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的老公是亚斯 一个人妻的告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20:00   优活健康资讯网

我的老公是亚斯 一个人妻的告白

我的老公是亚斯 一个人妻的告白

(优活健康网编辑部/综合整理)民国九十一年,当儿子确诊为高功能自闭之后,连我先生的怪异行为,都有了解释。回溯当初与先生初次见面的那一天,我们约在中正纪念堂。广场中,风很大,我的衣服穿得太单薄,所以我跟那时候还是男友的先生说:「我觉得好冷喔。」他回我:「对啊,我也觉得很冷。」然后先生拿起自己手上的西装外套,立马穿在自己身上。我先生,完全没有感觉我的需求。

先生无视我的需求
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发现这男人不体贴,只觉得他是个书呆子。我跟先生谈恋爱的时候,我很想去韩国念声韵学研究所,所以当时跟他谈的话题,几乎都是声韵学。我先生是学理工的,但居然自学后,对声韵学有一套很清晰的逻辑,让我赞叹万分。

但婚后,他还是不断地谈声韵学。我帮孩子换尿布时,他谈声韵学;孩子生病、住院,他也谈声韵学。我先生都不知道要帮忙我处理这些繁琐的家事,真的把我惹毛了。我开始生闷气,不说话,没想到,他竟然还搞不清楚我为什么生闷气,一头雾水,甚至还问我:「你是生病了吗?」见我不回话,他又说:「那你是生气,不是生病?」先生居然还要跟我确认。

等到孩子确诊后,这一切仿佛都有了答案。

原来先生真的有人际互动上的困难,即使他能使用多国语言,还当口译,但我连跟他用国语沟通都有困难。

脑袋是天才,但却是生活白痴
而这样一个不知道体贴的人,我为什么会嫁给他呢?除了他不烟不酒、不交际应酬之外,我还喜欢他的诚恳、诚实、正直。先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二十几年,后来当到韩国分部支社长。他在带领支社团队时,创造出年营业额数千万美金的奇迹,但先生连公司里的一枝原子笔,也从没贪图过。我真的很敬重他的品德。

但老实说,要与我先生共同生活,并不是这么容易。他的脑袋是天才,但在生活上却是白痴。

先生认为自己很好养,但我却觉得他很多东西都不吃,挑食无比。先生一天三餐可以吃完全一样的东西,例如鲭鱼定食,他就连著吃了三年,但韩国食堂一定放置的泡菜,他却一口也不曾吃过。我到韩国以后,他继续每天吃鲭鱼定食,而我每天变换不同的食物。我什么都会吃,因为我想吃看看,每一种东西的口味有什么不同。我还把先生鲭鱼定食附赠的泡菜通通吃掉。

有一次,一个十五年没见面的同学,一见到我先生,就跟我先生借钱,没想到,我先生居然马上就把钱借给他。因为这些钱都是先生赚的,所以我只是轻描淡写地对先生说:「十五年没见面,一见面就借钱,这五万块肯定一去不回,以后不要把你赚的辛苦钱,随意借给不熟的人了。」当时先生回我:「会这样哦?!」后来那位同学果然没还钱,而之后,我再也没听过先生借钱给任何人了。

在婚姻的前七年,我真正与先生相处的时间不到一半。因为我们即使一家人住在首尔,但有时候我回台湾,先生也常常到韩国的其他县市出差,或到马来西亚等国工作。

后来因为孩子在台湾确诊为轻度自闭症,我带著两个孩子在台湾心力交瘁,所以我开始要求先生请调,回台工作。但没想到,这是夫妻争执的开始。

先生认为我教养孩子的态度不够严格,所以在某次与我们母子起了极大的冲突后,我们协商还是由我单独负责教养,先生再度出国工作,负担因为孩子需要特殊教养而越来越繁重的家计。

先生的固著
前几年,先生退休了,我们夫妻整天相处,困难度大增。有一年过年,我们娘家四个家庭在杨梅山区聚会,我们一起拿毛豆当零食吃,先生说:「你们知道吗?毛豆就是黄豆。」我们一群人都说:「怎么可能?毛豆跟黄豆差那么多。」然后就开始聊别的话题。

先生却开始用手机查询毛豆的资讯,想证明他是对的,但山区网路收讯不佳,所以始终没查到。

过了三个多小时,我们一起下山用餐,先生拿著手机上的画面说:「你们看,你们看,毛豆、大豆和黄豆都是一样的,只是品种、用途不一样。」兄弟姊妹们都笑了起来,说:「你真的很执著耶,都过了三个小时了,还在查。」

听到这嘲讽的瞬间,我整个人都难过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如果很努力在查标准答案的人是我儿子,大家都会很开心地说:「这孩子就是这么坚持、努力,一定要得到解答为止。」但因为查询资料的是我先生,我内心的反应是:「你也太固执,查那些干么啊!」我虽然察觉了自己纠结的情绪,但我仍然没说任何一句话,帮先生解释。

我对儿子与先生的两套标准
我看到了自己的两套标准,而这天的餐会场景,也让我想起,我听过很多泛自闭症家属说过,她们有办法好好陪伴自己的小孩,可是看到先生年纪这么大了,还是这么不能在适当场合,说适合自己年龄层的话,她们真的很火。

我也是一样。我并没有因为孩子确诊有亚斯伯格,而先生也有亚斯伯格,就把陪伴孩子的耐心用在先生身上。你问我为什么,我真的很难回答,也许是因为我到现在还得听他絮絮叨叨讲声韵学,心里有一股厌倦,也或许是我的耐心已经在孩子身上用尽了。

我们彼此交流不多,但因为深知先生的特质,所以自从公婆年迈住院、开刀之后,这几年,先生一年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住在家里。

整天腻在一起的婚姻,不适合我们,目前大半的时间,他都是在婆家照顾父母,由我在自家负责照顾家庭所需。

由于我是个容易忘东忘西的人,所以我出门演讲时,凡事仔细的先生,还是会叮咛,确认我钥匙带了吗?火车票拿了吗?手机没忘吧?而我还是会嫌他啰嗦,但也因为有他在,我就自然而然有安全感,可以继续粗线条。我们各司己职,分工合作。

(本文摘自/当过动妈遇到亚斯儿,有时还有亚斯爸/宝瓶文化)

资料来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