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可以让他好走吗….」夫病危,病榻旁的妻子自责与压力,谁来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17日 18:00   heho健康网

在过年前夕,老公突然脑干出血!
面对这样的恶耗,
太太依然很坚强的带著两个孩子,
仔细听著我,向她解说先生的病情。
她虽然眼眶红红的,但是眼泪并未溃堤,
先生的情况很不乐观,大概就是这几天了,
她决定不再CPR了,
这是多么困难的决定啊!
但是,她知道这是对先生最好的决定。

我心里清楚,
当病人无法救治的时候,
要救家属!
我一定要解救这位太太,
解除她的内疚与自责,
阻止先生的兄弟姐妹们对她的指责。

我当著其他家属与朋友的面前说:
「这个脑干出血,是无法避免的,而且会来得非常突然!可以前一刻还好好的,还在说话、吃东西,下一刻就就突然昏倒,心跳停止!让大家措手不及!」
会这么说,是因为有些家属,就会怪太太怎么没有提早发现?

「先生是洗肾的病人,本来就是容易发生脑中风,或是脑出血,是很难避免的。」
会这么说,是因为有些家属,就会怪太太怎么没有好好照顾先生?

「太太平时照顾得很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也做得很好,她马上打电话叫119,依照119的电话指示,给先生进行急救CPR,把心跳血压拉回来,我们现在才能有这个机会来讨论。要不然话,现场就往生了。」

会这么说,是要肯定太太的付出,解除她的内疚与自责。而且,这些肯定的话,不能只对太太说,要公开,当著其他家属面前说,为的是要阻止其他家属的指指点点,责怪太太。

「我们已经急救过一次了,现在脑干因为出血,己经没有功能。脑干没有功能,不是会不会清醒的问题,而是无法存活,最长不会超过14天,最关键的时间是第三第四天。如果心跳再次停止,再去压胸、电击,病人只会折腾,是不会有帮助的。所以,我会建议不要再压、不要再电击,让病人好好的离开,大家觉得如何?」

虽然DNR(不要再压、不要再电击)是太太决定的,但是,我会跟其他家属说,是我建议的,这样,他们才不会想说是太太不想照顾,才决定放弃的。

「大家如果有什么习俗的需要,例如拜拜的衣服、符或是符水,都可以拿过来,我们都可以帮忙处理。」
通常听到这里,家属都会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如释负重的从包包里取出一道符。
这个当然没问题,这是家属的一番心意、他们也想尽自己的努力,我们当然要成全。

这样的场景、这些对话,我不知经历了多少遍⋯⋯
这一次,我用了比平常更慢的速度在讲,
因为,太太是外籍配偶。

她在我跟其他家属说明完了,眼泪就溃堤了;
也许是她的辛苦,被我肯定了;
也许是她的内疚,我帮她解除了;
也许是她担心被责怪,我替她挡下来了。

最后,太太跟我说:
「医生,我能不能有一个要求?」
「我先生走的时候,能不能让我亲自帮他拔管?因为他很信任我」
她说完,换我眼眶红了~
「当然可以!你先生会很感谢你的!」

彼此信任是一件多么珍贵、多么不容易的事啊!

面对无法救治的病人,关怀是最好的处方,
面对无法救治的病人,我们要救家属。

期许自己,无论在什么位子,都要当个有温度的人。

========
《后记》
我写这文章的目有三个:
1.帮辛苦照顾病人的太太说话,尤其是弱势的太太。他们在照顾的角色方面付出最多,却也得不到应得的肯定,反而经常被那些「只出一张嘴的亲戚朋友」责怪。

2. 写给那些「只会出一张嘴」亲戚朋友看:每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在乎的事,无论做什么决定,都是人家一辈子要去承担的。旁人如果没有要出钱养人家一辈子或者帮忙照顾,拜托管好自己的嘴巴!

3.希望医疗人员可以多做一些:家属要做出困难的决定,需要很大的「爱」与「勇气」去承担、去面对其他人的指指点点;同时,面对至亲的人离去,会容易有内疚与自责(可能是一辈子的),医疗人员只要多说一句话,多一些同理,可能就可以「解救活著的人」。

【救病人,也要救家属】
这文章获得很大的回响,也有不少朋友,感同深受的留言分享自己无法走出的经验。
有人私讯留言说,你写出来不怕有人对号入座吗?我非常欢迎大家对号入座!

如果你觉得你身边有这样类似的人
请给予尊重、给予肯定、给予协助
少一点批评、少一点责怪、少一点指指点点

如果你是医疗人员,你也认同的话
从今天开始:就多想一点、多说一点、多做一点,让医疗更有温度!

文/Icu医生陈志金 图/何宜庭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