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难民问题再升温,美国惹祸,欧洲买单?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26日 05:19   中国新闻网

欧洲头条丨难民问题再升温,美国惹祸,欧洲买单?

  近期,希腊海岛难民营一场大火,暂被压制的欧洲难民问题再次升温。在当下二次疫情肆虐之下的欧洲,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2015年爆发的“欧洲难民危机”转眼已经过去5年,但一直是欧盟一道难愈的伤痕,更像是一颗在成员国之间变质发酵的“不和的苹果”,时时考验着欧洲的团结。

  9月8日,希腊莱斯沃斯岛的莫利亚难民营连续发生两场大火;近日,希腊萨摩斯岛的另一所难民营也接连发生火灾,导致成千上万难民失去栖身之地。这促使欧盟提出新的移民与难民庇护公约,希望在难民问题上达成全面的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下,难民问题考验着欧洲的“团结”。灾难性的悲剧,再次引发对难民潮根源的探究。

  希腊海岛变难民炼狱

  莫利亚难民营位于希腊莱斯沃斯岛,这个最大容纳2700人的营地,曾是超过1.2万难民和移民的聚居地,被称为欧洲最大的难民营。一场大火后,这里几乎被夷为平地。

  经警方调查,故意纵火的六名嫌疑人是来自阿富汗的难民。营地内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感染激增,引爆了他们积蓄已久的不满。

  疫情封锁之前,总台记者李冠男曾多次前往莫利亚难民营。给她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散落在房屋外的一顶顶简陋的帐篷,里面常常挤着老老小小一家人。

  酷暑难耐,如厕和洗漱都需要排队等待;严冬凌冽,却只能靠烧捡来的木头和废轮胎取暖。据记者介绍,简陋的居住环境使难民营内外冲突此起彼伏,庇护申请后漫长的等待消耗着难民们的耐心。绝望和希望交织在一起,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希腊是中东地区难民进入欧洲的主要门户。据官方统计,该国境内共有难民和移民约12万人,其中约超过2.6万人生活在海岛上,其中大部分来自阿富汗和叙利亚。

  希腊学者乔治·措戈普洛斯向总台记者表示,莱斯沃斯岛难民营大火不是个案。难民对希腊和欧盟所提供的生活环境并不满意,疫情下他们面临的情况越来越困难,更多的危机可能随时爆发。

  “欧盟团结”再受考验

  这场大火后,欧洲难民问题被再次推到聚光灯下。

  9月15日,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宣布,同意接收被困在希腊的1500多名难民;9月23日,法国政府也宣布将接收莫里亚难民营的500名未成年人。然而人们似乎对此并不满意,数千民众近日走上柏林街头,呼吁政府接收更多因大火流离失所的难民。

  比起2015年爆发的难民危机,如今的状况已经大有好转。不过,移民问题始终是一枚引发人道主义危机的定时炸弹,也考验着欧盟的“团结”。

  9月23日,欧盟委员会正式提出一项新的移民与难民庇护公约,这一天离希腊莱斯沃斯岛莫利亚难民营大火正好两周时间。

  此前,《都柏林协定》是欧盟内部的难民安置规则。简单来说,就是难民抵达欧洲大陆时,登陆的欧盟成员国负责受理难民的庇护申请和安置。意大利、希腊等地中海国家就成为难民潮首当其冲的地方,欧盟各成员国责任分摊不均的矛盾就此显现。

  在2016年,当时欧委会为了体现团结互助搞出了“难民配额”制,结果遭到多数东欧及中欧成员国的反对,欧盟内部在难民问题上的矛盾由此不断加深。

  其实,新版公约的提案已酝酿已久,而难民营大火让提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那么,这项新的移民与难民庇护公约是否能够如愿替代《都柏林协定》,又是否能为欧盟应对难民问题提供长期有效的办法?在欧盟27国领导人达成一致意见之前,可以说仍然有个大大的问号。

  难民危机:美国惹祸,欧洲买单

  在欧洲苦寻解决难民问题良药之时,大西洋彼岸则在追寻造成难民潮的根源。

  近日,美国布朗大学发布了一份题为《创造难民:美国后“9·11”战争造成的流离失所》的报告。

  报告指出,美国在“9·11”事件后参与的战争,对全球范围内的难民潮作出了“巨大贡献”。仅在2010年—2019年期间,难民数量从4100万增长到7950万,几乎翻了一番。

  自从2001年,美国至少发动或参与了8场暴力的战争,造成至少3700万人逃离家园,甚至可能多达5900万。报告称,这个难民人数规模是自1900年以来,仅次于二战造成的难民人数。

  据该报告统计,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于2001年在阿富汗发动的反恐战争,至今已导致530万人流离失所。美国2003年打响的伊拉克战争制造了920万难民。2014年,美军直接加入叙利亚战争后,导致710万人流离失所。仅这三个国家的难民就超过了2000万人。

  报告显示,中东难民最先涌向周边国家。其中一部分人最终选择前往德国、英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寻求庇护,其中德国是“最受欢迎”的国家。

  萨伊迪先生来自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已滞留在希腊很长时间了。他在接受总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难民们要面对各种困境,但他们并不打算踏上返乡之路。近年来,战事虽渐渐趋于平复,但复杂的不稳定因素并没有消除,尤其是美国等外部力量的干预。在战争恐惧和生活窘迫两者之间,他们只能无奈地选择后者。

  德国联邦议院国防委员会议员亚历山大·诺伊在接受总台记者专访时表示,大部分难民来自战乱国家,他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美国是最大的战争推动者,这些战争都有美国的参与或受美国的影响。

  亚历山大·诺伊指出,2015年至2016年期间,当难民如潮水般涌向欧洲时,仅德国就接纳了上百万的难民,而美国接收难民的数量仅不到一万五千名。考虑到美国人口接近德国的四倍,领土面积是德国的28倍,美国接收的难民可以忽略不计。

  如今,美国已开始从中东撤军,而难民问题依旧困扰着欧洲。他告诉总台记者,德国和欧盟应该有自己的外交安全政策,不能躲在美国后面追求自己的利益。美国在中东惹祸,承担后果的却是欧洲。

  (监制 姜秋镝 总台记者 张赫 李冠男 邹合义 余鹏 王玉国)

【编辑:黄钰涵】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