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一下飞机就被FBI带走:伊朗学者拒当线人后被扣,滞美3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01:57   凤凰网

随着美国和伊朗的关系近年来日益紧张,一些普通的伊朗人也被卷入美国政府的政治设计中。美国媒体《纽约客》9月14日发表一篇长篇报道,讲述了一名伊朗学者被美国政府机构无故监控,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试图引诱成为线人,拒绝后又遭美国指控和逮捕,最终在美国滞留三年的经历。

机场入境突遭指控

2017 年的春季,伊朗谢里夫理工大学、材料学专家西鲁斯・阿斯加里(Sirous Asgari)接到了美国驻阿联酋迪拜领事馆的电话。因其子女在美国生活,他与他的妻子法蒂玛(Fatemeh)早在两年前就申请了访美探亲的签证。如今,这通来自领事馆的电话告知他们的申请终于得到了批准。电话的时机十分奇怪:在此之前,美国总统川普刚刚颁布了一项行政令,禁止伊朗人用阿斯加里夫妇所申请的签证类型进入美国。然而,阿斯加里的申请却偏偏在此时通过审核,得到了批准。

当时56岁的阿斯加里与美国有紧密的联系: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赴美求学。他的小女儿在美国出生,成为了美国公民;他的其他两个孩子也是在美国的大学完成学业后定居了下来;而他的许多学生在毕业后也就职于美国各个顶尖实验室。

2017年6月21日,阿斯加里夫妇登上了前往纽约的飞机,不曾想,他们刚刚到达纽约肯尼迪机场就被两名官员带走。等待他们的是数名FBI的探员。阿斯加里被告知他遭到严重的犯罪指控,他以为这可能是一起误会,便答应跟随FBI的人员去旅馆查看被密封的起诉书并理清误会。事发突然,阿斯加里忽略了他的护照没有被海关盖章,甚至没有被归还。

对阿斯加里的起诉书长达12页,他被控的罪名包括盗窃商业机密、签证欺诈,还有11项通电信诈罪。起诉内容主要围绕阿斯加里4年前在一所美国大学为期4个月的访问。指控称,阿斯加里此行是诈取一家美国阀门制造商的知识产权、使伊朗政府获益的阴谋。一项项严峻的指控,使阿斯加里及有可能面临数年的牢狱之灾。

阿斯加里表示,这些指控十分荒谬。他在凯斯西保留地大学工作的内容在材料学学者中甚至是众所周知的,根本不是什么商业机密。他因此坚信,这种无端的指控一定会在法庭上败诉。在阿斯加里看来,学术与知识的交流不应该被国界和政治阴谋所干扰。然而,恰恰是因为进行科学研究,阿斯加里遭到了FBI的种种指控。

据《纽约客》报道,谢里夫理工大学是伊朗顶尖的技术学府,而阿斯加里所研究的材料科学技术则可以运用于导弹和离心机的研发。阿斯加里逐渐意识到对于他的指控可能并不会因为他理性的辩解而轻易撤销,即使他强调自己从未有意将他的技术做任何有毁灭性意图的运用。

拒绝成为线人

阿斯加里遭到的指控要追溯到他2012年至2013年的凯斯西保留地大学之行。

阿斯加里在伊朗从事的研究需要使用透射电子显微镜(Transmission Electron Microscope),然而由于国际制裁,谢里夫理工大学于1994年获取的透射电镜因无法取得从美国出口的配件,维护起来十分困难,甚至一度无法使用。

2011年,阿斯加里拜访了在凯斯西保留地大学的同僚,该大学的实验室的设备非常完善,还拥有极其先进的透射电镜,而阿斯加里也希望找到薪酬更高、减轻家庭负担的工作。2012年11月,阿斯加里使用短期签证入境美国,一边陪伴孩子一边申请工作。

很快,他得到了凯斯西保留地大学材料科学实验室有职位空缺的好消息,并在申请后被成功录用。学校需要向移民局递交材料从而把阿斯加里的短期签证转为H1B签证(即临时工作签证,美国最主要的工作签证类别)。在签证获批之前,阿斯加里可以以志愿者的身份在实验室参加工作。

阿斯加里刚开始的主要工作是准备可供透射电镜观察的样本。几周之后,实验室的负责人要求让阿斯加里分析一种不锈钢材料的原子结构,而材料的样本则来源于该大学的工业合作伙伴、位于俄亥俄州的世伟洛克公司(Swagelok)。该公司主要制造和销售阀门及管件等流体系统元件。

世伟洛克公司于2000年获取了一项低温渗碳技术的专利,该技术在不锈钢内引入碳原子,从而使不锈钢表面变得更加坚硬而且不易腐蚀。而阿斯加里被要求准备和分析的样本便涉及到了此项技术。

然而,2013年3月,在实验室工作了3个月的阿斯加里被告知学校撤回了对他的正式录用,并表示他的签证申请不可能获得批准。负责人甚至告诉他,美国当局对他在美的活动十分关注。

同年4月,阿斯加里公寓门内塞进了一张FBI特工马修·奥尔森(Matthew Olson)的名片,名片背面写着文字,要求阿斯加里给奥尔森打电话,两人最后在一家咖啡馆见面。令人诧异的是,奥尔森并不是来逮捕他的。相反,奥尔森提议愿意支付5000美元(约合人民币3.4万元),只要阿斯加里同意签署文件, 成为一名为美方提供消息的线人。阿斯加里对FBI的提议深感厌恶,十分坚决的拒绝了FBI的提议,并在完成实验室工作之后迅速返回了伊朗。

