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纳瓦利内“昏迷事件”: 俄罗斯与西方的新一轮明争暗斗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13:21   中国新闻网

  俄罗斯与西方的新一轮明争暗斗

  克里姆林宫新闻局本月14日援引俄罗斯总统普京同法国总统马克龙通电话交谈时的话指出,就俄反对派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所谓“中毒昏迷事件”对俄方进行毫无根据的指责“是不妥当的”。普京在通话中指出,为查清事件的真实情况,需要德国专家向俄方转交纳瓦利内样本的官方化验结果和生物材料,并与俄罗斯医生建立合作。在“昏迷事件”纷扰近一个月时间里,俄与美西方有关立场大相径庭。

蹊跷的“昏迷事件”

  8月20日,纳瓦利内在从托木斯克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出现不适,飞机紧急降落在鄂木斯克机场。随即,纳瓦利内被送往鄂木斯克市的一家医院,并被安置在重症监护室。入院后不久,鄂木斯克急救医院的医生做出了初步诊断,称纳瓦利内昏迷是由一种味道咸、无色、名为羟丁酸钠的精神病药物急性中毒导致。对此,纳瓦利内方面并不认同。反腐基金会新闻发言人亚尔梅什称,纳瓦利内在登机前没有任何症状,只是在航班起飞前曾在托木斯克机场的咖啡店喝过一杯热茶,其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的原因,“很可能是被人下毒了”。

  得悉纳瓦利内昏迷,克里姆林宫相当重视。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时表示,其对住院治疗的纳瓦利内“非常关注”,如果有证据证明他中毒,俄政府将对此进行调查。当晚,来自莫斯科俄军布尔登科总医院、俄罗斯卫生部皮洛高夫外科中心的复苏专家紧急飞往鄂木斯克,参与诊疗和救治。鄂木斯克急救医院8月21日称,患者的血液和尿液中没有发现有毒物质以及毒品曾出现过的痕迹,从临床诊断上看更倾向于是代谢紊乱,血糖急剧下降。

  纳瓦利内昏迷消息传出后,西方国家的表现异常活跃。马克龙呼吁,对纳瓦利内住院情况要“完全透明”,称其准备向纳瓦利内及其家人提供包括健康、避难和人身保护在内的“一切必要帮助”。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在推特上说,对纳瓦利内在飞往莫斯科的航班上“被毒害”,现在处于重症监护昏迷中“深表关注”。美国总统川普则表示,美方密切关注纳瓦利内的情况。

  据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8月21日曾打电话给芬兰总统尼尼斯托,随后尼尼斯托致电普京,询问俄方能否同意将纳瓦利内转运到德国。普京当时爽快地回答说,没有“政治障碍”。8月22日,一架专业的德国医用飞机将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纳瓦利内运往柏林夏里特医院。

俄方遭遇美欧责难

  8月24日,德国夏里特医院做出胆碱酯酶抑制剂类物质中毒的初步诊断。德国政府9月2日称,德国联邦国防军实验室的专家发现,使纳瓦利内“中毒”的是“诺维乔克”类毒剂。14日,法国和瑞典的专门实验室复检了纳瓦利内的样本,“证实”“诺维乔克”类毒剂存在。几周来,所谓俄罗斯“故技重施”、像“毒杀”叛逃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一样针对纳瓦利内的言论,铺天盖地地占据美西方媒体显著位置。

  德国总理默克尔、外长马斯8月24日表示,强烈要求俄当局对这一事件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将全部涉案人员绳之以法。德总理府在声明中指出,俄罗斯政府应查清纳瓦利内“中毒事件”真相,调查涉案人员,追究其法律责任,并保持最大限度的透明。默克尔9月3日称,有关“企图毒害”纳瓦利内的信息“令人不快”。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9月3日发表声明,称欧盟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应对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事件,“欧盟保留采取包括实施限制措施在内相关行动的权利”。

  美国国务院9月8日发布七国集团国家外长联合声明,最严厉地对“已获确认的纳瓦利内中毒事件”进行谴责,呼吁俄罗斯尽快全面查明该起“挑衅性的投毒攻击事件”的责任人并加以惩处,履行自身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框架下承担的义务,呼吁俄罗斯尽快查明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事件的责任人。

  除要求俄方调查所谓“昏迷事件”、惩罚凶手外,美西方又开始将目标瞄准了“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2”项目总造价95亿欧元,由俄气出资50%,法国ENGIE集团、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荷兰皇家壳牌、德国Uniper公司和德国Wintershall公司各提供9.5亿欧元融资,建设两条从俄海岸经波罗的海通往德国的天然气支线管道建设,年输气能力达550亿立方米。对于该项目的实施,美国、乌克兰以及部分欧洲国家激烈反对。去年12月,美对该项目实施制裁,致使项目至今处于停工状态。

