太正常”的焦虑,让我们十分害怕成为“少数人”,更不由得怀疑是否应该按照自己的节奏活着。

日本作家村田沙耶香,根据自己的部分经历写就的《人间便利店》,就讲述了一个在便利店打工18年、36岁仍然未婚的女性在社会生活中所遭遇的种种“异样眼光”。

古仓惠子可以说是一个“少数派”的极致缩影,她生来就是那类人群中的“边缘人”,从未谈过恋爱、也没有性经验,身边的人际关系也简单到只维持着和家人、朋友、日常工作伙伴的往来。

乍看她的生活状态好像充斥着大龄剩女的单调和乏味,但对于古仓惠子而言,便利店的生活却是十分自在又得心应手的:

想在便利店一直待下去,那是很简单的事,只要穿上制服,按照员工手册做就行。

只有这样,才让我显得像个正常人。

-

然而越是追随这种“小众人生”,越是要承受来自周遭的巨大压力。

由于36岁没有正当职业和婚恋史的状态难以服众,所以两个星期内古仓惠子要反复解释14次“为什么不结婚”,解释12次“为什么做兼职”;

身边的店员则靠着各自谈论隐私来拉拢彼此的关系,只有从一个个陌生顾客那里,她才能被礼貌对待。

村田沙耶香在书中通过主角的口吻说到:

正常世界是非常强硬的,它会静静地排除掉异类。不够正经的人都会被处理掉。

我明明在努力工作,却隔三差五都会遇到歧视这份职业的人。

我明明没给任何人添麻烦,只不过因为我是少数派,所有人就能轻易地强奸我的人生。

而当被新同事宅男白羽质问:“你这样活着也太奇怪了吧?”古仓惠子也怀疑过自己的人生是否是畸形的,但后来她仍然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

我在身为人之前,首先是个便利店店员。

哪怕我是个异样的人,哪怕吃不饱饭暴尸荒野,我也没办法逃避这个事实。

我的全部,都是为便利店而存在的。

古仓惠子坚持自我的勇气无疑是一剂强心剂,她让我们看到,在成为“正常人”之前,一个人首先应该去活在自己的人生轨道上。

也只有在自洽与自爱的状态里,才会有更大的几率去遇见真正赏识自己的另一半。

04

最近看蔡澜先生的回复(美食家、作家蔡澜每年会在新年前一个月开放微博评论,回答网友问题)感悟颇深。

比如有不少网友提问:

“蔡先生,我27岁至今没有谈过恋爱,以后会孤独终老吗?”

“蔡先生,马上31了,还没遇到真爱,要等吗?”

“35岁了,还找不到男朋友怎么办?”

先生统统回答:“41再问。”

我想,等还是不等,有还是没有,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觉得“27岁、31岁、35岁就必须怎样的想法”是危险的,以“正常的标准”来审视自己的想法是危险的,而最危险的,是对于自己想要的人生没有清晰的渴望和笃定的追求。

所谓焦虑,人生每个阶段都会有,不会因为迫于世俗的压力选择结婚或干一份“光鲜亮丽的职业”、做了一个大多数人都会做的选择就变得轻松、一劳永逸。

反而只有那些,在无伦任何时候,都能诚实对待自己的渴望,认真而努力生活的人,才会收获更多意料之外的乐趣和惊喜。

作家张小娴在其经典著作《永不永不说再见》中,写过一篇题为《二十八岁和三十岁》的文章。

她坦诚自己也曾有过“必须要怎样”的焦虑:“想过二十八岁时要结婚和三十岁时要离开一个男人。”

但后来这两件事,都没有如愿完成——二十八没有结婚,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看重婚姻,不会因为好奇心而妥协;三十岁时没有离开那个男人,是因为自己内心仍有留恋,舍不得。

她说:

我们有很多计划和美好的蓝图,却忘了我们无法把机遇排除在命运之外。有目标是好的,但我不会再以年纪作为达到某个目标的死线。

或许我终于如愿以偿,在二十八岁的时候结婚,但谁能保证我不会在三十岁的时候离婚呢?

你想在三十岁时离开的那个男人,也许他却在你二十九岁时首先离开你。我们大可以浪掷梦想,但也要接受梦想破灭的失落。有些人机关算尽,还是算不过机遇。

我喜欢回顾自己某个年纪的时候做了什么事情,而不是预测未来。

我喜欢对命运采取积极不干预的政策。

记得孙仙儿主演的《我脑海中橡皮擦》中有一句台词大意是:“我们烦懑乐的缘故原由,是不知若何恬静地呆在房间里心平气和地和自己相处。”

敢于成为“少数派”,敢于践行一种“错位人生”,其实就是一个排除外界声音,与自己平和相处的过程。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一个人如果能够始终遵从于内心的渴望而活着,也就自然不会再期盼另一程的风景,毕竟今天我已满酌高吟、甚是尽兴。

至于明日花开花落,那是命运的问题。

-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