《纽约客》报道称,有数名伊朗人和伊朗裔美国人向该杂志记者透露自己也曾经历类似的遭遇,甚至遭到威胁和法律麻烦。美国情报机构在移民文件、违反制裁等问题上大做文章,从而胁迫他人成为其反情报部门的一分子,为美方提供信息。

当时的阿斯加里或许还没有意识到,四年之后自己会遭到更大的麻烦。

监听与“假签证”

回到故事开头,2017年,刚下飞机的阿斯加里忽然面临多项严峻的指控。在FBI看来,美国海军为凯斯西保留地大学的世伟洛克材料实验项目提供资金,而伊朗谢里夫大学的学者有时会和伊朗军方合作,来自谢里夫大学的阿斯加里便有了嫌疑。其实,FBI早在2011年就开始监视阿斯加里的邮件,并搜集证据。

然而所谓的证据大多十分牵强,无法证明阿斯加里有任何行为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此时,FBI发现了一封阿斯加里学生关于低温渗碳项目申请资金的邮件,而这一项目与伊朗的石油化工行业有关。对于阿斯加里来说,这项提议从各方面来说都无异于浪费时间,但对于FBI来说,这则成为了指控阿斯加里窃取商业机密并使伊朗受益最强有力的证据。

很快,在纽约机场被探员带走的阿斯加里在联邦法院被提审,随后被送往了位于俄亥俄州的一所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莱克县成人拘留所(Lake County Adult Detention Facility)。在这里,阿斯加里被关押了整整72天,期间他坚决否认并反对所有指控。最终,美国政府同意阿斯加里保释出狱,但他必须佩戴电子脚环并随时接受讯问。

不料刚出狱的阿斯加里又即刻遭到了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简称ICE)的逮捕,这次是因为签证的问题。报道指出,阿斯加里在纽约肯尼迪机场没有被盖章归还的护照上粘贴的可能不是真的签证,极有可能是一份FBI为了让阿斯加里入境接受指控调查所签发的、看起来像签证的特殊文件。因此,在阿斯加里被释放后,他需要通过ICE等待遣返安排。政府希望ICE将驱逐阿斯加里出境的时间延后至其受审时间,如此一来,阿斯加里再次遭到羁押。

期间,有关官员与FBI曾多次与阿斯加里谈话,但他坚持拒绝认罪,也不愿成为线人以换取自由。在判决结果出来之前,他不能离开美国,而且必须戴着脚环,并接受监督。如果被判有罪,他将接受监禁;如果无罪,他也会被驱逐出境,他回到伊朗的境遇也将因紧张的伊美关系而尚未可知。阿斯加里深陷困局。

脱罪之后又被羁押

阿斯加里的案子在俄亥俄州由联邦法官詹姆斯・格温(James Gwin)受理。2018年2月20日,格温认为FBI对阿斯加里进行监视的理由不足,因此由监视所得证据无法作为证据。然而,此判决很快因美国检方上诉而被美国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撤销。在此之后的日子里,阿斯加里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听证、动议、上诉和撤销。

在抵达美国、遭FBI指控的两年后,2019年11月12日,阿斯加里的案子正式开庭。由于检方仍然缺乏有力证据,且其指控漏洞百出丝毫站不住脚,法官最终决定接受辩方的动议:撤销对阿斯加里的所有指控。

然而就在案件即将被撤销之际,控方见指控阿斯加里无望,暗中示意ICE 无须再拖延对阿斯加里进行驱逐出境的程序。这一天,刚刚在法庭上被撤销指控的阿斯加里,又一次被ICE带回了监狱。

阿斯加里在ICE的境况更加令人担忧。游离于常规的司法系统之外,ICE的管辖内不会有任何公开资料文件,也不会有听证程序,阿斯加里的辩护律师丝毫没有办法可以为他提供帮助。

即使法官在之前的判决中同意了阿斯加里可在结案后自主离境返回伊朗,ICE仍然拒绝释放阿斯加里。被拒绝的理由也十分令人困惑:ICE 声称他们正在等待伊朗为阿斯加里提供合法护照,然而他于2017年被ICE收缴的那本护照实际有效日期直至2022年。

随着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前往伊朗的航班被取消,为阿斯加里的回家之路又蒙上了一层阴影。阿斯加里归国的行程一度遭到推迟,他也因为种种原因被迫辗转于不同的监狱。

由于缺乏有效的防控措施,加之监狱内的卫生条件十分恶劣,阿斯加里一度暴露于新冠病毒感染概率极高的环境之下。3月底,阿斯加里被转移到了路易斯安纳州的韦恩惩戒中心(Winn Correctional Center)。缺乏隔离防控意识的监狱将他与几十人一同关押。4月25日,本就患有基础疾病的阿斯加里最终被确诊感染新冠。疫情在狱内暴发,最终将近200名在押者感染确诊。

今年5月,美伊两国正在推进双方在押人员交换的消息被披露,阿斯加里的名字也因此被媒体带入了公众的视野。美国国土安全局则声称,他们从2019年12月起便开始尝试安排遣返阿斯加里,然而伊朗方面一直到今年2月才确认阿斯加里的护照有效,而疫情暴发后国际航班受到影响,才导致阿斯加里返回伊朗的行程遭到推迟。

2020年6月初,阿斯加里在被ICE关押了7个月、在美滞留三年之后,终于踏上了归家的旅程。

阿斯加里曾说:“我想要在美国的法院里赢下这个案子……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