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沉默杀手”!这一肿瘤七成人发现时已是晚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10月20日 20:00   北京新浪网

如果把卵巢癌比作一个伤害人体的杀手,他一定是非常危险的沉默杀手和隐形杀手。

有多可怕?先看看三个70%:约70%的患者在发现时已是晚期、约70%的患者在三年内会复发、约70%的患者存活不过五年。在女性恶性肿瘤中,卵巢癌虽然不是最高发的病种,但却是死亡率最高的病种。

不过,在9月召开的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传来好消息:PARP抑制剂治疗卵巢癌的五年随访数据显示,初次治疗的患者在经过一线标准治疗后,再通过为期2年的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无进展生存期可以达56个月,对比是安慰剂是13.8个月,5年无进展生存率达到48%。

这个悄无声息又危害巨大的“杀手”,人类与它的战争进展到哪一程度、下一步又该如何应对?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副院长胡元晶教授认为,防治卵巢癌重在坚持积极的标准治疗和维持治疗。 

逾七成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

为什么卵巢癌这么难以察觉?胡元晶教授解释,这是由于卵巢这个女性独有的器官个头小、又深藏于盆腔内,初期症状也不明显,加上目前没有十分精准的筛查方法,所以等到人体有不适感觉时,往往肿瘤已经变大,扩散到盆腔以外,多数已是晚期。很多病人的首发症状是觉得肚子胀,然后症状逐渐加重,有的误以为自己胖了,直到后来不能平卧,可能才来就诊。

据统计,中国每年新发卵巢癌患者近53,000例,死亡超30,000例。过去10年间,我国卵巢癌发病率增长30%,死亡率增加18%。在妇科恶性肿瘤中,卵巢癌发病率仅次于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但5年生存率最低,仅为39%,5年复发率最高,达到70%。由于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超过七成中国患者在确诊时已为晚期,巨大的临床需求亟待解决。 

七成患者会在三年内复发

发现晚,只是卵巢癌的其中一个可怕之处。据胡元晶教授介绍,卵巢癌让医患双方都感到棘手的另一个特点是:特别容易复发。

“初期治疗的时候效果可能还是比较好,通过手术治疗加上联合化疗,尽可能把肿瘤切干净,之后大多数病人都可以达到体内没有肿瘤、肿瘤标志物也正常、症状消失、各项影像学检查正常。但是即便这样,70%的病人在3年之内会复发。”胡元晶教授解释,卵巢癌特别是晚期卵巢癌,就像是在病人的盆腔、腹腔所有的脏器,甚至于腹膜表面撒了一大把种子,种在了所有盆腹腔的腹膜和所有的脏器表面,即使目前最完美的卵巢癌根治手术也只能尽可能切掉肉眼可见的肿瘤,但比如小肠表面的很多粟粒状结节,不能都切掉,只能像择米粒一样一点点把它择干净,直到肉眼看不到残留病灶,但是仍然并不等于肿瘤细胞不存在了。 

如有家族史建议做基因筛查

由于家族遗传关系,2013年初,好莱坞巨星安吉丽娜朱莉通过基因测序得知自己是 BRCA1 突变基因携带者,患上乳腺癌和卵巢癌的几率分别是80%和50%。同年2月,朱莉毅然选择双侧乳腺切除术保留乳房,并且还切除了卵巢和输卵管,将乳腺癌、卵巢癌风险降至5%和接近于零。

这一举动当时曾引发巨大争议。但数年过去,胡元晶教授表示,在临床上确实也遇到因基因检测发现问题,要求提前切除卵巢及输卵管的患者。

胡元晶教授解释了这个引发预警的BRCA基因。它最早在乳腺癌当中发现,分为BRCA 1、BRCA 2这两类,在BRCA 1基因突变的人里面大概40%-60%有发生卵巢癌的可能,在BRCA 2型基因突变中则大概有15%-25%。胡元晶教授自己在美国作访问教授期间,也确实遇到因家族史和基因检测前来主动要求进行预防性切除乳腺、输卵管和卵巢的患者,更令人惊奇的是,后来在切除的组织中,也确实发现了早期肿瘤的迹象,由于太小,前期临床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胡元晶教授建议,鉴于卵巢癌发病隐匿,加上目前还没有特别明确的早期检测手段,如果已经出现了近亲属的家族史,也就是有母亲、姐妹、姨妈、姑妈这些近亲属发病,可以考虑去做相关的基因突变筛查。 

反击也将从基因入手

把基因突变筛查当作卵巢癌预防的突破口之一后,药物方面对卵巢癌的“反击”也已从基因方向着手开始了。

据胡元晶教授介绍,近年来应用在临床的PARP抑制剂就是一个针对BRCA基因突变的靶向药。BRCA基因是一种抑癌基因,一旦发现身体里的癌细胞,它就会把细胞纠正或者杀死,一旦BRCA基因突变,相当于“护卫撤防”,就会很难识别身体里的异常细胞了。而PARP抑制剂进入人体后,就能把有BRCA基因突变这些细胞识别出来,然后把肿瘤细胞的存活路径打断,引发肿瘤细胞的合成性致死。它对卵巢癌中有BRCA基因突变的病人效果非常明显,刚刚召开的欧洲肿瘤内科年会(ESMO)披露了相关研究结果:针对经过初次标准化疗的、BRCA基因突变阳性的新确诊卵巢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期超过四年半,达56个月,对比是安慰剂是13.8个月,5年未复发的患者达到48%,不仅较安慰剂对照组翻倍(21%),甚至超过了仅用化疗的BRCA突变患者的5年总生存率。另外,此前的研究也显示,PARP抑制剂对于没有基因突变的病人也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有BRCA基因突变的病人用药效果会更好。 

带瘤生存也要保证生存质量

卵巢癌患者的复发是非常痛苦的。胡元晶教授表示,初次治疗结束后,患者往往由于症状消失,觉得病已好了,本能会在心里回避复发这件事。但复发的发生率又非常高,一旦复发,很容易出现铂耐药,即对铂类及大多数的化疗药物耐药,此时的治疗有效率可能只有10%。即使勉强治疗下去,在药物副作用和长期住院、输液、化疗状态下,生活质量也很低。

胡元晶表示,相对来讲,PARP抑制剂服用方式很简单,口服、不用住院;副作用也比一般的药物要少,主要是定期去验血,看有没有血小板的减少、有没有骨髓抑制、有没有乏力等状况,其他的像胃肠道的反应、恶心呕吐会比化疗药物要轻得多。此前的另一个研究表明,PARP抑制剂在BRCA突变的复发患者中,不仅延长了总生存期12.9个月,更提高了近10%的5年生存率,这也是非常难得的。目前,对于复发,且对铂类化疗药仍然敏感的卵巢癌患者,已经可以在医保范围内使用这一药物。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