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锦鲤李雪琴,人间值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8:14   凤凰网

!-- FORMATER -->

=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半决赛播出后,李雪琴这个名字在热搜上挂了两天。

很多人问李雪琴是谁?

她不是娱乐圈新秀,她现在的身份是一名脱口秀演员。

跨界参加脱口秀大会,李雪琴第一期就惨遭淘汰。

后来她之所以能复活,也相当戏剧化。当时张雨绮想复活淘汰的思文,罗永浩想复活周奇墨,李诞就顺便把李雪琴从淘汰区捞了出来。

没想到李雪琴却成为了这届脱口秀大会的黑马。

每次上场后用一本正经的东北腔调念出固定的开场白:大家好,我是略琴。随后抛出一个又一个接地气的梗,逗得大家哈哈直乐。

=

李诞说李雪琴说脱口秀是天赋异禀,李雪琴把他融进了段子里:“天赋啥呀,我就剩个饼了。”

=

一年365天能上600次热搜的杨天真直接在节目里做起了红娘撮合她和另一位脱口秀演员王建国。

她也不拒绝,自己把它玩成了梗。

在被问到理想型的时候,李雪琴脱口而出:「王建国。」最近这期她更是直接。

“我和王建国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我妈也知道了。”

此话一出,李诞和罗永浩直接拍灯爆梗,能把节目中衍生出来的梗玩的这么溜又不招人讨厌,这的确是李雪琴的能力。

=

单看李雪琴的段子其实也没什么东西。

老板凌晨给她发微信就是喜欢她。

初二有男生给她表白,她特别硬气的说了一句“我妈不让。”

没有男生追是因为自己不够女人。

但她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只需要呼吸一下就很想笑。

=

大张伟也给了李雪琴一个高度的评价,说她是天生属于舞台的,是有喜剧天赋的,哪怕不说话就很想让人笑,很像贾玲的风格。

她像贾玲,可她不是贾玲。

#李雪琴是谁?#

这个词条在2019年1月时,被顶到了热搜第一的位置,原因是吴亦凡的发的一条视频。

在视频里,吴亦凡说:“李雪琴你好,我是吴亦凡。别管我在哪,你看这灯,多亮。”

-

于是全网开始寻找李雪琴这个人。

原来在2018年9月,李雪琴就开始在网上发一系列喊话吴亦凡的视频。

第一条视频是在清华大学门口。

当时李雪琴顶着一头粉色的短发,露出光亮的额头,素颜出镜,看起来土里土气的。

她操着一口东北口音指着清华园的门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

之后在圆明园,李雪琴说:“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圆明园,你看一下这个门,你吃饭没呢?”

-

吴亦凡回应后,李雪琴彻底火了,抖音粉丝蹭蹭蹭的涨到了300多万,还获得了“追星锦鲤”的称号。

此后,郭艾伦、李彦宏也纷纷回应,当时正失业准备找工作的李雪琴也不上愁了,她获得了百万级的投资,开了自己的公司。

-

“大家好,我是李雪琴。我是一个网红。”

这是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一期李雪琴上台说的第一句话。

本科北京大学新闻传播专业,研究生纽约大学教育学,抖音551万粉丝,微博210万粉丝。

很多人羡慕她的运气,羡慕多了也有人开始酸:

“北大毕业的去当网红,真是浪费国家教育资源。”

“国之重器,就来干这个啊?”

北大毕业在她的网红身份前,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光环,学历反而成为了她的枷锁。

面对网友的质疑,李雪琴说:“北大怎么了?我只是恰好擅长考试而已。”

一句弱弱的回应,让那些攻击她的网友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可李雪琴并不像我们看到的她那样乐观,她害怕批评,敏感又脆弱。

-

考上北大后,她一直认为自己与北大格格不入,甚至在大四那年患上了抑郁症。

走红后,钱和名都来了,可李雪琴却开心不起来,她的压力更大了。

以前的李雪琴喜欢宅,喜欢在家里看电视,当一个快乐的废物。红了之后从睁开眼的第一刻就要开始处理手机里不断蹦出的消息。

为了满足身边各类人的期待,李雪琴的生活被各种事情填满了,她很痛苦。

抑郁的时候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拿着榔头把不断冒出新消息的手机砸的稀碎,甚至还尝试过割腕。

在手腕上划了三道口子后,她平静下来,迅速止血,继续完成没做完的PPT,还给朋友发消息说:“我刚刚浪费了一个小时的加班时间去自杀,没死成。”

-

喜剧演员陈佩斯曾经说:喜剧演员都是把自己当作了祭品奉献给观众。

李雪琴就是这样,她不开心,但她想让别人开心,哪怕看她的视频时只开心了两分钟,她也觉得算功德一件。

“我妈”是李雪琴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最经常提起来的一个人。

工作黄了她想回家种地,她妈说:“家里没地。”