  德国联邦议院绿党议会党团主席戈林-埃卡特9月2日表示,需要有人为纳瓦利内遭“诺维乔克”类毒剂攻击承担后果,“‘北溪-2’不再是我们能够与俄方共同实施的项目”。丹麦首相弗雷德里克森12日表示,支持重新讨论“北溪-2”建设项目,“我们不应该依赖于俄罗斯天然气”。而美国更是兴奋异常,在欧洲国家中不遗余力地制造不和。川普9月8日表示,支持欧洲因纳瓦利内的问题而停止落实“北溪-2”项目,“我当然支持(停止实施),我是第一个提出这一点的人”。

  面对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原本坚定支持“北溪-2”项目的默克尔立场出现松动。9月8日,她在国会基民盟-基社盟党团闭门会议上表示,目前还未就“北溪-2”项目做出决定,“这应该是一个泛欧洲的决定,而不是德国一国的决定”。

俄罗斯:“中毒事件”是暗算

  针对以美国为首的七国集团有关纳瓦利内事件的声明,俄外交部9月9日予以强烈谴责,称这是“一场大规模的虚假宣传运动,目的是挑动对俄罗斯施加制裁的情绪”。总体而言,这是俄高层针对“纳瓦利内昏迷事件”的正式立场。

  无论是美西方国家政府还是主流舆论,均将纳瓦利内描绘成俄国内“足以挑战普京地位”的反对派领导人,暗示俄政府与此难脱干系。俄罗斯舆论则认为,“纳瓦利内昏迷事件”可以确定是俄罗斯遭到暗算。

  克宫对纳瓦利内昏迷原因并非“中毒”充满信心,否则难以解释普京亲自允许其前往德国接受抢救和治疗。在鄂木斯克,不仅有该市急救医院的医生参与诊断、治疗,还有来自俄军布尔登科总医院、俄罗斯卫生部皮洛高夫外科中心的专家。但是,俄军专家没能检测出“诺维乔克”样本。

  俄罗斯销毁了全部“诺维乔克”,而美曾开发该毒剂。俄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9月15日表示,俄境内所有“诺维乔克”毒剂库存已按照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达成的协议而销毁并且按规记录在案,与此事实对立的指控是虚假的。俄罗斯外交部9月5日指出,众多西方国家以及北约专门机构的专家曾参与研制“诺维乔克”系列的军用级别毒剂,美国一些军用级毒剂研发人员正式获得近150个专利。两年前,俄国防部科研中心化学分析管理实验室负责人雷巴利琴科更是肯定地称,俄有文件可证明美国曾开发“诺维乔克”类毒剂。此间分析人士指出,即便德国、法国或者瑞典的专门实验室的确检测出“诺维乔克”类毒剂,也并非纳瓦利内昏迷的原因。换言之,俄认为有人调换样本,意在诋毁俄罗斯,是赤裸裸的挑衅行为。

  纳瓦利内在俄国内民众中的真实支持率,远没有美西方媒体渲染得那样高,克宫事实上也从未将其看成是“严重政治威胁”。恰恰是基于此,俄主流媒体一直避免称纳瓦利内是反对派领导人,而只是以“博客作者”代之,避免提升其知名度。与此同时,在美西方舆论的炒作下,“诺维乔克”甚至成了俄针对叛徒、异己分子的专有和专用武器。根据常识判断,所谓俄高层向纳瓦利内动手不值一驳。

  此外,纳瓦利内现已苏醒,证明其并未受“诺维乔克”毒害。柏林夏里特医院9月7日发布消息,称纳瓦利内的状况好转并已从昏迷中醒来。纳瓦利内本人15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声称已经能够自主呼吸而非依靠呼吸机。直接参与“诺维乔克”军用毒剂的科学家列昂尼德·林克对此认定,纳瓦利内从昏迷中苏醒说明他“并未中‘诺维乔克’的毒”。林克表示,即便纳瓦利内“中毒”,也并非来自“诺维乔克”,因为研制“诺维乔克”的目的是顶替核武器,其致死率为100%。

  为澄清纳瓦利内“昏迷事件”真相,俄政府要求德国专家向俄罗斯转交纳瓦利内样本的官方化验结果和生物材料,并与俄罗斯医生一道合作。

  (本报莫斯科9月19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编辑:叶攀】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