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3日 02:00   优活健康资讯网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登山急性心肌梗塞 他如何九死一生?

(优活健康网编辑部/综合整理)能够接受「心脏移植」毕竟只是少数,其实还有更多的患者,在等不到移植而在虚弱崩坏中哀号死去,不仅在「心脏」这器官有这种情形,其他诸如肝、肺、肾等器官的等待者也是如此,只是他们或许有一些替代疗法,可以多撑一些时日。北市博仁综合医院心脏血管外科主任苏上豪在著作《谢谢你在我们心里》(时报出版),分享接受心脏移植者的故事,希望民众多注意身体的警讯,更留意自身的健康状况。
 
「守法」办理入山证 救了自己一命
2003年6月底,45岁的姜运䄊和警界同事带著眷属到雪霸公园旅游, 除了登山健行,并计划当晚下榻山屋,享受山林里的芬多精。原本可以直接利用警察的身分,在管制哨打声招呼,不用办理入山证进入雪霸公园,但是先到集合地点,个性又一丝不苟的姜运䄊觉得,虽然是警务人员更应该知法守法,于是还是缴了钱,办了入山证。
 
雪霸国家公园是由新竹县横山分局所管辖,当姜运䄊领到登山证的时候,看到上面分局长戮章显示的名字姓林,这才想起竟是自己在警察大学的同学,心中发出会心的一笑,好多年没见,现在竟调派在这里。姜运䄊浑然不知,他这个「守法」完成入山证的动作,却救了他一命,否则他当晚大概已经命丧雪霸公园里的山里。
 
当天登山的行程没有特别紧凑,姜运䄊一行人享受山间郁郁葱葱的景色,以及清新怡人的空气,逛了有名的神木群,仿佛置人间仙境,享受难得的轻松。在山庄晚餐后,大伙续在餐厅品茶闲聊,姜运䄊突然觉得背部有些小疼痛,原来不以为意,但因持续不断,以为自己身体累了,于是先回小木屋休息,但背部疼痛的程度,却变得愈来愈剧烈,甚至往前胸蔓延,他此时已大汗淋漓,好像淋了一场大雨, 而且因为痛得无法忍受,竟倒在地上打滚。
 
在餐厅聊天的朋友们根本没有发觉异样,直到姜运䄊试著爬出房门,却不支倒在楼梯间,才被人发现前来察看,惊觉事态严重,呼叫其他人来帮忙,看到姜运䄊的模样,有人赶忙拨出手机想找救护车。
 
山屋游客携硝化甘油 意外成续命丹
由于夜色已暗,姜运䄊处在雪霸国家公园的山屋等待救援,但一般的救护车根本不愿意,也不想冒险入山救护病患,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甚至可能是会让自己出事的工作。正当众人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七嘴八舌讨论著要如何将状况紧急的姜运䄊送下山时,痛得几乎讲不出话的姜运䄊想到自己的同学,于是有人直接打电话连系横山林分局长,说他的同学姜运䄊在雪霸公园的山屋里,需要紧急救援。
 
由于情况急迫,最后以警车为前导,领著救护车上山救人。姜运䄊依稀记得,开车上山时耗去的时间不知道多少,但救护车下山大概只花了90分钟,就被送到山下最近的竹东荣民医院。
 
苏上豪说,大家大概猜到姜运䄊应该是突发性「急性心肌梗塞」,但他为什么还能撑到下山呢?原来姜运䄊的好运气不是只有横山分局的林分局长,当晚雪霸公园的山屋游客中,里面有一位护理师,竟随身带著治疗心绞痛的「硝化甘油」,即舌下含片,暂时稳住了他病情,才能有后续的动作。可惜被送到竹东荣民医院的姜运䄊好像被老天爷开了个玩笑,该院急诊医师及设备,都无法处理像他那样棘手的病例,于是他被转至规模较大的竹北东元医院。
 
由于姜运䄊一开始的症状是剧烈背痛,为了怕有「主动脉剥离」 的可能性,所以他被安排了紧急电脑断层,却发现没有什么问题,此时抽血的报告回来也证实,他是「急性心肌梗塞」没有错。
 
所谓「主动脉剥离」,一种复杂而致死率很高的心血管疾病, 它是起因于主动脉血管壁的中层因各种原因(如高血压或结缔组织缺陷)受损后,加上血管壁内膜破裂,血流经由内膜的裂孔,进入血管壁中,将血管内膜和中层撕开,而血流可以在此撕裂开的空间中流动,形成所谓的「假腔」。由于「假腔」的形成,主动脉的管腔一分为二,而假腔往往会压迫所谓的「真腔」,可能会造成身体各处的血液供应不足,形成肢体或脑部的缺血现像,又由于假腔的外围不是完整的血管壁结构,因此较为脆弱,容易破裂造成大出血或心包填塞死亡。因此紧急及积极的治疗是避免死亡的唯一方式。

 医院给10分钟 暗示交代重要遗言
依据统计,急性主动脉剥离若不处理,至少50%的病人在发生后48小时内会死亡,也就是以1小时约百分之一的速率增加,因此诊断及治疗是与时间赛跑一般,约71%的人会在2个月内死亡,89%的人在3个月内死亡,而91%会在6个月内死亡。
 
折腾了一夜,只有氧气、吗啡小剂量的给予之外,东元医院也限于人力、设备不足,只能在清晨将虚弱的姜运䄊转往北部某间医学中心处置。转到医学中心的姜运䄊依他自己的回忆告诉我,当时的意识还是非常清楚,一般的检查做完之后,急诊室的值班医师觉得他的病况危急,立即安排了紧急的会诊,然后告诉他的另一半,大抵是死亡率很高,给了她10分钟,似乎暗示姜运䄊会九死一生,赶快得交代重要遗言,才好做下一步处置。
 
遭逢此剧变的姜运䄊一点都无法接受现况,但一切又像戏剧般的真实呈现,一时之间在急诊室重症观察区,也不知道该对太太说些什么,只想起自己还存了多少私房钱, 藏在哪里。有人读到这或许会笑,但想必当时的姜运䄊内心一定百感交集,很多话不知如何启齿,只想到如何给妻小那一点辛苦藏的私房钱。尴尬的谈话说完没有多久,姜运䄊随即失去了意识,然后开始了一段有如炼狱的日子。 

(本文摘自/谢谢你在我们心里:器官受赠者的暖心奋斗,与器官劝募的强力呼唤/时报出版)

资料来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