被催婚时妈妈上演苦情戏,说妈妈老了,东西都搬不动了,家里得需要个男人。李雪琴说明年高低整回来个对象,果然,第二年妈妈再婚了。

在最新一期里,妈妈还成了爱因斯坦的红颜知己,说出了“宇宙的尽头是铁岭”这一经典名句。

-

所有人都以为李雪琴肯定是在妈妈的保护下长大的,可没想到她在段子里说:“我妈是我带大的。”

在采访中,李雪琴说她最开始喜欢吴亦凡,也是因为“一看吴亦凡就是个从小家境优越,被保护得很好,没啥烦恼,也没啥坏心眼的一个小孩儿。我很羡慕这种状态,因为我没有过这种生活。”

她形容自己生活在旋涡里,她的叛逆期和青春期在小学就结束了。

初三时家里出事,母亲是很小女生的性格,这就意味着她要处理整个的家庭关系,她成为了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撑和情绪发泄处。

“初三我写完作业,在家看个电视,我妈就会把我一顿骂。我就得忍,我就得哄她。那个时候我从来没有在家人面前哭过,我每天上学,在外边哭,难过了哭完再回家,然后把我妈安抚好。”

-

家里出事后,李雪琴觉得自己得撑着,因为自己成绩一直很好,一直考第一名,那时候她如果考第二名,她就怕别人觉得完了,家里的事耽误这孩子了,她不能让别人有这感觉。

正是因为她知道痛苦的人为什么痛苦,所以她知道怎么让痛苦的人开心,她的共情能力很强。

就这样,李雪琴照顾着妈妈的情绪,也逼着自己学习,成为了北大在辽宁自主招生时的状元。

进入北大后,她没有融入那种“精英文化”的氛围,她觉得自己资质普通,就心安理得的在班级里考倒数。

-

后来看到在线教育行业很热,就决定出国读个教育学硕士,回来在教育学行业赚钱。

去了纽约大学之后发现它其实是教你怎么在纽约给各个种族的人当英文老师

纽约的天空很窄,她的抑郁症又犯了,就休学跑回来了。

回国后的李雪琴也没有什么励志的经历,跟同学一起创业做综艺,其他同学把目标放在清华北大的年轻学生与社会的碰撞,生活中的琐事最后要上升到价值观上。

她却觉得没什么意思,清华北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去开了几次会就不去了。

她觉得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是值得理解和尊重的,自己的一言一行没资格去影响别人。

所以她的视频账号里只发一些去东北的澡堂子里搓澡、儿童节去游乐园里玩耍、参观豪宅这些能给人带来纯粹快乐的东西。

-

“我觉得人类文明发展到现在,总有一些没有任何意义,但大家就是想追寻的东西。他也不反讽,他也不黑色,他也没有传递价值观,但你就觉得好好笑啊。”

-

“李雪琴是脱口秀的天才”,这是李诞对于李雪琴的评价。

走到半决赛,很多人也夸李雪琴有喜剧天赋,但李雪琴很怕给别人期望,因为她害怕让人失望。

在微博上,李雪琴说:

“天赋”这帽子太大了,戴得我脑瓜子嗡嗡的,谁都有个灵感迸发的时候,可别夸了,我没那么厉害,苟住就不错了。”

她不喜欢希望,没有希望就会舒服很多。

她也敏感不自信,口头禅就是“这事不行。”

在脱口秀大会第二期时,她就收到了邀约,李雪琴去看了一期节目的录制,在后台她遇到了庞博。

-

李雪琴问他:“你咋不上去呢?”

庞博说:“我没选上。”就这样,李雪琴怂了。

“连第一季的冠军都没选上,我还去啥呀。”

可是第三季,李雪琴来了,以网红的身份跨界来说脱口秀。

她说:“没想到吧,我第一次说脱口秀就是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

每一期她都觉得自己是要被淘汰的那一个,可每一次她都过关斩将,一直杀进了决赛。

所有的段子和梗都是李雪琴自己新创,没有积累的经验所得的段子,甚至有一些还是她现场写的。

-

她就这样絮絮叨叨的,聊她非要给老板点烟,结果给老板车烧一大窟窿。

聊被催加班的事,半夜三点老板给她发微信说:“大半夜的你睡啥睡呀!”

聊父母再婚的事,说结婚是大自然给人类家庭制定的KPI,她不争气只能靠父母替她完成了。

化着小烟熏妆,一只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扶着话筒杆,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絮叨进了决赛。

对于参加脱口秀大会,李雪琴说自己“每次都有瓶颈的感觉,每次都很瓶颈”,但跨过瓶颈之后,就是更上一层楼。

李雪琴说:“现在不快乐的人太多了,我就想做让人快乐的事。”

她不像杨笠把自己想说的东西都放在段子里,吐槽直男的自信,抗议女性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打破大众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传递女性价值观。

-

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不同的意义,这些上升到价值观上的东西就交给别人来做吧。

至于李雪琴,这句话送给她:

“李雪琴你好,希望以后你也能永远开心。”

-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